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绝招(短篇小说·节选)

2020年04月21日 18:11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少一   
中国警察网 · 少一  |  2020-04-21 18:11

  话虽这么说,可仇如钢眼下却面临最大难题——所里只剩他一个人!和正在滋事的柳歪歪比起来,仇如钢有许多劣势。他个子矬,比柳歪歪矮半个脑袋,块头上对手更占便宜。虽说自己也当过武警,但多年不操练,那些拳脚功夫几近荒废,单枪匹马对付柳歪歪没有制胜把握。更何况柳歪歪不到三十岁,体壮力大,年过不惑的仇如刚和他比差了一大截。关键还一条,柳歪歪是赤脚的,仇如钢是穿皮鞋的。赤脚的柳歪歪敢玩命,死了卵朝天。仇如钢生命诚可贵,皮鞋价更高,用不着和他一样死字当头,拿生命开玩笑。谁说警察不怕死?那才真叫站着说话不怕闪腰。警察也是血肉躯,身子骨并不是钢铸铁打的,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放出来的绝非葡萄酒,定然是滚烫血水。只不过,面对生死抉择,警察比常人多了一份职责和担当,许多东西到了该拿命换的时候让警察没选择。比如现在,仇如钢就处在这要命节点上,去与不去都由不得他。所里两兄弟被派下村去处理一起土地纠纷,远水救不了近火。他想在乡政府抓两帮手,可是,乡干部都下村扶贫攻坚去了,只剩财政所出纳妹子正在办公室摁得电子计算器嘀嘀嘀响,算那些永远算不完的烂账。拉上她去处警只会羊入虎口,让柳歪歪多一个人质,到时越帮越忙。这时候,空气中的辣椒味儿刺激了仇如钢的嗅觉,他吸溜着鼻子,五官压缩到一起,打出一个地动山摇的喷嚏。辣椒味儿正是从乡政府食堂方向飘来的。这是一个柳暗花明的提示。仇如钢想,对呀,不是还有食堂大师傅老魏吗?魏师傅虽说年纪高点儿,但他粗胳膊长腿,有一身蛮力,平时操刀切菜呼呼生风,练就一身功夫,如果能助自己一臂之力,两人联手拿下柳歪歪该不成问题。想到这里,仇如钢给“二愣子”递话,你先去吧,柳歪歪的事情我会处理好。

  “二愣子”站着没动。人命关天,他对磨磨叽叽的仇如刚颇反感。他说,你能不能快点,柳歪歪可能没你这耐心。

  滚远点,派出所的事用得着你指手画脚吗?你还是管好自己吧。仇如钢撂下“二愣子”,疾步朝食堂走去。

  听说要抓柳歪歪,老魏手里炒菜的锅铲“哐当”掉进锅里。他腾出的双手很无措,顺便在围裙上揩两把,嘿嘿笑,肥胖的脸像弥勒,表情很复杂。他说,仇所长,你看,我这不正忙着吗?时间也不早了,下村的干部马上就要回来吃午饭……他拒绝的理由正当充足。 

  仇如钢当然知道老魏的话是托词,他只是想不到老魏是个胆小鬼,公家的饭菜白养了他一副好身体。如实说,仇如钢自己也怕死,但他是警察,不能因为怕死就不去抓柳歪歪,哪怕明知送死也得上。老魏可不一样,一个食堂职工,他的职责是弄出可口饭菜,让乡干部们吃好喝好后,焕发出热情和积极性干工作。抓坏人是警察分内的事,魏师傅没义务,他不配合,仇如钢拿他毫无办法。仇如刚还是不死心,他拍拍腰间的枪套给老魏壮胆说,魏师傅,你不用怕,我带着家伙呢,你只要跟我去搭把手就行。老魏正好有了台阶,仇所长,你有枪还怕什么?他做出一个扣扳机的动作,柳歪歪他敢不听招呼,砰,你就一枪崩了他!说完,老魏只顾炒菜,眼睛盯着锅里,不朝仇如钢看,锅铲碰得铁锅呱嗒乱响。

  仇如钢从食堂讪讪退出来,发现“二愣子”还在门口戳着,心里很嫌恶。他有过一闪念,要不要请“二愣子”帮帮自己?他发现“二愣子”脸上是那种看戏不怕热闹的表情,这念头马上被自己否决。再抬头看天,天上好像往地下掉火,随便划根火柴都能将空气点燃。他眯缝着眼,骂了句什么。汗水把头发湿成绺子,制服白一块花一块,像在身上贴了块西瓜皮。正好比吃饭时天上凭空掉石头砸破碗,这运气真是倒霉透了。仇如钢吞咽一口涎水,重新走回房间。他抓过办公桌上的水杯,咕噜咕噜灌下一杯凉茶,然后抹了下嘴巴。看来,和柳歪歪的一场单挑是逼上梁山在所难免了。此去有风险,他得把准备工作做得周全一些。不带枪不像那么回事,可真带枪也不是那么回事。上面对使枪有规定,许多时候,警察手里的枪还不如大师傅手里的一根拨火棍。这一去,枪如果落到柳歪歪手里,事情就不好收场了。仇如钢想了想,把腰间的“七七式”拔出来,卸掉弹夹内的子弹,放进屉子,上好锁,然后来回拨弄枪栓,弄出“哗哗”声响。他发现在枪栓滑动的响声里,门口的“二愣子”两腿打闪,退后了小半步,心里不觉好笑。走到门边,仇如钢突然想起什么,又踅回去,进到里间。里间是他的卧室,床边墙面上挂一面心型小圆镜。仇如钢把镜子取下来,端详着里面的自己,他发现制服最上面的一颗纽扣松开了,左边脑袋上有几根头发奓起,有点损害自己的警容。他把小圆镜放在桌面上,简单地处理了纽扣和头发。然后,他还多此一举地把腰带解开,重新扎过一遍。把小圆镜挂上墙面的时候,嵌在背面的那张全家福倏然跃入眼帘。仇如钢的目光停在照片上,摩挲了大约三四秒。这时,“二愣子”催促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仇所长,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仇如钢昂首挺胸,目光如炬,像一尊移动的铁塔向大门口走去,走得很威武。

  擦肩而过时,“二愣子”发现仇所长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他撒丫子追着仇如钢喊,哎,等等我。

  立在食堂门口的老魏也看到了出警的仇如钢。他挥着锅铲放一嗓子,仇所长,注意安全啦!

  仇如钢没回头,走他的,谁都不搭理。

  制服很扎眼,刷刷引来一片目光。仇如钢远远看去,场面的确很乱,里三层外三层围了百许人。山里人见识浅薄,他们对这种险象环生的场景充满着天生的好奇和热情,都把目光的焦点集中在柳歪歪和他脚下的女人身上。即将发生的事情刺激着他们神经中比较兴奋的部分,有的神情已显得有些亢奋,有的人虽然木着脸,装作无所谓,但他们眼神里跳荡的兴奋是掩饰不住的。日出日落,日子总是很平淡,乡街上好久没发生让人兴奋的事了。今日柳歪歪挥举着杀猪刀扬言杀人,或许有一个惊险的故事即将上演,值得期待,谁都不愿错失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