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在路上(小小说)

2020年07月21日 13:46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初曰春   
中国警察网 · 初曰春  |  2020-07-21 13:46

  清晨,晋晓冬冲着马路牙子连踹了几下,每一脚都带着狠劲儿,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心中的郁闷。

  他平常轻易不会发脾气,可那一会儿,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晋晓冬心想,如果不是穿着警服,真得跟对方理论一番,说出个子丑寅卯。

  也不怪他如此冲动,打这天一站到马路边上,乱七八糟的事儿就接踵而至。

  先是好朋友打来电话,说是自家亲戚的车上被贴了条,让他找人把这事儿摆平。晋晓冬是个很守纪律的人,一口拒绝了朋友。朋友当然不高兴,说你一个路面上执勤的交警,这么点儿事情都不帮忙,还有什么颜面见兄弟们。他本来还想解释几句,对方就挂断了,剩下他一个人在那里发愣。

  说起来,自己心里确实有点不是滋味,部队退伍后考上了本地的警察,他原以为会干刑警,亲手抓捕犯罪分子,那感觉多过瘾。他在宿舍的警容镜上写:25岁,探长;28岁,刑警队副中队长……

  现如今,副中队长倒是当上了,但不是刑警,是在马路上指挥交通。现实与梦想虽然差了不少,但时间长了,晋晓冬也坦然了,用他的话说,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调整好情绪,就轮到晋晓冬上岗了。他刚走到马路中央,还没等他站稳,“咣当”一声,右前方有辆越野车把一辆电动车给撞了。

  晋晓冬赶到的时候,越野车的车主也刚下车,晋晓冬一个立正,抬手就要敬礼。许是怕承担责任,只听车主“哎哟”一声,就躺在地上打滚,嘴里嚷嚷着警察打人了。

  晋晓冬本来想辩解,可早有人举起手机拍视频,说要传到网上,替肇事司机讨回公道。

  还是辅警老杨替他解了围,掏出个高音喇叭,说别瞎捣乱,我们可有执法记录仪,不要干扰执法。围观者不情愿地散开了,但好事者在远处看笑话,可能是想看看这个交警如何收场。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晋晓冬接到一个电话,问他怎么还不去参加支部组织的会议,他没好气地呛了句“烦不烦”,就挂断了电话。这时,老杨在一旁嘀咕,说这人呐,要倒了霉,喝口凉水都塞牙。也是啊,最起码的组织纪律他是懂的,绝不能违反,否则,大清早的,他也不至于对马路牙子“动粗”了。

  在善良人的眼里,所有人都是善良的。反正晋晓冬认为老杨这个人不赖,唯一的缺点是爱说风凉话。

  前几天,县局发了个通知,把辖区的刑警、交警纳入参加派出所支部会议的行列中,为的是互通有无,共同维护治安秩序和交通安全。

  晋晓冬所在的县的面积占了市区的六分之一,但在编的警力却不足300人。县城驻地又在县域的东南角,离最远的派出所有110多公里,如何将有限的警力形成合力,发挥最大的效益,来预防和打击犯罪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县局的这个通知,明白人一看就知道这相当于整合了警力,尤其是在偏远山区,交警中队人手不够,派出所人员及时顶上,事半功倍,能有效提高工作效率。

  晋晓冬正准备跟老杨交代一下工作就去开支部会,远在石家庄的发小儿打来了电话,说晋晓冬,恭喜啊,你成网红了,你打人的视频在网上传疯了。

  晋晓冬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打开手机,好事之人掐头去尾,如果按视频所示,他打人的“罪过”是逃不掉了。看来支部会是参加不了了,他给支部书记汇报了情况,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可他没想到的是,支部书记第一时间将实情报告给了局长,领导发话说只要情况属实,决不能让咱的民警受冤枉。这事儿跟秃子头顶的虱子一般,压根儿就经不起推敲,真相很快水落石出。后面的事儿不说也罢。

  实话实说,晋晓冬虽然把本职工作干得风风火火,心里却依然惦记着要干刑警,他觉得年轻人就该干点有血性的事儿。他甚至在心里合计,要不要在支部会上汇报思想,提出自己的诉求。

  日子就这么按部就班地过去,一天下午,两点半左右,指挥中心传来简短的指令:一名女子被两男子绑架,劫持到本地。女子逃脱后,向路人求救。请各单位提高警惕,盯紧一辆银色无牌照的某品牌轿车。

  接到指令,晋晓冬甭提有多精神了。他目不转睛地搜寻途经的每一辆车,担心犯罪嫌疑人从眼皮子底下溜了。过了十来分钟,他瞅见一辆车在面前疾驰而过,随后扎进了一条胡同里。他冲老杨撂下句话,赶紧跨上摩托车,追了上去。

  那辆车停在胡同里,银色,没牌照,品牌相符,车里没人。晋晓冬用对讲机向指挥中心报告,说是发现了可疑车辆,指挥中心回复说“收到”,然后就没了音讯。

  晋晓冬琢磨着,必须守株待兔,不能贸然行动。他进而想,万一支援力量没赶到,嫌疑人先出来了,凭自己的身手,对付两个人没问题。他设计了很多预案,甚至把每招每式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就等着那俩坏蛋自投罗网了。

  时间比蜗牛行进的速度还要慢,他真切体验到度秒如年的感觉。人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会过于关注某个细节,导致很难站在全局的高度去分析判断。晋晓冬当时就犯了这个毛病,比如,他可以再跟指挥中心联络;再比如,他可以通过大队查清这辆车的归属。最可笑的是,他忽略了一点,嫌疑人极有可能弃车而逃。

  归根结底,只能怪他太想亲手擒住歹徒,借以证明自己的实力。就这样,他傻乎乎地等了将近6个小时,直到晚上8点左右,犯罪嫌疑人在一个彩票售卖点被抓获,晋晓冬才意识到指挥中心根本没空给他回话,那会儿正忙着根据视频资料追逃呢。

  那件事后,晋晓冬明白,做警察这件事,自己还在路上,要学的还有很多。

  立秋的那天,晋晓冬正在专心致志地指挥交通,老杨在马路对面冲他打了个手势,他一看是局长来了。他跑步过去,立正,敬礼,正寻思着报告执勤情况,局长先说话了。

  局长说,小伙子你写的东西我看了,不错,一针见血,咱的党建工作虽然搞得不错,但还应当传承老一辈的传统,咱们任重道远,还在路上呐。晋晓冬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说的是自己在支部教育活动中写的体会,他没想到,局长一字不落地全看了。

  这一天,晋晓冬在马路上站得格外板正,他心里一直在默念,在路上。

  (作者单位:全国公安文联)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