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盘旋的候鸟(小小说)

2020年12月25日 08:57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肖佑启   
中国警察网 · 肖佑启  |  2020-12-25 08:57

  一进入枯水期,这里的湖区就干涸成一片一片茂盛的草甸子,连在一起就成了一大片的草原,南飞的候鸟聚集在这里。

  气温只有2摄氏度,南侵的冷空气把湖区逼得一个人影也没有。侯卫和小沈全副武装,他们今天的任务是下湖,查偷猎者。

  在湖区从警近30年,侯卫判断,越是这样的天气,越是偷猎高发期。

  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向湖区深处跋涉,天空不时有候鸟三五成群飞过,或直列,或俯冲,浅滩边也有候鸟,或伫立,或低头觅食。侯卫禁不住教小沈快速识鸟:那是白鹭,那是灰雁,那是小天鹅,那是卷羽鹈鹕。

  突然,侯卫停止了脚步,“小沈,你听。”

  小沈左右张望,侧耳倾听,“怎么了?”

  侯卫“嘘”了一声,踮起脚,侧起身子,把右手卷成喇叭状放在耳边,“听,左边芦苇丛里有鸟在‘嘎嘎’叫呢,快,准出事了!”

  当侯卫和小沈跑到芦苇丛边时,两人怔住了。

  两片相距近50米的芦苇之间,一张高约六米的巨型丝网,正牢牢地将一只苍鹭缠裹住,那苍鹭不断发出有气无力的叫声,声音微弱,像临死前的哭泣。

  “剪刀,剪刀。”朝小沈疯了似的吼这话的时候,侯卫已蹚着水冲到了苍鹭那儿。

  可怜的苍鹭,头、脚、翅膀均缠在丝网里,羽毛凌乱,灰色的羽毛沾满了血,左脚明显骨折,像在空中荡秋千。

  “王八蛋!”侯卫忍不住骂了句粗话。他脱下外套,把苍鹭裹住抱在怀里。

  抢救回来的苍鹭被侯卫擦了止血消炎药,用芦苇秆绑了夹棍,放在派出所的动物临时医院急救室。

  两天两夜,侯卫没合眼,一直守着苍鹭。熬到第三天,苍鹭终于睁开了眼。此后侯卫就像是养了个孩子似的忙碌开了,每天又是喂鱼又是喂虾,他暗暗祈祷着这只他喊贝贝的苍鹭早日站起来。三个月后,完全康复的苍鹭,在一次试飞后,拍拍翅膀,一去不回。

  这样也好,自由自在的天空和湖泊才是它的乐园。侯卫拍拍手,自言自语道。

  侯卫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节奏,下湖、巡逻、处理镇上百姓的纠纷,好像比以前更忙碌。

  侯卫是在第二年的冬天出事的。

  那一天,他独自一人下湖巡查,经过古石桥时忽然从湖面蹿来一团急旋风,他躲闪中一脚踩空,重重摔在了石桥上,顿时觉得胸口和右脚钻心的痛,凭直觉,他估摸着自己右脚骨折了。

  四周没人,侯卫已经站不起来,只能试着爬行,每爬一步,都忍不住“哎哟”一声。

  正在绝望之时,侯卫看见一只苍鹭向自己飞来,后面还紧跟着五只。尤其是那第一只苍鹭,两只腿脚的羽毛雪白,他认出来了,那是他去年救助的贝贝。

  贝贝“啾——啾——”叫了两声,盘旋了两分钟,又与另五只苍鹭一齐向湖岸飞去。

  “那场面太感人了!”被小沈背到镇医院的侯卫,听小沈讲了一段拍案惊奇。

  当时小沈正在派出所整理文案,突然窗外传来“嘎——嘎——”的鸟叫声,小沈侧身一看,六只苍鹭齐齐降落在院内,似乎烦躁不安。

  小沈追,苍鹭就朝湖区飞,小沈停,苍鹭就一齐高叫,小沈跑,苍鹭就一齐腾空而起。

  从没见过这情景,不用猜,鸟也通人性,一定是有大事发生。小沈一路小跑,一边打手机告诉同事。

  两个月后,侯卫拄着拐杖来到湖边,芦苇枯黄,绿茵茵的草,清冽冽的水,四五十只候鸟在空中盘旋,近百只候鸟长时间伫立在浅水中,等待过往的水生动物。

  一只、两只、十只,苍鹭好像老朋友,从侯卫头顶掠过,又从面前折返调头。

  “嘎嘎——嘎嘎——”

  (作者单位:广东省盛世华强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中山一分公司)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