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牛斗虎(小小说)

2019年11月15日 13:5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初曰春   

  派出所又摊上事儿了。

  老牛一屁股坐在门口,再也不肯挪窝,心里话都搁在了脸上,那意思明摆着,只要事情处理不好,就准备一直待派出所了。

  吓得他儿子,辅警小虎躲在所里,不敢出门。

  民警大周没办法,只能联系武俊河,让这个新来的所长赶紧回来。

  武俊河这会儿也不轻松,正在处理一件棘手的事儿,有所不同的是,他面对的这位老太太,眼神儿不好,耳朵却好使。

  话得从武俊河刚到盐店口街派出所报到那会儿说起。

  他到所里没几天,就要求大家伙轮班,办好所里的公众号“小盐警”,武俊河说,现在都时兴手机上网,咱通过新媒体竖起块招牌,人家群众才知道盐店口派出所不是卖咸盐的店铺,而是惦记群众疾苦,言行一致的所。公众号很快建起来了,发布的第一条信息,就是全所的大合影,紧接着微信群,QQ群都建起来了,群众联系方便,为民办事也方便,武俊河心里已经打好了谱,要号召全所学习“枫桥经验”。

  也是凑巧,他刚上任没几天,辅警小虎就在路口碰到了一位老太太。

  老太太今年91岁,被女儿接到德州过春节。刚开始,老人挺乐呵,特别是过年的那几天,儿孙绕膝,其乐融融。再过些日子,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年轻人都去上班了,她只能窝在家里,守着一条金毛犬说悄悄话。

  她几次提出要回老家,女儿从清明拖到了五一,又从五一拖到了乞巧节,眼瞅着就到农历七月十五了,中元节可是要回家祭拜祖先的。没办法,老太太讲究这些老辈子留下的礼数。

  一气之下,她一个人出门了,要去火车站买车票。一上街,老太太就蒙圈了,还是小虎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老太太,小心翼翼地把她护送到马路对过。这期间,小虎嘴巴没闲着,问长问短。老太太正在火头上,把女儿女婿埋怨了一通儿,到末了才没头没脑地说了句,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小虎马上表态,说有我在,保证把您老安全送回家。

  老太太这才有了警惕性,说你不会是骗子吧?

  小虎拿出手机,找到“小盐警”公众号,说您瞅瞅,这上面写着呢,盐店口街派出所,你看这照片,小虎指着手机上的照片说,我就是这个所的,如假包换。

  老太太脸一沉,凑到手机前,端详半天,说别欺负我老眼昏花,看不清字儿,还如假包换?说什么也不肯去所里。

  没办法,小虎只好到旁边的服装店借了马扎,把老太太安顿好,开始询问老太太的信息:奶奶,您贵姓?

  孙,孙猴子的孙。再提及家里人的情况,孙老太一问三不知,充其量能喊出女儿和外孙的乳名。这可麻烦了,小虎也开始挠头了,不得不租辆车子,在辖区的范围内,一条街道一条街道地过筛子,希望能勾起孙老太的记忆。

  这一来不要紧,他给自己惹下了大“麻烦”。

  老牛始终不承认自己是无理取闹的那号人,他只是觉得派出所好像把儿子的魂儿给搞丢了。在老牛眼里,凭小虎的学习成绩,到那些名校读书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可小虎偏偏报考了警察院校。现如今,他把所有罪过记到了武俊河的头上。

  忘了交代,小虎是他儿子的小名,警校才上了一年,这不,刚放寒假就到所里当了一名临时辅警。这事儿是武俊河点头同意的,小伙子精气神儿十足,说是要体验生活,他也不好打击人家的积极性。

  小虎把孙老太送回家,已经是深更半夜。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再一看儿子回家这么晚,老牛气得直嘬牙花子。这都跟谁学的?老牛张嘴数落,小虎回答说是跟武所长学的,说罢翻身就睡了。

  老牛越寻思心里越不是滋味。就这么着,他跟派出所杠上了,非要找武俊河讨个说法。

  可另一边武俊河更不敢大意。这天早晨,所里接到求助电话,说是让帮忙找人。找谁?找警察。为什么找警察?说是欠了东西。

  群众的事儿没小事儿,更何况是警察欠了人家的。看了电话记录,武俊河决定亲自上门拜访。

  打电话的是孙老太,见面以后,武俊河才知道搞了个大乌龙。孙老太在电话里词不达意,实际上说的是自己欠警察一个谢谢。他说这没什么,都是人民警察该做的。

  孙老太却说,赶明儿就要回老家了,这回一定要见见那个小警察,当面跟人道个谢。

  武俊河说,这么着,我挨个给所里的人打电话……

  孙老太不乐意,说我必须亲手摸摸他的脸。

  武俊河搀扶着孙老太下了车,这才跟老牛打招呼,说牛大叔,你先屋里坐,我先忙完手头的事儿。

  一瞅孙老太年纪一大把,老牛也不好再说什么。

  武俊河干事风风火火,马上就集合了在家的人员。小虎躲在别人背后,偷偷摸摸地站在队伍里。他本来是怕父亲老牛不留情面,可是一瞧孙老太又乐了。孙老太像视察工作一样,挨个跟兄弟们握手,还要求人家跟自己说话。

  老牛还是发现了小虎,上前揪住耳朵说,兔崽子,跟我回家。

  小虎的身子直往后坠,龇牙咧嘴地说,爹呀,你也不怕丢人现眼。

  老牛说,你还知道我是你爹啊。

  小虎又说,爹是亲爹,可不能如假包换。

  就在这个时候,孙老太发话了,说谁都不能把那个小伙子带走,就是那个如假包换的乖乖。

  众人面面相觑,眼见着孙老太走到老牛跟前,颤颤巍巍地鞠躬,说什么样的爹养什么样的儿,我耳朵灵着呢,听你这说话的声儿,就知道是个明事理的正派人。

  好家伙,老牛被这句话搞得面红耳赤,接着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这下好了,老牛也不吵着让儿子回家了,孙老太的心愿也了了。可小虎却请假了。闲暇的时候,武俊河想,这小屁孩儿,还真能做点像样的事。

  可能是心有灵犀吧,小虎打来电话,说要给所里送份大礼。还没等武俊河反对,小虎和父亲就到了派出所。小虎顶着纸糊的虎头,做了个扑跳和扫尾的动作;老牛脖上挂着铃铛,手擎牛头,摆出个吃草、肩扛的架势。

  老牛忽然定住身子,用撇嘴的普通话讲,老牛对小虎,这是咱德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牛斗虎”。话音刚落,他自己先笑得直不起腰了。

  武俊河想,敢情小虎这段时间是在家练习传统舞蹈呢。他冲小虎挤了挤眼睛,这是两个人的小秘密。因为小虎说过了,毕业后还到所里工作,把新时代的“枫桥经验”发扬光大。他相信这不是大话,毕竟……

  报警电话又来了,毕竟什么已经来不及细说了。

  (作者单位:全国公安文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