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非常送行

2017年06月26日 04:18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李迪   

  王善的落网跟一次代号为“霹雳”的行动有关。

  那是三年前的一个冬夜。街东北角的“蓝调酒吧”霓虹闪烁。在三楼一个灯光幽暗的雅间里,坐着人称“金胖子”的金林。他对服务员端来的美酒似乎并不感兴趣。他在等人。此刻,他要等的人已按时到了楼下,一高一矮。高的叫王善,矮的叫吴余。王善抬头往楼上看了看,对吴余说你在这儿等着,说完就一个人上去了。不一会儿,他提着一个黑塑料袋下来递给吴余,你先拿走,我随后就到。吴余一掂,不轻!赶紧开车送回家。进家还没喘口气,王善就来了。他利索地剪开塑料袋,里面是一袋袋小包装的冰毒。他拿出四小包藏在身上,然后对吴余说东西放家里不行,赶快换地方!说完推门出屋,消失在夜色中。都说无利不起早,其实无利也不贪黑。更何况冰天雪地的。这一塑料袋冰毒要全卖出去能挣50万!王善急着赶往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鸡毛小店,同伙张先正在那里等他。两人见面,已是凌晨两点。张先藏好货上了开往南京的动车。动车开走了,王善接到吴余电话,说要把剩下的货藏到前进村他弟弟家。家里没人住,安全。王善又急忙赶回吴余家,两人一同把货送到前进村。再说张先,到南京后,马不停蹄直奔跟买家约好的宾馆。双方见面,正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突然一声惊吼,不许动!一干便衣扑将上来,买的卖的一网打尽。紧接着,王善和吴余也被抓获。当然,大毒枭金林更不会漏网。“霹雳”行动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在“蓝调酒吧”里端酒的服务员正是凌峰!

  案件告破,凌峰心里却坠了块石头。

  他没想到,落网的王善竟然是他高中的语文老师。他一直以为那不过是重名。可是,他错了。这个苍老的人正是当年最关爱他的王老师。凌峰清楚地记得,在一次全校作文比赛中自己获得一等奖,王老师亲自上台念这篇作文。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王老师掉了泪。

  现在,在审讯室里,当年的老师坐在了自己的面前——

  低着头,一言不发。

  凌峰不知道他认没认出自己。

  因为,当他们偶然对视,他看到对方的目光是迷离的,没有聚焦。

  凌峰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你认识我吗?

  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叫王老师。

  王善被关进了看守所。

  后来,看守所管教告诉凌峰,王善进来以后,没有人表示要见他或给他送生活用品。家里是什么情况,有没有老婆,有没有孩子,他不说,谁也不知道。他对自己的罪行深感后悔,多次要求政府判死刑,并立下了自愿捐出遗体赎罪的字据。

  凌峰听了很难过。他一直关注着这宗案件的审理。

  终于有一天,判决下来了:金林、王善判处死刑;张先、吴余判处有期徒刑。

  凌峰赶到服装店。女售货员特别热心,是你穿,还是给别人买?要多大号的?

  当凌峰把买好的衣服送到看守所时,管教说,你来得正好,王善今天要执行!

  凌峰一愣。

  管教来到监室,从小窗看去,王善正在漱口。他没急着进去,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这是他最后一次洗漱了!王善洗漱得很认真。之后坐下来,等着送早饭。管教这才开锁进去。他走到王善面前,两眼看着他。王善不明白,也两眼看着他。停了好一会儿,管教终于说出了这一句——

  王善,换上这套新衣服吧,今天……

  王善明白了。他问,这是谁给的?

  管教说,别问了,你就换上吧!

  王善换上衣服,随管教来到交接室。在这里,看守所要把他交给法院来的法警。而法警,要把他押上刑场。

  也是在这里,凌峰要最后看一眼曾经那样关爱他的老师。

  王善低着头走进来,谁也没看。

  一大碗鸡蛋西红柿面摆在桌子上,热腾腾的,上面全是鸡蛋。旁边还放着香烟、糖果、点心。在大家的劝说下,王善吃了两口面。管教说,你看,大家都来送你了。你来所里三年,各方面表现都很好,就是不爱说话。今天要走了,有什么话就说说,好不好?

  王善沉默了一会儿,说,张先他孩子小,爱人没工作,可怜!我进来的时候,兜里还有三百多块钱,你们一直帮我保管着。现在,我用不着了,就替我转给张先,给他孩子当学费吧……

  听他这样说,凌峰的眼窝一阵发热。

  管教说,好,你的心意我们一定办到!

  王善的脸上露出察觉不到的笑。

  管教小声问,王善,你老婆呢?孩子呢?

  王善看了他一眼,唉,不说了,让我都带走吧……

  一屋子的人都沉默了。

  这时,法院的人到了。三个彪形大汉,脸色铁青。

  管教说,王善,请你理解我们,现在要给你绑上,你配合一下。

  王善马上站起来,双手放到背后。

  尼龙绳是白色的,绑在深蓝色的新衣服上。

  在凌峰的记忆中,他的王老师最爱穿深蓝色。

  尼龙绳连手带脚绑好了。两脚间留了一尺多长,正好走路。

  屋里的人一齐上来,把桌上的香烟、糖果、点心,抓起来往王善的两个衣兜里塞,边塞边说,王善,你走好!

  两个衣兜塞得满满的。

  管教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王善说,让我抽一支烟吧!

  管教急忙拿出一支烟,往他嘴里插。

  接着,取出打火机。

  凌峰上前一步,要过打火机。

  啪!

  打火机着了,照亮两张汉子的脸。

  人生,最后一口。

  王善徐徐吐出青烟。在袅袅烟雾中,他眯缝着眼睛,看着凌峰。

  突然,他说话了——

  你是个好学生,谢谢你的衣服!我错了,我对不起你……

  说着,泪流满面。

  凌峰再也忍不住泪,王老师,您走好!

  王善走出了监所,就算交给法院了。三个法警押着他走向大门。一个在前,两个一左一右。

  王善反剪双手,走进阳光。

  初升的太阳照在他的脸上,身影在地上拖得很长,很长。

  安静的院子。安静的阳光。安静的人。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