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破绽(小小说)

2020年07月21日 14:06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王康   
中国警察网 · 王康  |  2020-07-21 14:06

  列车上,今晚值乘的乘警何岩在车厢内脚步不停。为了防止打扰到熟睡的旅客,每走到一个卧铺格时,他总是会把手中的手电往下压一压,然后用他那犀利的眼睛,扫视着车厢内的每个角落。

  走到10号车厢时,何岩忽然放慢了脚步。他看到有个男人站在幽暗的通过台里,身子靠在端门上,眼睛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夜色。

  “你好,警官。”男人看到何岩,笑眯眯地先打了招呼。“晚上睡不着,来这里待一会儿,这么晚了还在工作,太辛苦了。”

  “这就是我们的工作,不辛苦。”何岩对着他微微一笑,走到了男人身前。

  月光照进车窗,映出男人苍白瘦削的脸,他有一双机警的眼睛,左边眉毛附近还有一处小小的白色伤疤,瘦小的身躯被一件黑色的外套包裹着,在这种盛夏的天气里显得颇为另类。

  “空调是不是开太凉了?”何岩问道:

  “不凉不凉,谢谢警官。”男人忙摇头,然后把身子往里又侧了侧,示意何岩过去。

  何岩停下脚步,盯着他的脸说道:“老乡,麻烦你出示一下车票和身份证,不用担心,只是例行检查一下。”

  “应该的,我现在就拿给你。”男人边说边从一个破旧的钱包里拿出车票和身份证递给何岩。何岩仔细查验了一番,并将身份证拍照,然后将车票和身份证还给了男人。

  “老乡,听你的口音像是山东人啊。”何岩像是走累了,摘下大檐帽擦了擦头上的汗。

  “我祖籍是山东的,以前我爷爷闯关东,我们一大家子就都迁东北去了,祖上留下的口音,可不敢忘。”男人回答。

  何岩边摆弄手机边问道:“那你这是去哪啊?”

  “回新疆,最近这几年东北那边没啥机会,就跑到新疆这边包了几十亩地。”

  “背井离乡不容易啊。”何岩安慰了男人一句,继续问道:“这次是回老家看老婆孩子去了?“

  男人愣了一下,忽又笑着说道:“哪有老婆孩子,我是自己吃饱全家不饿。”

  “看你也有40多了吧,也不考虑结婚?”

  “人穷啊,哪有女的能看上我。”

  “不至于,看你人长得也精神。”

  “精神没用,得有钱才成。”

  何岩把手机收进口袋,突然问道:“这大夏天的还穿着外套,不热吗?”

  “身体不舒服,连着感冒好几天了,始终不见好。”男人说完,突然一阵咳嗽,准备侧身离开。

  何岩笑了,伸手挡在他的身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胳膊上有道伤疤,对吗?”

  “你怎么猜到的?”男人身体颤抖,声音流露出绝望和无奈。

  “列车上的空调开的是28度,虽不至于太热,但也绝不冷,你却穿着外套,这首先让我对你产生了怀疑。”何岩淡淡地说。

  “难道就凭这点?”

  “当然不是。”何岩继续道:“你有浓重的山东口音,但你身份证上写的是黑龙江人,你解释说你的祖籍在山东,但这么多年口音一点不变也未免太牵强了。你说没有老婆孩子,可我却看到了你钱包里放着一张男孩的照片,那应该是你的儿子吧?所以我和你聊天时,已经让同事对你身份证上的信息进行了比对,你叫刘刚,20年前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而被通缉,你左胳膊上还留有一道很长的疤痕。这身份证是你哥哥的,我说的对吗?”

  “没错,我就是刘刚。”男人叹了口气,他的表情似颓然又似解脱,“没想到在你的面前露出这么多破绽,栽在你手里,我认了。”

  何岩给男人戴上手铐,冷静道:“人世间亲情难舍,当你忍不住想要回家看你儿子时,你的破绽便注定显露无遗!”

  (作者单位:乌鲁木齐铁路公安局库尔勒公安处乘警支队)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