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团圆(小小说)

2020年09月14日 17:22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李佳   
中国警察网 · 李佳  |  2020-09-14 17:22

  老妈早不认人了,对此林梅娣已经习惯了。

  每次对着她,老妈不是喊她弟弟“林国庆”,就是喊大孙“林耀宗”,再不就是喉管里发着“哦、嗬、嗬”声,很少能叫出“梅娣”来。好在,老太太听她的话。

  想不到,这一次老妈竟然这么执拗,十几年来,这还是头一回。

  今年1月,除夕的下午,康泰敬老院里,出现了这尴尬的一幕:头发雪白的耄耋老人坐在床边,如一尊木雕泥塑,在她身边,一位头发花白的花甲老人猫着腰、抱住她一只胳膊、好话说尽:“老妈啊,快跟我走吧,家里年夜饭就等您啦……耀宗也来我们家过年……今年肉皮发得特别好,三鲜汤鲜得眉毛掉下来喽……”不管她怎么说,耄耋老人始终如木雕泥塑。

  花甲老人是林梅娣,耄耋老人是她妈。实在说不通老妈,林梅娣黑着脸看看正对自己的护工小张,又扭头望望身后的敬老院刘院长。两人脸上不同程度现出无奈和尴尬。刘院长随即上前,同梅娣一起劝说:“阿婆,过年啦,女儿来接您回家,您看,她是您的女儿呀!”

  可任他们好说歹说,林阿婆就是纹丝不动。

  林梅娣撒开老妈的手,直起腰,颓然坐到床边,叹了一口气。刘院长和小张下意识地对望一眼,很快,林梅娣熟悉的念叨声又在他们耳边响起。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老爸老妈重男轻女,钱全都给他们,房子也给他们。现在老爸不在了,可那三个儿子谁管过老妈?这么多年,还不是全指望我这个女儿?每年过年都是我把她接回家!现在倒好,跟我闹脾气。你们说说,我这是好心不得好报吧……”

  小张这姑娘20出头,刚工作两年,哪里见过这阵势?看到她这般,急得眼圈都红了,连忙蹲到林阿婆身边,摇着老人的手说:“阿婆,阿婆,您看,过年了,咱就别叫林阿姨着急了,咱听话啊!”

  林阿婆非但没起身,反而将脸别向一旁,正朝着门外,目光似能穿透那道紧闭的门。她的眼神悠远,又空洞;表情茫然,又似若有所思。

  小张怔怔地看着老人的脸,突然间,她恍然大悟般一拍大腿道:“林阿婆是在等什么人吧?”

  “等谁?”林梅娣戛然收住念叨,几乎与刘院长同时问。

  “也……没有谁,我是听人家讲的。”小张嗫嚅道。禁不住林梅娣和刘院长催促,她终于讲了一个故事。十多年前,林阿婆刚住进敬老院,那时便有轻微的老年痴呆,有一次不知怎的溜达出去迷路了,一名中年警察将她给送回来,还买了很多吃的、用的,打那之后,警察常来看望阿婆,后来,警察调到20多公里以外的新单位,来得少了,但每年重阳节、除夕的时候准来,还带着许多礼物,看看阿婆便走。阿婆越来越老,病也越来越重,大多数人她都不认得了,但她认得这警察。

  “警察好像姓陈吧?崔阿姨讲的。”末了,小张说。崔阿姨是前任护工。

  “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难怪每次来接老妈,她身边总放着不少年货,还以为是你们院里发的呢。”林梅娣若有所思。

  正在此时,走廊里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一个瘦削的身影推门而入,打断了小张的回忆和众人的沉思。林阿婆的身子晃了一下,眼里忽然闪出一道光。“陈阿弟”几个字仿佛是一个个从她嘴角流出来的。

  “阿婆!”这名被称作“陈阿弟”的灰白头发男人快步过来,将一大包年货放下,紧紧握住了林阿婆枯瘦的手,说:“对不起,我来晚了。”而后又看向梅娣说:“疫情爆发,社区里一下子忙不过来。您是林阿婆的家属?让您久等了,快带阿婆回家过年吧!”

  没等林梅娣答话,林阿婆突然孩子般地笑了,喃喃道:“过年,团圆……”几颗星悄悄挂上窗外的树梢,点亮了夜空,好似一簇灿烂的烟花。

  (作者单位: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