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我们相信你

2019年11月08日 15:41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蔡伟华   

  

  这天,临近中午时分,魏明手拿笔记本,大步流星地走进办公室,由于受金融危机影响,魏明的服装厂也受到了冲击。这不,他刚刚开了个全厂中层会议,要求中层干部们各负其责共度难关。

  魏明端起办公桌上的茶杯猛灌了几口之后,在皮椅子上坐定,心情烦乱地捋了捋头发。忽然,魏明在身上摸索一番后,自言自语道:“咦,我的手机哪去了呢?”他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机拨打自己的手机号码。

  少时,从办桌上的皮包里传来手机铃声。“哈哈,原来又忘在包里了。”魏明苦笑着去包里取手机。

  突然,魏明发现自己皮包的拉链被打开了,仔细一检查,发现早上刚放进包里的2000元钱不翼而飞了。魏明放下皮包,急忙打电话给秘书。

  “喂,刘秘书,早上谁来过我的办公室?你看到过区小信从我的办公室里走出去。你有没有问他找我有什么事?他没说?!那你马上叫他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什么?他今天没有上班?……好好好,我马上打他手机。”魏明挂了刘秘书的电话,继续在电话机上按号码。不一会,听筒里传来——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魏明气急败坏地扔下电话机。

  二

  提起这个区小信,魏明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咬牙切齿地骂道:“区小信呀区小信,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要不是卫警长帮着说情,我才不要你这个蹲过三年大牢的家伙……”

  “魏厂长怎么啦?发这么大的火?我老远就听到你的骂声了。”身着警服的卫林笑呵呵地走进了办公室。

  “说曹操曹操到,卫警长你来的正好,我还真有事要跟你说呢。”魏明一边让座,一边忙着倒茶。

  “哦?什么事?”

  “还不是区小信的事。”

  “怎么,区小信又出事了?这不,我正好路过就来看他了。”卫林急切地问。

  “哎,我都不好意思开口跟你讲。卫警长,我求你、求你还是把区小信给我弄走吧……”魏明火气十足地说。

  “魏厂长,当初咱可是说好的,你也答应给他一个机会,区小信是我介绍来的,他有什么过错你尽管跟我说。”

  “可是,他、他区小信不争气呀……”

  “区小信怎么不争气了?他可是答应过我要好好干的。而且无论他有什么大小事情,一定要向你汇报……”

  “好好干个屁,上次他才来没几天就跟组长打架,害得组长要打包走人,你可知道现在的熟练工人有多难找哇……”

  “可那次明明是组长不对嘛,组长追人家小姑娘被拒绝后他就故意刁难人家小姑娘,区小信是看不过才出面动手打架的……”

  “那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火吗?”

  “为什么呀?”

  “他、他居然、居然偷了我的2000元钱……”

  “魏厂长,这你可得有证据,可千万别冤枉人了。”

  “我怎会冤枉他了,今天早上只有他进过我的办公室,而且他是有前科的人……”

  “有前科就不兴改好啦,对了,你的钱是放在哪的?”

  “皮包里,而且刘秘书亲眼看到过区小信神色慌张地从我的办公室里走出去……”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对他绝不姑息迁就!不过,我相信区小信不会再做这种傻事了。”卫林自信地说。

  

  对于区小信,卫林是再熟悉不过——区小信10岁那年,他父母在车祸中双双去世,区小信也在车祸中断了一条腿,成了残疾人。那时,卫林是区小信他们辖区的片警,他得知情况后没少去帮助区小信。卫林不仅帮助区小信圆了大学梦,而且还帮他找了个好工作。

  但是,当区小信步入社会后,面对着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他迷茫了,堕落了,最后利用工作之便伸出了贼手,结果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在区小信服刑期间,卫林经常写信鼓励区小信要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当区小信刑满归正后,卫林又帮他介绍来到了魏明的厂里上班……

  “铃铃铃——”魏明办公桌上的电话蓦地响了起来。

  魏明接起电话:“喂,哪位?你是区小信?!刚才谁打你的手机了?……我是魏明,刚才是我打你的手机了,你现在在哪?刚回宿舍?好,那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区小信回来了?”卫林问。

  “是的,我让他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少顷,区小信神色疲倦,脸色苍白,一瘸一拐地来到魏明的办公室。

  当区小信见到卫林也在时,感到有些意外。

  他腼腆地笑笑说:“林叔您也在呐?!”

  “小信,你上午去哪了?”卫林严肃地问道。

  “我、我出去办了点事。”区小信吞吞吐吐地回答说。

  “去办什么事了?”

  “这……也没什么大事……”

  “区小信,你早上有没有来过魏厂长的办公室?”

  “来了,咋啦?”

  “你来干什么了?”

  “我、我就是想请个假……”区小信红了一下脸说。

  “请假干什么?”

  “我想去……”

  “区小信,你要跟我讲实话,你有没有动过魏厂长放在办公桌上的皮包?”

  “皮包?没有呀……”

  “那我的2000元钱难道它自己长了翅膀飞走了?”魏明插嘴问道:“而且你早上为什么要把手机关掉?”

  “手机没电了,我刚刚在宿舍里换了块电板。”区小信解释说。

  “那我再问你,你早上到底干啥去了?”卫林接着问道。

  “我、我、我去……”区小信欲言又止。

  “你不要支支吾吾,有话快说。”卫林催促道。

  “好,林叔、魏厂长,这件事原本我不想说,但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说——昨天,我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说我市有个叫鲁牙妹的女孩出车祸受伤后大出血,命在旦夕,急需输血,可她的血型是RH阴性血,因这种血型非常稀有所以又叫熊猫血,我市的大小血库都没有……我在上大学体检时,得知自己正是RH阴性血,所以我想找魏厂长请假去献血,可是当我来到厂长办公室后见门开着却没人,我想还是先献血要紧,所以来不及请假就到医院去了……”说到这里,区小信拿出一本献血证递给卫林,说:“林叔,请看……”

  卫林接过献血证,翻开,只见上面写着:区小信无偿献血400CC。他激动地上前拉住区小信的手连声说:“好,好,好样的……”

  

  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再次响起。魏明接起一听,是上初中的女儿媛媛从学校打来的。原来,鲁牙妹是媛媛的同班同学,而且两人十分要好。鲁牙妹因大出血急需用钱,同学们就临时决定给鲁牙妹捐款。

  魏明所在的服装厂离媛媛她们学样也就百来米路。媛媛早上没带钱去,于是,她就乘下课时跑来向魏明要钱,而魏明正好在开会。媛媛想多捐一些钱给鲁牙妹,她就从老爸放在办公桌上的皮包内拿走了2000元钱……

  魏明接完电话,面对区小信深深鞠了一躬,然后紧紧握着他的手,说:“小信,对不住了,我错怪你了,我向你道歉……”

  “厂长,快别这样,只要事情弄清楚就没事了。”区小信不好意思地笑笑说。

  “你不怪我?!”

  “不怪。”

  “谢谢,谢谢你的宽宏大度。”魏明再次握了握区小信的手。

  “魏厂长,你现在还要不要我把小信弄走?”卫林笑呵呵地打趣道。

  “不要不要,千万不要,这么好的员工我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前不久我厂里的生产车间主任离职了,一直还没有合适人选,我马上提拔区小信当生产车间主任。”魏明朗声说道。

  “此话当真?”卫林似乎有些不信。

  “当真!”魏明肯定地回答。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卫林转身拍拍区小信的肩膀说:“小信呀,你可一定要好好干啊,千万别辜负了魏厂长的一片心意。”

  区小信眼里闪着激动的眼花,对着卫林和魏明连连鞠躬,嘴上说着:“谢谢林叔,谢谢魏厂长,请你们相信我,我一定会好好干的,决不辜负你们对我的期望!!”

  卫林和魏明异口同声地说:“我们相信你!”

   (作者单位:浙江省东阳市公安局政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