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枪(小小说)

2019年05月17日 13:53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戴存伟   

  我在公安分局基层锻炼的时候,跟的师傅是刘哥。

  每到夜班,刘哥和我就在黄河大桥南岸的治安检查站值守,紧盯过往的车辆,随时接受市局指挥中心的指令拦截目标车辆。

  刘哥眼睛不大,看上去总觉得像睡不醒的样子,但每有情况,从他眼中射出的目光总带着股劲儿。刘哥眼尖,在多年的车来车往中练就了辨别真假车牌的本领,据说只要车从他面前经过,无论多快的速度,他都能判断出车牌的真假。说起他这个本领,刘哥一笑:“没有那么夸张。仅靠‘看’判断车牌真假有难度,得结合其他情况。”

  一聊到车牌真假的话题,刘哥就打开了话匣子,还领着我进入分局一个展览室。偌大的展览室里摆放着一排排车牌,蓝底白字,数字齐整,非常壮观。乍一看,每个车牌都做得十分精致。刘哥拿起一个车牌,让我摸一下,我摸了一下没觉出什么。他让我闻一下,我闻了一下,除了闻到汽油味没有什么味道,他让我敲一下车牌,我敲了一下,也只是铁片发出的寻常声音,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刘哥说:“你注意这个,你摸的时候,有没有觉得车牌表面有些毛刺?有没有觉得有些地方薄,有些地方厚?还有,你闻的时候,闻到什么?你没闻出什么异常是因为你不熟悉车牌制作应有的气味。正常的车牌,没有刺激的焊味。至于敲牌子,一般来说假牌子质量差,敲起来听着闷,真牌子的声音是脆的……”

  我赞道:“刘哥,你刚才识别车牌用的方法可以说是‘望、闻、问、切’,你简直就是个大夫呀。”

  刘哥被我逗乐了,说我耍贫嘴,让我好好练习眼力,好好学习判断真假车牌。

  从此,我总是戏称刘哥为刘大夫,刘哥戏称我为实习生。

  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