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兵不厌诈(小小说)

2018年10月26日 01:37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楸立   

  白河林场的杨老憨和潘碌碡干起来了,不为别的,杨家的仓房后檐下雨闹天倒漾水,雨水全流到后面潘家院子了。

  潘碌碡大早晨在胡同口和杨老憨对上了。

  老憨,你家仓房说了多少回了,到底整治不?

  咋不整治?谁说不整治了,杨老憨话里也带着“杠”劲。

  整治你就快点呀?又到雨季了,总在我家院子出水,你敢情不着急。

  你这碌碡说话儿咋这么不好听,我怎么不着急了,我找了修房队了,人家忙,说好了过一段给修来。

  过了多少段了,见你面就应着修,一年了也没见修,别捂着钱不撒手,死了带不走。

  杨老憨当然也不是吃素的,俩人不大会儿就呛了起来。老邻居们过来就拦,拦了劝了,没过几天见面还吵。

  林场的老场长听说后,在中间就来回撮合,两家的门槛都快踩折了,也没见多大效果。

  老场长让这两人气得心口疼,老伴就劝他,现在不是过去了,你那时候说一不二,现在还有几个人给你面子,这俩人在林场时候就不对付,你快别找难堪,快点把这辛苦活儿给别人。

  老场长说我给谁呀?一般人也调和不了呀?

  老伴眉头一皱便计上心来,昨天跑在这里了解情况的那位新调来的王所长,一看就挺能耐的小子,把这事儿给他。

  老场长一咂摸滋味,嗨,这小子有这么大道行不?

  老场长到两江派出所的时候,王占江正在电话里给媳妇磕头谢罪,在派出所连着半月没有回家了,怎么也得言语上给家人些安慰。

  王占江见老场长过来,正好借了个理由挂了电话。

  王占江听老场长把事情前前后后地说了一遍。事不宜迟,送走老场长就奔了杨老憨的家,进了门口,自报家门,大爷,我老爷子兴隆林场那谁,知道不?

  杨老憨没给这警察台阶下,摇摇头,不知道,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不碍事,你们是白河第一代林业人,我们就是第二代,你管我喊“江子”。王占江果然能聊,能侃,但噼里啪啦白话了半天,也没将杨老憨撼动。

  王占江咽了口唾沫,从杨老憨家出来,拐个弯就又进了潘碌碡家,又是一通连说带比划。

  潘碌碡两眼一抹搭,心说,你小子就是把长白山说翻个,让我妥协也是不可能。

  王占江折腾了一天没出效果,回所后,躺在床板上俩眼直勾勾地瞅房顶,副手崔教导员说,这俩油盐不进的人,难撮合。

  王占江点了点头,对付他俩,得用“兵法”。

  几天后,大雨不期而至。

  潘碌碡披个雨衣冲到杨老憨家门口破口就骂,杨老憨早就清楚潘家会找上门来,毫不示弱,光着膀子出来就和潘碌碡唇枪舌剑。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只听突然有人大喊一声,别吵了?声若惊雷。

  两人一愣,透过雨幕就见在仓房顶上,王占江拿着个锤子,像尊雷神立在上面。

  求求你俩,别闹了,有工夫给我打个下手,递个铁皮行不?

  潘碌碡向前走了几步,想去给王占江拿铁皮,见那边杨老憨没动地方,就止住脚步,说他家的房让他递。

  杨老憨说,我不递,爱怎着怎着。

  王占江说,行,你俩不干,我自己干。他挪动步子,伸手去拿墙头上的铁皮,雨下更密了。

  潘碌碡和杨老憨在下面,鸡一嘴鸭一嘴地兀自争吵个不停,就听王占江“哎哟”一声,从墙头上一个趔趄栽到地上,“趴”的一下摔了个实在。

  王占江住院期间,潘碌碡和杨老憨轮番去探望,见了王占江和他爱人,说着万分愧疚的话。

  王占江吊着水有气无力地说,大爷,等我好了,我接着修。

  杨老憨无地自容,说爷们儿,别羞臊你大爷了,下午我就让人给仓房修了。

  潘碌碡一旁点着头,王所,放心,放心,我和老憨和好了,下午小子帮着老憨弄,你甭惦记,甭惦记。

  俩人并肩出了医院,潘碌碡对杨老憨说,你说,王所怎么摔的?

  我哪知道呀?我光和你对搭了,按说那墙头……玄了,唉,杨老憨肠子都悔青了。

  在病房里崔教小声问,王所,你说实话,你这是真摔还是兵法?

  王占江故作神秘地说,当然是兵……这时,一股钻心的疼痛涌来,后面的话他没好说出口。

  (作者单位:河北省大城县公安局新城区派出所)

  

责任编辑: 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