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路口(小小说)

2020年07月23日 15:04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李佳   
中国警察网 · 李佳  |  2020-07-23 15:04

  此刻,阿吉双眼死死盯着路口,目光像结了霜。

  这是阿吉再熟悉不过的路口。曾几何时,他每天都经过这里无数遍,连路旁有多少棵树,何时人最多,路面的红砖里夹杂了几块青砖,红绿灯多久翻一次,警察什么时候最多……他都了如指掌。

  阿吉曾是一名外卖小哥,那几座距离路口不远的商务楼里,有他数不清的客户。3年前,阿吉背着小包从乡下来到这座城市,凭着机灵、勤快扎了根,外卖送得风生水起。

  他多喜欢那时候的自己呀!虽然累,赚的钱也不多,却总有做不完的、不切实际的梦。

  可现在呢?那些梦,碎了。就因为一件事!

  一件小事。

  “停下!你逆行了!”

  那天,随着一声尖利的哨音,一位两鬓斑白的警察出现在他的电瓶车前。警察是从哪里来的?我刚刚分明没看到嘛!阿吉在心里悻悻地想。

  “请出示身份证!”警察对他说。

  难不成要罚款?阿吉心想,“没带呀!”迅速切换了一副笑脸:“警官,我才骑了不到50米,要不,您看这次就算了?我是初犯!”

  可老警察竟然不为所动。阿吉见他一本正经地掏罚单,急了,“哀告”不成,嗓门也提了几个八度:“你们警察怎么不讲理?这是抢钱!送外卖挣几个钱,你们也好意思抢……”老警察跟他说理,围观群众劝他冷静,他一概听不进。因他拒不配合,老警察要扣他的车,他红了眼,冲上去一把将老警察推翻在地……

  他就这样丢了工作。

  因为他有交通违法行为,又打过警察,在外卖行业有了“黑历史”,没有公司愿意要他;他又不甘心回乡,只得在一家小饭馆找了工作。还是发挥“专长”,送菜。这活儿不累,但收入少多了,而且工作内容单调,让他觉得生活越来越没劲。

  一次偶然,阿吉终于找到了“乐子”。那次,他又路过这路口,看到老警察。老警察在忙,正是下班高峰,车流、人流像涨潮的海水。阿吉真不愿看老警察那副样子:腰杆笔挺,走起路来脚下生风。“切!神气什么?”他索性不走了,躲在一棵树的阴影里,盯着老警察的一举一动。“我就不信你不出错!”

  送菜这活儿不忙,他此后常来路口,起先是几天一次,后来越来越频繁。一想到能抓住老警察的“小辫子”,他心里便暗爽——这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是,观察了好一阵子,他不免沮丧,老警察执法竟从不出错,待人接物也有礼有节。

  随着去路口的次数增多,阿吉对送菜的工作越来越心不在焉。这不?今早居然把不知谁的菜,拿到自家店里,等大厨发现,他再去找,他们的菜也不见了,这下整个早饭时段的生意全给耽误了。老板大怒,他又丢了工作。

  阿吉懊恼地回到自己与许多人合租的房子。他思来想去,觉得自己“闯世界”的路已然走到山穷水尽。这一切该怨谁?活该他倒霉吗?忽然,他心里窜出一股滚烫的不平气,他“嚯“地站起身,径直奔向路口。

  今天的老警察,格外令人烦:他的制服似乎熨烫过,非常平整,那顶晒得有些泛黄的白帽子,竟也换了一顶新的。阿吉隐在树影里,看着这位比平常还神气的老警察,越想越气,一时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车流,越来越密;来来往往的人,像快煮熟的粥,越来越稠。

  阿吉脑海里,似有无数声音在争辩,该何去何从?也不知踌躇了多久,他脸色阴暗地、缓缓走出树影,向不远处的老警察走过去。

  突然,老警察朝一个方向猛跑过去,阿吉有些不知所措,只得跟了过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听到一声尖利的刹车声,老警察倒在了地上,左臂还保持着示意停车的手势,他身后不远处,还呆立着一名四五岁的小男孩。

  “小宝!”一名年轻的女子从路边奔来,一把搂住男孩,忙不迭地上下查看,颤声念叨着:“叫你别乱跑,这孩子,怎么这么皮呀?”

  阿吉下意识地上前扶起老警察,眼睛的余光里,瞥见那笔挺的制服裤子上,被撕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正从膝盖处汩汩冒出。

  “师父!”一位年轻警察跑了过来,关切地问,“您没事吧?大家不让您来,您非要来!明天就要退休了,您今天应该歇歇!”

  阿吉愣怔了一下,发觉老警察想要站起,连忙托了他一把。

  “小伙子,谢谢,你真是热心肠!”老警察人还没站稳,便笑着对阿吉说,目光里的温暖让阿吉不免有些出神。接着,他又转头看向徒弟,说:“我怎么能不来?咱们做人要有始有终,哪怕是最后一班岗,也必须站好!“话音未落,他又弯下腰,轻抚膝盖的伤处,神情里带着痛苦,但更多的似是惋惜。

  一旁惊魂初定的年轻妈妈连声道谢。天色完全暗下来,路灯像约好一般“唰”地亮了,给所有人身上打上了一层柔光。那一刻,阿吉感到,自己心里的一盏灯,也亮了。

  (作者单位: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