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回家 (小小说)

2019年09月20日 09:21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米可   

  云南,中缅边境,午夜时分,护送小玉回家的车队还在爬坡。冯志宏望向窗外,眼前一片混沌,不知天有多高,不知谷有多深,只有白霜慢慢爬上车窗玻璃。

  冯志宏掏出手机,想打电话问一问远在石家庄的儿子的情况,却徒然发现手机没有信号。冯志宏攥了攥手心,怀里的小玉半梦半醒,她翻了个身,继续将头枕在冯志宏的腿上,安然入睡。

  是啊,这是故乡的味道,是跨越大半个中国才抵近的故乡的味道,漂泊了四年的小玉怎能不安然入睡。可是,前路依然艰难,危险如山一般的巨兽,低声嘶鸣,时刻准备将这支小小的车队吞噬。

  转眼间,嘶鸣变成了闷响,越来越大,一个个小碎石打在薄脆的车顶上。恐惧中,司机加大油门,后面的山体随即开始垮塌……

  事情要从去年除夕夜说起,平日喧嚣的市区变得空空荡荡,而安详与欢乐却从每一扇窗户向外散播,这其中也包括冯志宏所在的警务站。晚上7点,警务站主任冯志宏正招呼值班的同事们吃她亲手包的饺子。大家打趣说这皮包饺子厚了点。冯志宏哈哈大笑:这不是忙得一年也下不了几次厨房,手艺生疏嘛!

  团圆饭吃到一半,一辆出租车停到警务站外。司机领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女孩进来,开口便招呼声冯主任。冯志宏放下碗筷,问怎么回事。司机说他在火车站附近遇到这个声称要报警的流浪女孩,便把她送了过来。

  司机走后,冯志宏细心问女孩情况。可女孩却饭也不吃,话也不说,只是蜷缩在角落里,眼神中充满着戒备和恐惧,仿佛要把自己给藏起来。无奈,冯志宏只得将女孩安置在自己的床上,然后伏在办公桌上跨了年。

  大年初一,附近居民的小奶猫溜达到警务站附近玩儿,冯志宏心思一动,将小猫抱到女孩怀里。有了小奶猫的温暖,女孩内心戒备的坚冰开始融化,开始一点点透露她的身世。女孩叫小玉,16岁的时候,被亲叔以外出打工之名,拐到石家庄,卖给了当地郊区的一个单身汉做老婆。期间几次想逃跑,但因为人生地疏,都被抓了回去。

  小玉的遭遇点爆了冯志宏的脾气。按理说这类刑事案件是可以交到刑警队办的,但冯志宏和局领导汇报后,由警务站主动承担了案件办理工作。

  案件侦办那几天,正值新年假期,冯志宏随时都把小玉带在身边,就连下班也把小玉领回家里。邻居都打趣道:老冯,你怎么多了个女儿啊。冯志宏便哈哈道:你瞧我多幸福,这下儿女双全啦!小玉虽不多话,却每次都和冯志宏十指相扣,生怕离开这个女警察。

  案件办理得很顺利,买家很快归案。人是冯志宏亲自抓的,却不是她审的,她怕自己的火爆脾气会影响审讯的状态。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赶赴小玉的家乡,将卖家抓获归案,并把小玉送回她的父母身边。是的,小玉已经期盼着回家的那天,她甚至在梦中都会呓语妈妈这两个字。

  云南,彩云之南,是冯志宏从未踏足的高原。一行人来到昆明后,冯志宏便立即联系车辆,要当地司机把他们送到小玉家乡,却没想到被连连拒载。原来小玉家所在的村寨位于山巅之上,路途遥远,且经常发生山体滑坡、道路塌方,极为危险。警务站的老马提出联系当地派出所,让他们来接小玉。但冯志宏还想着抓卖家,怕打草惊蛇,坚持要进山。大家争不过这位女警察,便辗转联系到当地爱心车队,由他们送冯志宏一行人进山。

  所谓的公路,实际上只是一侧岩壁,另一侧悬崖的石子路,没有任何防护措施,没有任何的弯道指示,全凭一车人紧绷的神经,随着七拐八折的道路而心绪起伏。可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轮胎和石子发出的摩擦持续不断催眠着大家的神经。加之缓缓落下的春雪,模糊了司机的视线。几次拐弯时,轮胎都压在悬崖边上,车内人发出连声惊呼。

  慢慢的,入夜了,天黑了,月亮却没有升起,只有一行车灯,照亮着前方的道路。冯志宏也瞪大了眼睛,警惕着前方未知的危险。可危险,却以声音的方式传播过来。这种声音先是细碎,然后渐次放大,与此同时,灰土和石子纷纷落在车顶。惊恐的司机加大油门,闯过这片石雨,刚停下来,天地便响彻一片轰隆。

  冯志宏冲出车厢,只见黑黑的一大块将身后的道路掩埋,却没有车辆的灯光。冯志宏高声喊道:老马!老马!只有大山在轰鸣,冯志宏要往滑坡区冲,被司机和小玉死死拉住。就在冯志宏几近绝望之时,司机的车载电台响了,里面传来老马的高呼:老冯!老冯!泪水瞬间倒灌进冯志宏的嘴巴,令她几乎说不出话来。

  原来老马也感受到了山体的位移,不同于冯志宏所在的第一台车,老马他们紧急倒车,才避免了这场灾难。惊魂甫定,却后无退路,冯志宏只能带着小玉继续前行。一路上,冯志宏泪如雨下,她不是惧怕死,而是惧怕因为自己的鲁莽连累了身边的同事。

  是的,军旅出身的冯志宏天生有着一副好胆量。从部队退伍后,冯志宏本可以进入一个相对清闲的机关工作。但她选择了当警察,选择成为一名和违法犯罪分子战斗的刑警。记得在一次抓捕毒贩时,冯志宏化装成服务员进入房间,看到或躺或坐的七名吸贩毒人员。冯志宏本应退出来,通知队友跟进抓捕。但一转念,觉得没必要这么麻烦,便一亮嗓子:警察,别动!这一嗓子不仅吓到了屋里的人,也吓到了外面的同事。大家赶紧冲进房间,将那些目瞪口呆的吸贩毒人员全部制伏。事后,带队领导说:咱以后能不能不要这么冲动,首先要确保自身的安全。

  的确,在部队里养成了以少胜多的理念,让冯志宏一时间改变思想,的确有些困难。但冯志宏明白一点,不管是军人,还是警察,危险关头,他们要做的就是向前冲。曾有一名男子将身上浇透汽油,拿着打火机,要和生意伙伴同归于尽。正在辖区巡逻的冯志宏率先赶到现场,丝毫没有犹豫地冲了上去。即便身上也沾满了汽油,却还是无所畏惧。其他巡逻的同志们见状一拥而上,终于将对方手中的打火机夺了过来,避免了一场恶性事件。

  这些事情冯志宏都深埋于心底,她警惕着每一次相关的新闻报道,生怕家人会读到她那些不要命的时刻。她也将对同事们的感激深埋心底,但老马的那声呼唤,轰开了她情感的堤坝。她第一次从战友的身上感受到了公安民警的负重前行。

  黎明之前,冯志宏一行终于来到小玉所在的村寨,手机也再一次有了信号。局长、政委的电话先后打来,原来他们也在远方惦记着前方的安危。小玉沉默片刻,便领着冯志宏等人穿过静悄悄的村寨,来到她家门前的空地。一个男人正站在那儿,发着呆。小玉上前喊了声爸,换来对方近乎空洞的眼神。小玉又进了屋,朝着床上的背影唤了声妈。这位母亲也没有动弹。小玉又连着喊了几声。女人抽泣着,然后责难起女儿的不辞而别,责难起女儿的忘恩负义。原来是小玉的父母误会了自己的女儿。冯志宏赶忙讲述了小玉被拐卖、拘禁和逃跑报警的经历。待冯志宏把事情说清后,久别的一家三口抱头痛哭了起来。

  而此时,冯志宏已经悄悄退出门外。太阳已经从东方初升,村寨开始炊烟袅袅。冯志宏不禁在心里默念:有多久没有给孩子做一顿早饭了?思绪游离间,小玉已经牵着父母出了屋。她指着自己的母亲,喊了声妈妈;又指着冯志宏,也喊了声妈妈。冯志宏鼻子一酸,但强忍着,问另一位妈妈:还没吃早饭吧?对方点了点头。冯志宏道:那咱们一起给孩子做一顿早饭吧。

  (作者单位:安徽省淮南市公安局八公山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