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蒲公英花开(小说)

2019年07月26日 12:54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初曰春   

  老刘头

  老刘头做了个梦,醒来之后便有些头疼。梦做得乱糟糟的,反正是不吉利的那一种。

  这天,他又跑到了村口。村民都聚在那里,他当着大家伙的面鼓捣小匣子,所谓的“小匣子”就是那种拿在手里的半导体。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听新闻,别人取笑他在装,他不急也不恼,说不掌握个上级精神,还不如圈里养的老母猪,别不服,要么你也来装个试试。瞧瞧,恨不能一句话把人呛个半死。

  当然,老刘头更多的时候是等着别人夸赞自己的孙子。

  在村里人心目中,小超很有出息,警校毕业后,现如今在都江堰当警察。有人担心,说跑那么老远,往后再娶个四川媳妇儿,把老家早就忘到脑门子后了。

  老刘头听后一笑,说你们呐,就是羡慕嫉妒恨。

  好家伙,跟着小匣子,新鲜名词也学会了。说归说,他还是挺惦记小超的,谁舍得把孩子扔在外地呢。只不过,老刘头不好把心里话说出来罢了。他不能跟老伙计们说,怕人笑话;也不能跟小超父母说,怕两口子心疼;更不能跟孙子说,怕小家伙工作上分心。

  人呐,很多时候都会把苦咽进肚子里,老刘头又何尝不是如此。想起这些烦心事儿,他就有些心不在焉,就连平常爱斗嘴的老哥儿几个都没搭理。

  他把小匣子拨弄出声响,旁边有人跟着咋呼了一嗓子,说天老爷啊,一下子死这么多消防。

  老刘头急赤白脸地说,那是死吗,那叫牺牲。

  那人嘟囔,都是一回事儿。说完,又跟着“妈呀”一声,说:老刘头,你孙子也在四川当警察,该不会……

  他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嗓子眼里跟堵了什么似的。如果孙子真去了木里呢?新闻上说过,国家越来越强大,遇到灾害什么的,就会从附近调集所有力量。

  他恍恍惚惚地回到家,进门就问儿媳妇:木里离都江堰有多远?儿媳妇没搭话。他再次提到夜里做的梦,说不吉利啊,我想小超了。

  儿媳妇哭笑不得,说你也别瞎想,自古有句老话,梦都是反的。

  老刘头没应声,隔着窗玻璃,看到不远处的育秀中学,隐约觉得,此情此景跟许多年前的那次极其相似。

  苗玉秀

  1992年9月27日。

  一大早,老刘头就出了门。他直奔村长家里,说自己做了个梦,梦见苗玉秀了,我的妈呀,兵荒马乱的,正逃荒呢。莫不是有什么凶兆吧。

  村长愣了一下:你怎么也迷信那一套,再者说,苗玉秀现如今在台湾可是有名的“面粉大王”,从来没跟咱老家联系过,净瞎寻思。

  可谁都没想到,苗玉秀在这一天回村了。

  老刘头要去买鞭炮,说苗同志回老家,我得搞点动静出来。

  随同的一个年轻干部纠正:得喊苗先生。

  苗玉秀马上变得严肃起来,说不对啊,这次我回来,很受感动,咱都是志同道合,喊同志没毛病啊。

  众人哈哈大笑。笑声中,有人向老刘头介绍一行人的情况,介绍到统战部和对台办的人时,他犯了迷糊。过了好一会儿,他还是没忍住,问统战部是个什么阵势,都和平年代了,还得通知打仗吗?没等人家回答,他又问,对台办是个什么角色,针对二胎的吗?

  这话把别人问蒙了。有人把他拽到一边,说你不懂就别瞎白话,也不怕人家笑话。

  老刘头也是直脾气,说不懂才要问,那叫什么来着,对,不耻下问。

  那人彻底没招儿了,说你呀你,还真得加强学习。

  苗玉秀听后打圆场:说人这辈子活到老学到老,走到哪儿都不能忘本。

  老刘头就忍不住插言:你这腔调怪亲的,跑到台湾也没改口音,有句话叫什么来着,乡声么改……

  苗玉秀“扑哧”笑了,说那句话叫,乡音未改鬓毛衰。还好,我趁着年富力壮回到祖国的怀抱了。

  说话间,他们走到了村里的小学旁。真是无巧不成书,孩子们正在集体朗诵贺知章的《回乡偶书》。听着听着,苗玉秀的眼泪就下来了。

  他抹了一把泪,走到墙根前,弓下腰,采下一朵小黄花,捧在手里,喃喃自语:等它结了果,就是蒲公英,飞得再远,也会落地生根。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了,他们看看苗玉秀,又看看他手里捧着的蒲公英花,谁都不知道他在琢磨什么。

  小超

  小超此时正在北京,接到母亲的电话心里咯噔一下。在外的游子多半有这样的经历,生怕家人突然之间打来电话,万一家里有个三长两短呢。

  母亲上来就说,快给你爷爷视个频吧,他这一头晌都不知道在琢磨什么,嘀嘀咕咕的,非要搞清楚都江堰离木里有多远,他都忘了你到北京执行任务了,老糊涂了……

  小超的眼眶立马热了,他知道爷爷是在惦记自己。老实说,四川木里森林的大火牵动了那么多人的心,作为警察,他也盼着能到一线。

  很多事情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读高中的时候,也是四川,发生了大地震,那么多警察救援的身影让他萌生了一个想法,将来干警察。小超在高考志愿上填报了与此有关的专业,好多人都搞不懂,说那个活儿多危险啊。

  实话实说,他也曾经动摇过,是爷爷给了他信心。爷爷说,男人就得干大事儿,跟蒲公英一样,飞得越远越好。

  爷爷时常给他讲苗玉秀的故事,有时候,他特别烦,毕竟那还是个贪玩的年纪。但他记得清楚,苗玉秀在那次返乡之后,捐款600万元建了个学校。

  很多细节仍然历历在目,在建学校那会儿,工地上的建筑工人都爱往小超家里跑。每逢人到齐了,爷爷会吩咐把电视机搬到门口,而他自然是在大人们之间跑来跑去,干些端茶倒水的营生。

  有人私下里说老刘家犯傻,耗了自家的电,净干些赔本买卖。就连小超都觉得话说得过分,可他记得真切,爷爷要么笑而不语,要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搂着他说,搭上个电费水费算什么,人家苗同志拿出了好几百万……可惜,那时候小超年龄小,很多话还想不明白。

  小超如今是想明白了,他现在已经打算好了,马上就跟爷爷视频通话。他要让爷爷再讲一遍苗玉秀跟蒲公英花的那段事儿。他认为,爷爷心里敞亮着呢,保准能晓得自己的心思,说一千道一万,这比说什么忠孝难两全更有说服力。

  在拿起手机的时候,小超眼前冒出的是家乡的蒲公英花。他眨了眨眼,仿佛看到从育秀中学走出来的孩子们,都跟自己一样,在祖国各地生根发芽。

  小超轻声笑了,因为这幅画面很美好。 

   (作者单位:全国公安文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