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按摩女杏花

2017年02月17日 01:52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李 迪   

  凌峰急忙跑去打听消息,看门的老王头儿说,遣送原籍了!唉,你现在问什么都晚喽——

  她一直不开口。

  凭直觉,凌峰感到她心里隐瞒着重大情节。

  她低着头。披肩长发瀑布似的垂落下来,掩住她如花的面颊。

  她的名字就叫杏花。

  这个有着杏花的模样、叫杏花的女孩儿,涉嫌在发廊卖淫。

  凌峰倒了一杯水,轻轻地放在她面前。

  杏花,今天是你的生日,对吗?

  仿佛没听见凌峰的话,她仍旧沉默着,头垂得更低。

  不管怎么样,生日总还是要过的。我已经给你准备了生日蛋糕,一会儿就送来。

  杏花咬紧下唇,两手绞在一起。没有抬头,也没有出声。

  好,眼前的事你不想说,这我理解。那……咱们就说说过去,说从前,说说你童年的时候,说说你上学的时候……

  凌峰有意停下话,把空间留给她。

  杏花的头垂得更低了,瀑布似的黑发间掉出两滴泪。

  泪,落在水泥地上,慢慢浸开,仿佛地上生了一双眼睛。

  小时候,我就命苦……

  终于,她开口了——

  我家在贵州大山里,除了山还是山。一想到那些山,我就想掉泪。山里有一种杏,皮薄核儿大,就是熟了,也是苦的。山里人就叫它苦杏。娘说我就是在苦杏树下生的。苦杏苦,比不上我命苦。爹长啥模样我都不知道。娘告诉我,爹是害病没钱医,就那么干挨着死的。我十多岁了,还穿着露肉的衣裳。那一年,上边来了指示,没上学的孩子都要上学,有困难大家互相帮助,学校也给减费用。山子家就出面为我交上学费。山子比我大两岁,他爹在外面跑运输,经济上宽裕。就这样,我上了学,每天跟山子结伴儿,爬过大山去乡里读书。村里人都说,山子家看上了我,长大了让我给山子当媳妇。娘说,姑娘大了总要嫁人,山子知根知底,只要将来有出息,真对你好,给他当媳妇就当媳妇。听娘这样说,我就留了心。

  想不到,美好的愿望断送在胡四手里!

  胡四比我大好几岁,在乡里开了一个工厂。他几次在学校门口堵住我,说你都这么大了,还读什么书啊,到我的工厂里去干,有的是钱花!我把这事告诉了山子,山子很生气,随时随地跟着我。

  有一天,山子碰上了胡四。胡四说,好个护花使者,你爹买车的钱还是朝我借的呢,到现在也没还清。你再坏我的事,我先砸了你爹的饭碗!胡四他爹是乡长,叔叔是县法院院长,谁都怕他。可山子却不怕,瞪起眼跟他顶。胡四动起手来,山子也不示弱,噼里啪啦,打了他个满脸花。

  一天,山子去山里捡柴,天黑了也没回来,我们都急了。全村人打起火把找。找来找去,在一处悬崖下找到了他。可怜他已被豺狗吃掉了半边儿。村里人说山子是失足摔死的。我不信,我怀疑他是被胡四害死的,就写信到法院告他。

  谁知道,过了几天,胡四突然像个鬼闯进我家,那天家里就我一个人。他说,你不是告我吗?我自己送上门来啦!你诬陷我,我今天跟你没完!说完,一拳头打在我脸上,我当时就迷糊了。等我睁开眼时,也不知道自己躺在了什么地方,身上光光的。胡四像头死猪一样睡在我身边,身上也是光光的。我知道他害了我。我拿眼睛四下瞅,看见柜上有一把剪子。我什么也不顾了,拿起剪子,揪起他那个害人的东西,就是一剪子!

  至今,我也忘不了那一声鬼叫!

  仇报了。冤申了。家也不能回了。

  我逃出大山,扒汽车,又扒火车。因为没票,半路上被列车员抓住。我说没钱,列车员说下站让我下去。我一听,哭了,求他放了我。他不干。这时,有个人挤过来说,你放了她,我给她补票。列车员问我,你认识他吗?我连想都不想,就说认识。列车员这才放了我。这个为我补车票的人叫刘瑞。他问我打算去哪儿,我说没准地方,娘生病没钱治,我出来打工挣钱。他说,你要是相信我,就跟我走。我就是出来招工的。我听了真高兴,就答应了。

  就这样,我来到了这里。刘瑞为我租了房,又为我买了新衣裳。他这才告诉我,他是开发廊的。我说我不会理发。他说,没关系,慢慢学。又说,有人不是来理发的,有要按摩的,还有……

  我一听就傻眼了。他问我,你愿意吗?我使劲儿摇头。他没生气,说你不愿意就算了。本来我想让你多挣点儿钱,给你娘治病。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自己去闯吧。房子你先住着。如果实在找不到工作,你再回来,我随时等着你!

  听他这样讲,我心里难过极了。

  可是,一想起要干见不得人的事,我还是走了。我说,对不起,我今后一定要报答你!

  我在街上走着走着,天黑了,又下起了雨。我正想躲雨,胡同里忽然冲出一个人,抓住我就往地上按。这时候,只听有人大叫一声,干什么的!抓我的人吓得就跑。我一看,救了我的是刘瑞!他一直在暗中跟着我,保护我。看他淋成了落汤鸡,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说,你要多加小心!说完,扭头走了。

  我愣在那儿,望着他溶进雨里。

  当天晚上,我一夜没睡。第二天一早,我就敲开他的门。

  我说,我愿意……

  说到这儿,杏花痛哭失声。走到今天这一步,我谁也不怨,只怨我自己。你们怎么处罚都行,千万别把我送回老家!

  凌峰没说话,叫人先把她带下去。

  没想到,第二天,局里交办一件涉枪案,让他立即飞往南昌。

  临走前,凌峰在杏花的预审卷里写下一段话——

  请考虑本案嫌疑人的具体情况,不要做遣送原籍的简单处理。

  涉枪案一去半个月,凌峰完成任务匆匆归来。

  晨丽告诉他,杏花移交给民政部门了,你的意见也转过去了。

  凌峰急忙跑去打听消息,看门的老王头儿说,遣送原籍了!唉,你现在问什么都晚喽,她半路上跳车寻死,正赶上对面来车……

  老王头儿的嘴还在动。

  凌峰却什么也听不见了。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