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阿刁与阿兵 (小小说)

2019年09月20日 09:16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楸立   

  阿刁在派出所外的树底下踌躇好半天,一满盒烟让他快吸掉了,直到穿着红马甲的环卫大伯过来以扫地的形式故意撵他离开自己的环卫区域,阿刁才打定好主意去派出所见阿兵。他直起身子时,半敞的衬衣露出左心部位的青龙文身,阿刁觉得有必要这样暗示一下,让眼前这个环卫老头清楚自己面前的人物多么的具有威慑性,换做以前,阿刁会对这个瘦弱的环卫工破口大骂一顿,监狱改造几年后的阿刁,人生观的确有所改变,而且改变了不少。阿刁想不战而屈人之兵,那环卫老伯只是淡定地瞅了眼阿刁胸口的文身,脸上一丝微妙变化都没出现,兀自用笤帚将地上的烟头扫进簸箕,扭身给了阿刁一个干瘪的背影。

  阿刁随手扔了手中的烟,正想走,又想起什么似的,低下头将烟头捡起来扔进了树下的垃圾箱,然后夹好自己的档案袋,大步向派出所方向走去。

  进了派出所的办事大厅,阿刁直奔服务台,对眼前的女警说,我是来找阿兵的。

  阿兵出去巡逻了,应该马上回来了,你有什么事儿找他?女警问。

  我交这个,阿刁将手里的档案袋向前推了推,然后又抽了回来,算了,我等阿兵吧!女警笑了笑,瞅了眼阿刁的档案袋。

  阿刁在一旁的便民休息区坐等阿兵。阿刁在想,这些年阿兵变得胖了瘦了还是老了丑了,八年的时光,这个当年自己不愿带着玩儿的小子,竟然成了与自己联系的民警,昨天阿兵给自己打电话时,第一句就说,阿刁哥,听出我是谁来了吗?阿刁说了好几个社会兄弟的名字,都没说对。阿兵说我是那个想入伙的阿兵呀!阿刁在脑子里转了几圈,才想起当年的确有个未成年的小子和家里怄气,想跟着他闯天下,让他给撵了。一个读高中的学生放着书不读,出来混社会这不胡闹吗,他可不想误人子弟祸害单纯少年。阿刁从小孤苦伶仃和奶奶相依为命,他没读几年书,但他更反感那些有条件读书却不好好读的人,这个阿兵就是一个。阿兵后来又固执地找过阿刁几次,其中几次是交了“投名状”的,从家里翻了五百块钱给阿刁;把街坊吴奶奶的腊肉偷出来贡献给阿刁。阿刁哭笑不得,他捏着阿兵的脸蛋说,小子,你还会啥?

  稚气未脱的阿兵说,我除了不会游泳,您让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不打折扣。

  阿刁指着眼前深不可测的南湖说,等你从这头凫到那头,我给你个四梁八柱干。

  看到湖水,阿兵脸色就变得苍白了,说话有些结巴,我,我不敢,我小时候在姥姥家河里差点淹死,水我再也不沾了,就是在家里也不敢用浴盆洗澡,用喷头冲冲就算,换个任务行不?

  阿刁骂了一句说,快滚,读你的书去,这点胆子,还入什么伙。说完,阿刁身后的小兄弟们哄然大笑,阿兵在一片嘲讽的笑声中落荒而逃。

  阿刁想,这么胆小的一个人竟然当了警察,自己还成了他的管理对象。当时阿刁问,你打我电话是……阿兵电话里说,听说你被释放了,所以和你联系一下,明天你能来派出所一趟吗?需要完善一下你的一些信息。阿刁“哦”了一声,脸上有些发僵,他想起了什么,阿兵,我被抓的那年,你是不是在派出所实习?

  阿兵“嗯”了一声,阿刁哥,当初你伤了小黑,躲在大桥道的事是我报告刑警队的。我不想你在黑道上陷得太深……

  阿刁想打断对方的话,并且和当年似的骂阿兵滚蛋,可他忍了。他又问,我阿婆这几年的油盐酱醋生活花费都是你给的吧?

  阿兵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只是说,阿刁哥你本质不坏,你也帮过好多人。

  阿刁说,你这是默认了?

  先不说了,你明天带着档案来所里一趟,我们见面好好聊聊。阿兵电话里说。

  阿刁说不清对阿兵有多么的恨,还是有多么的感激,当那些曾跟着自己花天酒地的小子们树倒猢狲散的时候,只有阿兵还记得自己,还会给自己的奶奶养老送终。

  阿刁正胡思乱想,门口突然有人歇斯底里地喊叫起来,阿刁一看,那个环卫老伯正在门口大呼小叫,快来,快来呢,有人跳湖了,阿兵去救了。

  大厅里面的人全都吃了一惊,几名警察跑出来跟着环卫老伯向南湖的方向跑,阿刁先是愣了一下,听到阿兵两字心口骤然一紧,紧随着人们的脚步跑了出去。

  湖离着不太远,大家跑到湖边的时候,现场已经聚满了许多人,有几个人在给一位浑身湿漉漉的女子做人工呼吸,还有人对着湖里大喊着人就在那儿,在那儿,水打旋的那里,阿兵救完这人,就沉那里了。有警察已经下水了,围观的人们也跟着下水,还有的打着电话。

  阿刁心里慌慌的,他把手里的释放档案递给环卫老伯,您拿一下。然后他开始解衬衣扣子,脱到只剩下件短裤头,便扑通一下跃入水里。阿刁小时候水性了得,俗称浪里白条,可他这次游着有些吃力,才划了几米,身子就有些发沉,嘴里呛了几口腥哄哄的湖水,有人抢先游到他前面,开始救人。阿刁深吸一口气潜入水底,在心里说,阿兵,阿刁哥一定救回你来,我还是你崇拜的那个人。

  (作者单位:河北省大城县公安局新城区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