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最后一夜(小小说)

2019年12月09日 14:04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李佳   
中国警察网 · 李佳  |  2019-12-09 14:04

  秋夜寒凉,夜空中只剩一弯孤独的新月,不带一丝温度。一阵风吹过,刮痛了林晓东的脸,他下意识地缩缩脖子,身体的姿势却没有变,目光沉静如水。

  这姿势,林晓东已经保持了快两小时,只有手脚发麻时,才稍微抖动一下。靠在小公交站旁的一根立柱上,不时刷着手机的他,一身松垮的装扮,看上去,不是个伺机兜售假货、发票的“二流子”,就是个穷极无聊的闲散青年,实在令人提不起兴趣,也没人对他多看一眼。

  而他的眼神,若是有人看见,恐要惊得浑身一颤的。那眼神,坚冷、锐利、富有穿透力——这是一双猎人的眼睛。

  此刻,从表面上,谁也看不出林晓东的心急如焚。只有他自己知道,手心上不停地沁着汗。入秋后的深夜,寒冷难耐,而衣裳单薄的他,却丝毫没感觉到冷。他似乎听得到时间一分一秒经过的声音,仿佛是沉重的步伐,踏在他绷紧的神经上。

  今夜,是最后一夜。林晓东对自己说。

  林晓东是警察,专抓小偷的警察。这个案子,他已追踪85天了,看过的监控视频,全加起来不下1000个小时,所走过的路,若连起来,能将全城绕上两圈还多。

  嫌疑人实在太狡猾了,是前所未有的对手。他身手敏捷,不留痕迹;行动没有规律,简直随性而为,也几乎没有固定区域;最让人头疼的,是他的反侦查意识,几乎每次露头,他都乔装一番,帽子、假发、眼镜……不知换过多少造型,简直“一人千面”,每次入室,他还小心翼翼地戴上手套、鞋套,绝不恋战,拿好最值钱的东西就走——似乎,没有漏洞;破案,难上加难。

  但是,绝不能耗下去了。一个月前,某小区一独栋别墅遭窃,损失财物总计100余万元;半个月前,一间临街杂货店被盗,丢失的10万元现金,是店主好不容易筹到的救命钱,店主的母亲至今还躺在医院里;一个多星期前,一位孤老家中被盗,面对民警,老人一遍遍失神地念叨:“这是我的‘棺材本儿’啊……”

  从作案手法上看,是同一个人。

  85天了,林晓东和同事逐渐接近这个黑暗身影……近到似乎可以听到他每次作案时疯狂而兴奋的心跳声。但是,却又好像隔得很远,哪怕有个风吹草动,他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曾经失手过一次的,是另外一组同事,可能是操之过急,节奏没掌握好,被他像鱼一样滑走了,顺带打草惊了蛇。

  林晓东手头还有好些案子在办,回家的时间随之越来越少,近一个星期,他几乎没回去,头发像一窝乱草,脸上胡子拉碴的。然而,这些比起煎熬着他的那件事来说,却又不算什么。

  他忘不了,最近一次回家,那次,他甚至都没勇气离开。

  那天的情景,像放电影般在他脑海中反复掠过。医生发出病危通知书:他肝癌晚期的父亲情况危急。他不知怎样回的家,又急匆匆赶去医院,母亲和妻子已在那里,泪水像断了线。他也一定是哭了,因为那天的情形在他脑海中,始终是模糊的。医生说,我们尽力了,老人能熬到现在不容易,这几天,家属就多陪陪他吧。意思很明白,林晓东下意识地点着头。就在此时,他的电话又响了。

  “头儿,那家伙露头了!咱这次肯定能把他逮住!”

  在这本该兴奋的时刻,他的心却突然一阵难以抑制的绞痛。抓这个贼,是“高手对决”,如果他不在,难保万无一失。

  “爸……”不知踌躇了多久,林晓东一下推开病房的门、跪在父亲的床前,欲言又止。老人笑容慈祥地点点头,伸出枯瘦的手,轻轻拍着他的肩,说:“爸爸知道,走吧!”

  “爸,我很快回来,请您一定等我!”这一句简单的、男人间的承诺,却不知为什么,在他出门时堵在了嗓子眼,怎么也没说出口。

  但林晓东却在心里说过千百遍。几天来,他夜以继日、分秒必争。这无声无息的时间,每一个点滴的流逝,不仅意味着嫌疑人再次作案的可能,更是老父生命的消逝。

  “一定逮到你!”在一个“熟悉”的黑影从对面巷口转出时,林晓东默默地对自己说,随即低下头、在手机上果断地敲出几个字,一张抓捕大网随之悄然收缩。

  一股如同猎手锁定目标时的激动,骤然注入林晓东的血管,在这寂冷的秋夜里,他感到血脉贲张。他压抑着、不动声色地迎上去。还没等近前,对手已有所察觉。没办法,像这样的对手,警觉性远超常人。只见他转身便要缩回巷内,却发现退路上已堵了两名大汉,待他忙不迭找寻其他出路时,左右两边也有人包抄上来。他近乎绝望地看了一眼停在几米外的运动自行车,孤注一掷地向林晓东扑来。

  在他眼里,林晓东一定是这群猎手中身量最不起眼的,况且还势单力孤。然而,他想不到的是,对方非但没在自己发狂般的攻击下闪躲,反而迎上来,一闪身、轻巧地躲过他发狠的一拳,顺势揿住他的手臂,就是一个过肩摔……

  大网顺势收紧,“猎物”仍在不甘地挣扎,却已无力回天。

  总算抽出手的林晓东,迫不及待掏出手机。“我这就回来!”他想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发给家人,却看到屏幕上多了一条未读信息,是妻子发来的,差不多是抓捕发起的同一时间。

  “晓东,爸走了。”

  瞬间,一股潮热的水气,弥漫上来。萧瑟的秋风里,林晓东和两旁行道树上的叶片一样,簌簌地抖动。

  夜凉如水,夜色安澜。这,是最后一夜。

   (作者单位: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