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葵花熟了(小小说)

2019年07月16日 09:54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米 可   

  从办公室到合肥的家有157公里,从办公室到火车站有29公里,从办公室到宿舍要上三层楼,从办公室到门口大妈们的晾晒场只需要走20步……

  一句话,对于毕家岗派出所的户籍内勤蕊来说:家很远,大妈很近。

  蕊是一个省城姑娘,却在山窝里的一个派出所工作。山里有树,还有一座倒闭的机械厂,以及几百名没有搬走的厂里住户。她听不太懂晾晒场上大妈们究竟在说些什么,当然她也不很关心,手里的事情已经够她忙的了:户籍、档案、宣传、装备,甚至是食堂工作她都要负责。她曾抗议说自己连饭也不会烧,怎么能管食堂呢?所长却反驳道:你总会买买买吧。

  食堂大妈兰也是厂里人,每每烧排骨,兰大妈总会端着勺,到户籍室让蕊尝尝咸不咸,蕊便以检查工作的态度,认真地咀嚼,再提出反馈意见。蕊爱吃糖,全所都跟着她吃糖醋排骨。

  兰大妈做饭时,和蕊是一伙的,其他时候,便成了晾晒场大妈们中的一员。夏天日头毒,兰大妈招呼老姊妹们到户籍室纳凉,免费空调,免费WiFi,免费绿豆汤。蕊心里想着通过遴选考试调回省城,大妈们的聒噪让蕊看不进去书。

  大妈们也时常找蕊办理户籍业务,大多和山外的子女有关,比如补个户籍证明,或办个出生证,或死亡销个户。若说死亡销户,当事人那定是来不了,但出生证明却还是大妈们跑前跑后,蕊就不乐意了——年轻的爸爸们都干什么去了!蕊心中一边埋怨着那些新爸爸,一边又迷失在大妈们洋溢的欢笑和费解的乡音中。她一遍遍指着墙上打印的图给大妈们解释:上面有办理出生证一套完整的流程。

  大妈们不嫌来回跑,反正山里的时间也是缓慢的……

  一次,办完出生证,梅大妈非要送蕊一篮红鸡蛋不可,蕊便跳起来,这怎么能收呢!收钱,不,收鸡蛋办事,这不是违反清正廉洁规定了吗?蕊坚决把鸡蛋推了回去。哪想,中午吃饭,食堂兰大妈又端上来辣椒炒鸡蛋、草鱼鸡蛋汤、火腿鸡蛋饭……蕊端起碗,又放下了,早上食堂采购单里没有鸡蛋啊,蕊意识到,是兰大妈收了梅大妈的红鸡蛋。

  蕊向所长抗议,所长正在喝草鱼汤,他挥挥筷子:吃鱼不说话,容易卡嗓子。蕊明白所长是在打马虎眼。饭后,蕊要兰大妈把钱退给梅大妈,兰大妈不肯,嫌丢人,蕊便自个儿去梅大妈家退钱,梅大妈看蕊来了,正要端出瓜子小糖来迎接,没想到蕊把钱放下就走,梅大妈在那儿愣了半天。

  这事儿过后,蕊发现户籍室清静许多,食堂兰大妈也不领着姊妹们来屋里躲清凉了。蕊心下轻轻叹气,继续忙手头工作,看遴选考试的书。再后来,二楼会议室热闹起来,所长开了空调,烧了热水,竟把会议室变成了群众活动室。

  当然,电费蹭蹭蹭地往上升。蕊从分局会计那里报销回来电费,找所长抗议。所长笑着反问:咱们所辖区四面环山,四分之三的房子都是空置的,实有人口平均年龄超过55岁,但为什么咱们辖区就没有走失的老人,也没有在家中病故多日才被发现的死者呢?

  蕊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些孤独的、恐怖的画面,她没敢多想,但隐约的,她觉得所长说话好像有点道理。

  初夏,梅雨季节,老天说翻脸就翻脸,午夜强降雨让位于低洼地带的居民区成为一片泽国。全所出动,划着皮筏解救被困群众,蕊也在其中。梅大妈本来已经上了小筏子,却惊呼带出房子的牛皮袋不见了。蕊在水里摸了半天,才把牛皮袋找到,打开,里面是梅大妈一家的各种证件。终于把全部群众疏散到高地后,蕊深呼一口气,才觉得疼,原来小腿肚已经被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子。

  蕊在医院住了两天,回到派出所后,发现户籍室里又坐满了大妈们。大妈们笑得腼腆,也不说话,但眼神中还是充满了关切。蕊每一瘸一拐一次,大妈脸上的皱纹也必然跟着抽抽一下。蕊第一次觉得这些大妈真好玩儿!晚上,户籍室打烊,蕊发现便服口袋里多了一个小红包,捏起来还挺厚实,蕊立刻交给了所长。所长笑着让蕊瞧瞧里面装了什么。蕊打开,才发现里面是一张张红色小纸片,上面分别写着:平安、健康、喜乐、幸福、吃得白白又胖胖……蕊的鼻子发酸,所长却在旁边打趣:那些大妈能想出这个创意,真是不容易哈!

  这是蕊收下的唯一的“红包”。

  八月,骄阳似火,地里的葵花熟了。晾晒场上,蕊举着葵花美美地拍完照,大妈们便拿个小棍在葵花盘上一敲,盘面的葵花子就掉下来了。蕊已经预付了一笔钱,只等着大妈们把葵花子炒熟,送给所里的同事,也送给远方的亲人……

  (作者单位:安徽省淮南市公安局八公山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