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奇”瞎子(小说)

2017年02月10日 10:3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张金革   

  瞎子本不姓奇,姓冯,没家没业,吃住在他哥嫂家里。论辈分,我叫他叔,却不亲近。在小孩子的眼里,一个瞎子,就像这山村胡同深处的一块石头,很不显眼,大可忽视。有时候,走了照面,看清楚瞎子扭动的眉眼,倒有几分怯意,连忙绕到身后,跑出老远。

  瞎子倒有几分名气。十里八村,总有乡亲寻上门来,求他算上一卦。瞎子的卦有几分准头,多亏了他那瓶子竹签。来人放下鸡蛋、挂面或者是点心匣子,把来意说明,瞎子就要摸索着,从木头柜子里取出瓶子,用手反复搅动那些竹签,等他认为准备停当,就让来人从中抽出一支,交给他。他再拧着眉头,扭动着眉眼,仔细摸索这支竹签。这应该是一件苦差使。有时候,扭动眉眼不够,还要惊动了口鼻,一起扭动才成。直到他从竹签中探出些微门道,这个仪式才算告一段落。竹签果然神奇,瞎子凭它,小到一只抱窝的母鸡,大到一头走丢的猪,不仅知道去向,能不能再找寻回来,也能断出个大概。

  破四旧那阵子,村里有人提起过瞎子和他那瓶子竹签,不知为什么没了下文。有说瞎子出身贫农,就像这地里刨出来的白薯,皮儿磕坏了一块,剥了去,瓤儿还是好的。也有说瞎子从没祸害过人,也没利用封建迷信蛊惑人心,家里人提醒一下,把那些个破烂玩意儿扔灶火里烧了暖炕,也就得了。瞎子还真就老实了一阵子。也有人试探过瞎子,瞎子推说新时代了,不兴这个了。等风声过去,人们遇上三灾五难,求到瞎子门下,这才发现,瞎子还是那个瞎子,那瓶子竹签也完好无损。这才知道,瞎子并不像人们想的那样老实,这瞎子眼瞎,心里有数。他咋就能掐算出这世事的变迁?劫数过后的瞎子,又添了几分神奇。

  那年年根底下,二大爷有匹棕色的大骡子不知道被谁牵了去。老头儿前后村找了半晌都没见个影儿,找瞎子抽签一算,说是在镇上东北方向,要找得赶紧,否则凶多吉少。老头儿拦下辆拖拉机,愣是从汤锅边上把那匹骡子寻下。老头儿从镇上把骡子往回牵的时候,专门从汤锅上给瞎子捎了一斤多肉,用好几层草纸包上,香气还是直往外顶。又从村供销社打了一斤二锅头,把个瞎子喝得上吐下泻,两天没下炕。

  二大爷后来逢人就讲,这冯瞎子还真是有两下子,他不该姓冯,应该姓奇,你看他掐算的该有多准,再耽误个一半天,那匹骡子就没了。

  瞎子不仅能掐算走丢了的牲畜,还能掐算牲畜的死活。庄户人家养的猪闹了毛病,先是找兽医诊治,往往是掐着猪耳朵打上一针,如果不成,补上一针两针。再不见缓,就拾上些鸡蛋,找瞎子抽签掐算。瞎子拧着眉头,扭动着眉眼,仔细摸索来人抽出的那支竹签。直到从竹签中探出这牲畜的命运,才张口回应。若是这牲畜还有活路,那倒好办,只管直言相告就是,若是这牲畜命里该绝,就麻烦很多。瞎子要拐很大的弯,先得说清楚“财去主人安”、“家有万贯,带毛的不算”,最后,才是透底。好在这两个理儿,庄户人都认。不过,事可绝,话不能说绝,无论死活,都有变数。所以,瞎子掐算,也免不了有个闪失。掐算出的坏事若是没有出现,事主高兴都来不及,也就没有心思跟一个瞎子计较;若是掐算出的好事没成,那也是自己积德不够,不能怪人家瞎子。

  瞎子名声远播的当口,我也长大了。长大了有一样好处,就是见了瞎子,再也用不着害怕。这时候的瞎子,已经是70开外,除了眼睛,与村里其他的老汉相比,没有多大区别。每次回家,路过瞎子门口,见他坐在墙根底下晒太阳,我都要停下来,跟他唠上几句。我叫他叔,他把左边的脸侧过来,乐呵地应着:大侄子,你戴上大盖帽,可还欠我顿酒呢!

  我打趣道:我是怕您下不了炕。

  你可别学你二大爷人。他哪儿哪儿都好,就是抠门儿,净整些个酒尾子糊弄我,上头。你要给我打酒,二锅头也成,可得是正经的牛栏山!瞎子说。

  说归说,我还是给老爷子捎了两瓶牛二。我问老爷子:“我这还有一包张记的五香花生米,您这牙口,能成吗?”

  “不瞒你说,我这辈子,浑身上下,就数这牙口最好。张记?有年头没吃上他们家的玩意儿了!”

  “那,咱整两口?”

  “整两口。”

  我扶着老爷子进屋,围着方桌坐好,取过两个酒杯,满上酒,帮他把酒杯端上。

  “我们走一个?”我提议。

  “等会儿。”老爷子略作停顿:“大侄子,想当年,这酒,我没白喝你二大爷的;现如今,我也不能白喝你的。”

  “那,您给我盘盘道?”

  “盘道?一个瞎子,跟一个戴大盖帽的,这合适吗?”

  “您摸摸我脑袋……”我把酒杯从他手上拿下来,把头凑过去“我压根儿就没戴帽子,您别把我当警察,就是您大侄子。”

  老爷子乐了,嘴上可是不软:“你没戴大盖帽,也是警察呀!我可不能乱说。你要是从腰里掏出铐子,来个大义灭亲,我这把老骨头可就惨喽!”

  “叔,我还真想听听,您准备咋不白喝我这顿酒?”

  “这老话儿讲,江湖险恶。”老爷子扭动着眉眼,一字一顿:“谁都想吃香的喝辣的,可是这世上就没有白吃的饭、白喝的酒。白吃白喝,必是伤身。你记下便是。”

  这老爷子果然了得。

  几杯酒下肚,老爷子放松下来。我问:“叔,抽签算卦,也是一门学问,您能不能传授一二。”

  “这些个玩意儿,别人不知,你还不知道吗?就是些个歪门邪道,你别取笑叔了,行不行?”

  “我哪敢取笑,我是真想知道一些门道。”我解释道:“要端好警察这碗饭,啥都得懂点才好。”

  “那也不成。”

  “您就这么端着吧,哪天您一走,把这玩意儿也带走了,心里就踏实了。”

  老爷子略作沉吟:“家有家法,行有行规。我要是说了,行规也就破了。这不成体统。不过,你是戴大盖帽的,我倒是可以讲个故事,你听哪儿算哪儿吧。”

  老爷子:“说有这么一户人家,有点积蓄。这天,媳妇家来人,吃过饭,也就走了。没过多少日子,男人发现家里短了钱。媳妇也是一惊。俩人一合计,男人想报官,媳妇想等等看。换了你,你咋办?”

  “报官,报警。”

  “报官倒也简单,可是,世上的事,简单往往更是复杂。媳妇劝下男人,到我这儿抽了一签。我听过此事来由,掐指一算,此钱有去不假,也有可能回头。”

  “您有如此胜算?”

  “先有胜算,后有断言。果然,不出所料,经过媳妇盘问,这个钱正是被娘家人取走。这也事出有因,来人本想借钱,但未借成,事出紧急,出此下策。后来,媳妇把钱私下追回,放于另处,告诉男人是自己不小心,把钱放在别处,忘了。这事,要是搁你,报官之后,可咋收场?”

  “还真是。这要是立了案,案情直白,破案是铁定的事。只是,这户人家,今后的日子可咋过?这门亲戚,还怎么走动?”

  老爷子不容我多思量:“别想了,喝酒!”

  酒到高处,我把压在心里多年的问题抖搂出来:“叔,抽签算卦,真灵还是假灵?您真的信这个吗?”

  “灵与不灵,此乃天机,不可泄露。我只知道,人们多在难处,才会想起我这个瞎子。他已立悬崖之上,我是该推他一把,还是拉他一把?人们信的,多是我这抽签算卦之术。我信的,是这个理。你们戴大盖帽,也有你们的术,有你们的一套理儿吧?”

  我不禁重新打量起面前这位老爷子。

  “刚才,你将我的军,无非是想套我的话。我倒有个想法,若不嫌弃,等我没了,给你个玩意儿,算是留个念想。”

  “我可不要,您还是好好活着吧”。

  老爷子不胜酒力,喝不到四两,人就迷糊了。我把他安顿好,退了出来。

  半年后的一个周末,我回村里,路过瞎子门口,没看到瞎子在墙根底下晒太阳。向邻居打听,才知道,瞎子没了。我踱进院子,瞎子家人交给我一个包袱。我打开,里面是个瓶子,瓶子里是一把竹签。我抽一支,上面刻了两道印迹。再抽一支,也是两道印,第三支,第四支……那把竹签上的印迹,竟然一模一样。

  (作者单位:公安部监所管理局)

  

责任编辑:陈显君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