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云水谣(小小说)

2019年12月23日 10:02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刘美兰   
中国警察网 · 刘美兰  |  2019-12-23 10:02

  隐藏在大山里的小镇,有一处最不引人注目的农家小院,用最普通的烟火气,述说着他们的生活——

  见到那张父女的合影是在徽信朋友圈,女儿程遥遥是“最美警察”荣誉获得者,身边是曾是警察的老父亲程刚。女儿眉目清秀,合身的警服包裹着敏捷和果敢。父亲程刚一身土家汉子的黑色布衣,肤色黝黑,沟壑的皱纹写满岁月沧桑。

  父子同警、几代同警的情况在公安系统里很常见,但我知道,程氏父女同警与田春阳这个名字是永远分不开的。

  N城是位于H省最边远的土家族小县,八百里清江穿城蜿蜒而去。三十多年前,二十出头的我在N城公安局办公室做内勤,每天都要上报各类情况,在与各业务科室打交道时,刑侦大队是最忙的,经常是半夜还在行动。我住在刑侦大队空置许久的法医库房里,那帮刑侦队员们经常以“人头骨”等字眼考验我这个“黄毛丫头”的神经,考验时间长了,我的胆子也被他们考验大了,觉得法医室里并没什么鬼怪之类的。有时,人手忙不过来时,我也会接到命令与他们一起出警,做做询问笔录、押送女性犯罪嫌疑人的工作。

  那时的程刚是刑侦大队长,也就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因为做事敢闯敢干办法多,硬是把一帮愣头愣脑的小伙子带成了有勇有谋的小老虎,专啃大案命案且屡建功勋,局里人都把刑侦队称为“老虎队”。程刚很忙,带人办案长年奔波在深山老林里,经常是泥一身水一身回来,灰头垢面的又瘦又黑,下车后就直奔局长办公室,见到局长先说一句“案子破了”,然后嘿嘿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局里的人都说,程刚的案子之所以破得快破得好,一切都应归功于田春阳。

  田春阳是程刚的爱人,是地地道道的土家妹子。他们的爱情故事也极有传奇性,据说是程刚追逃时追回来的媳妇。我曾经问过李老法医,李老法医点点头说,“程刚的命都是田春阳给的。”一次,程刚和战友们在追捕嫌疑人时,一脚踩空跌入了深深的峡谷中昏迷过去,如果不是在峡谷里正在采药的田春阳及时发现,程刚的命早就没有了。田家是中医世家,田春阳长期跟着外公上崖下谷去采药,对当地地形山势都很熟悉,经常会碰到救死扶伤的事情。在田春阳和她外公的精心护理下,程刚一周后就恢复健康归队了,嫌疑人也被附近村民用柴火棍和篾刀围住束手就擒。那天,当程刚的队友们来接队长时,意外发现了递水端茶的田春阳,有同事口无遮拦:“这是嫂子吧,好漂亮!”所有的眼光都聚焦到了田春阳身上,把程刚和田春阳闹了个大红脸。

  一次追逃,追回一个漂亮的土家妹子,这在局里也成为一段佳话。

  在局里,我经常可以见到田春阳,她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爱穿带着土家元素的扎染旗袍。她有时会到办公室来帮程刚取个信拿个包裹什么的,声音温柔性格和顺,她身后跟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小女孩戴着银项圈,走起路来小铃铛就会发出清脆的响声,那就是程遥遥。问到程刚,田春阳总是轻声说“是呵,又出去好几天了,也不知换洗衣服带了没有?”“听说这次去的地方很危险呵。”

  那时候,公安局的家属楼与办公楼呈U字型布局靠得很近,谁家灶头冒烟两口子吵架,分分钟全局上下都知道了,但程刚家永远是最平静和睦的。程刚说,春阳把家里老小都安排得好,没什么可操心的。春阳支持工作,程刚有时间了也会宠春阳宠遥遥。有时候,一家三口手牵着手,说说笑笑地也在局门口青石板巷子里买点糖果零碎、扯上几尺好看的布料,爆棚的幸福感也是羡煞旁人的。

  “老虎队”的队长有这么一个善良明事理的好媳妇,周局长感叹地说:“我们局的工作如果没有这么好的警嫂支持,怎么搞得上去哟?”

  时光荏冉,光阴如梭。

  我离开 N城后,听说程刚继续在刑事侦察这行一直干到退休,程遥遥也从省警院毕业后穿上了警服,并迅速成长为局里的业务骨干。没再听到田春阳的消息,但我知道,她一直默默站在程刚背后,为他遮着风,挡着雨。

  程遥遥任职派出所所长,是我带着省里采访团去N城最边远的白马派出所采访时才知道的,当她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田春阳。太像了,所不同的是,身着警服的遥遥更多了几分睿智和沉稳。

  如果说程刚、田春阳的故事是令人感叹的云水谣,那么,程遥遥又让我看到了云水谣的续集。

  白马位于省交界地带,辖区有一条大河,土家语叫凶猛的河。加上山高路陡,少数民族杂居,历来治安状况令人堪忧。

  为了迅速转变当地的治安状况,局里决定在全局范围内进行派出所所长竞争上岗,程遥遥以优异的成绩拔得头筹。可到正式上任时,程遥遥作难了,白马距离N城有九十公里,身为刑警的丈夫要经常出差根本顾不上照顾家里,自己去了白马,家里那对不到两岁双胞胎儿子怎么办。

  “不准退缩,接受了任务就要勇敢往前走。”老警察程刚的声音掷地有声。

  “不要紧的。你小时候,我带着你跟着你爸爸走,现在,我和你爸爸带着两个小宝跟你走。”依然是田春阳,语调慢慢,轻言细语地说着最温暖的话。

  就这样,一家人在白马派出所旁边租下一处小院住下了。日子虽然不如城里那么方便,但爸爸妈妈在身边,两个小宝能健康成长,程遥遥就把全部的精力投入了工作。

  到了白马,当过刑警的程刚也如鱼得水。为了更好地帮助程遥遥了解社情民意,他特意穿得跟当地的山民一样,学语言学风俗,发现隐患和问题,为程遥遥出谋划策。有一次,他还带着联防队员配合派出所破了一起很有影响的电诈大案。

  田春阳依然是那么不紧不慢地忙着,屋檐下挂满了筛箩和小筐,里边全是她上山时采回的草药。白马街上,大家都知道有个会治病的老中医春婆婆,有妙手回春的医术,常常是翻山越岭也要找到这儿来寻几味管用的小方子的。

  程刚还是以警察情结为重,经常会带着两个小宝在院里打闹,一个巧妙躲起来,一个用心找出来。逢有老朋友来访,他会告诉他们说,“两个好,好培养。”田春阳总是在旁边笑着,笑得那么舒心。

  这年年底,程遥遥带着白马派出所圆满完成各项考核任务,她本人也获得了当地“最美警察”的称号。

  荣誉总会过去,生活还在继续。

  程遥遥又回到了白马,依然还在派出所当所长,一家人仍然和和美美地生活在一起。隐藏在大山里的小镇,有一处最不引人注目的农家小院,用最普通的烟火气,述说着他们的美好生活。

  (作者单位:湖北省公安厅)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