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命案与父亲(小小说)

2020年12月18日 10:04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范小天   
中国警察网 · 范小天  |  2020-12-18 10:04

  案件排查到第六天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筋疲力尽了。

  这是一起杀人案。被害人大年三十走失,初七的时候路人在路边的水沟里发现了她,她头部朝下静静地漂在水面上。

  侦查员以案发现场为中心,不断扩大摸排调查的范围;技术员则围绕案发现场展开勘查。一个六十余人的专案组马不停蹄地运转起来。

  三天里,周围村落里的每家每户侦查员们都调查了一遍,悬赏线索的公告也已经贴满全城。就在所有人都一筹莫展的时刻,技术员终于在现场有了重大发现。

  不得不说一下勘查现场的复杂性,在路边的灌木丛里,技术人员发现了留在树枝上的喷溅血迹。对应死者头部的三角形钝器伤判定,该现场就是杀人案的第一现场。那么作案工具呢?一种可能是被嫌疑人带走了,剩下的一种可能就是留在了现场。对,如果技术员运气好的话,这作案工具就应该掉在水沟里。

  于是,技术员砸开水面的冰块,抽干水沟里的水,跳入水沟,在淹没膝盖的淤泥里摸索寻找作案工具。一次又一次地抽水,不分昼夜轮流换上胶皮衣在淤泥里摸索,功夫不负有心人,技术员们找到了一个金属套筒,套筒的一头焊接着一个六边形的螺母,拿螺母和死者头部的伤口一比对,正好吻合!

  这是一件专门的工具!这件工具是用来做什么的呢?没有一个人有确定的答案。

  侦查员经过一夜走访,确定该工具是修车工具,修理工焊接了这样的工具,可以套在风炮上方便拆卸轮毂上的螺丝。这座小城有二百多家修车店,侦查员们有了方向和目标。

  可是到了第六天,所有人彻底筋疲力尽了。局长一次又一次地做动员工作,大部分警力都投入到修车店、与作案工具上的螺母匹配的面包车上了。许多门店要到过了正月十五才营业,这给侦查工作制造了许多困难,而最终,只剩下大桥头的一家修车店没有排查到了。

  当桥头修车店的老头打开店门的时候,一辆面包车正停在店门前,“司机”走过去给老头看手里的工具,“大爷,我在路边捡了个东西,你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吗?”

  “你在哪儿捡的?”老头没有回答侦查员的问题,“这是我家的东西。”

  “你家的?这又没有写名字。”侦查员按捺住内心的激动,一切即将水落石出。

  “这是我家自己焊的,用来卸螺丝的。你看看这上面的裂纹,这是风炮卸螺丝的时候整裂的,我焊好再用,你看看都焊了多少次了。”老头力图证明这套筒的归属,他哪里会知道,他同时也在证明着一件作案工具的归属。

  “那这东西你有没有借给别人啊?”侦查员问。

  “天天使唤的家什儿,借给别人,我用什么?”老头还在强调。

  侦查员不断变化着问话技巧:“我这可不是在你家门口捡的。我在路边捡的,刚来向你打听,你就说是你家的,也太巧了吧。”

  “这家什儿天天都放在我家车上,我儿子平时开着车出去给人家修车补胎。我儿子可以证明这是我家的。”老头想到了证人。

  “那好,你把你儿子叫来。你什么也不要说,等他来了,咱们问问他你家的套筒是什么样子的,如果他描述的特征和这个套筒一样,那就说明真是你家的。”侦查员把重音放在了“真”字上。

  倔老头一口答应下来,说着就打电话叫他儿子来店里,多余的话一句都没有说。

  当老头的儿子看到套筒的时候,已经无需再去证明什么。几名警察将他架到了面包车上,他面如死灰,双腿如筛糠般颤抖,仿佛末日的审判已经到来。

  老头挣扎着冲到车门前吼着:“那家什儿是我焊的,是我的,有什么事儿找我!”

  这会儿说什么都已经太迟了。老头老泪纵横,软软地倒在车前面。

  老头的儿子被带走了,技术员陪着老头坐在地上。给老头递一根烟,老头默默抽着,他已经想到了传得满城风雨的杀人案,他不住地叹气。

  最后,老头把烟头摁灭在土里,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喃喃地说,“到现在我也不相信我的儿子会杀人,所以,就算是我知道你们给我看的是杀人工具,我也一样会把他叫来。如果他真的杀了人,那是我没教育好,你们要枪毙他,我也认了。”

  老头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他弓着腰,反剪着双手,转身走进那布满黑色油污的修车店里。料峭的风还在吹,天色一下子变得昏暗,一如老头的心。

  (作者单位:河南省公安厅)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