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醉观人生(小说)

2017年02月07日 03:08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徐琦   

    你越想知道自己有没有忘记的时候,反而会记得越清楚——

  来来来,喝完这杯,还有三杯。当最后一杯酒融入身体,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团雾气。

  行走在故乡的街头,摇摇晃晃不肯倒。

  都说,酒越喝越暖,水越喝越寒。也不尽然嘛!

  我有一个住白驼山姓欧阳的朋友,说他得到过一种奇特的酒,起了个很文艺的名字叫醉生梦死。据说,功效奇特,喝完以后就可以忘掉所有不开心的事情。

  他说,找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一起品味一下。

  我说,好。

  想起这件事,我突然有了底气,一下子站了起来,往宾馆方向走去。

  有一种人,不管多落魄,只要想到有好酒喝,就会变得开心起来。

  二

  放下水桶,擦了擦额头的汗。老刘长吁了一口气,浇完这些菜,又到饭点了。

  自从投奔了这个家族里最有“出息”的远房侄子,也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职,但是,老刘还是不开心。这家公司都听曹老板的,这个窝囊侄子顶着CEO的头衔,但实际说什么都不算。

  靠关系才混进公司的老刘,每天最常干的事就是在后院浇菜。

  奇怪,关老二、张老三都不在,也不知道野哪去了?连个陪酒的人都没有。就在老刘心里暗骂的时候,院子里呼啦进来一大堆人,全是满脸横肉、五大三粗的大汉。

  因为混得不好,家里一般不咋来人,这个阵势显然吓住了老刘。

  为首的一个,面相最凶,老刘认得,姓许,是曹老板的保安司令。

  “曹老板请你喝酒。”

  这不像邀请,而是一个命令。

  老远就瞅见曹老板健硕的背影,老刘其实一直不想承认,自己虽然从来不喜欢曹老板这个样子,但心底还是在偷偷羡慕。

  见到老刘,曹老板脸上堆起了笑容:“在家干了好大的事情啊!”

  老刘心里偷笑:那你以为呢?种菜也蛮辛苦的。嘴上却诚实地唯唯诺诺:“就是无聊打发下时间而已!”

  曹老板带着老刘走进了小亭,里面摆着一张桌子,木质上好。桌上盘置青梅,一樽煮酒。

  两个人面对面坐下,开喝!反正平时也喝不到这么好的酒,三巡过后,老刘也开怀了。

  不多久,天色突变,要下雨了!上菜的服务员说,天上的云相像龙挂。

  曹老板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问老刘道:“龙这个东西,可以比作当世英雄!老刘,你穷游了大半个中国,你说说有哪个人可以称得上英雄?”

  领导问你这种问题,换作平时,老刘肯定不敢乱答。但今日几杯酒进肚,老刘竟忘了自己的身份:“淮南的袁二老板,公司在美国上市,资产雄厚。”

  曹老板不屑一顾:“我早晚兼并了他的公司。”

  “淮北的袁大老板,手下一大帮能干的兄弟。”

  “呸!从小我就看不上他,智商余额不足的东西!”

  “我远房表哥景升,在湖北搞水产,生意做得也蛮大。”

  “虚有其表,玩不长久。”

  “上海的孙总,年少有为,前途无量!”

  “富二代,基本靠拼爹!”

  老刘心想,你都看不上,我还能说啥?

  见老刘语塞,曹老板哈哈大笑,手向前一指:“天下称得上英雄的,不过你和我两人!”

  啊!一声炸雷,老刘顿时酒醒,正要舀肉汤的汤匙也掉到了地上。老刘恐惧的神情顿时塞满了脸上每一个毛孔,赶忙捡起汤匙,小心翼翼地用衣袖擦着。

  即使是背对着曹老板,老刘也能感到那利箭一般的目光,仿佛听见他就要脱口而出的那句话:“这个人好像一条狗啊!”刚才并不走心的夸赞瞬间被鄙夷取代。

  这一次,老刘醉了,上演了所有无德之人酒后所能上演的丑态。

  但,没有人知道,这一夜老刘自己又偷偷流了一夜的泪。天明时,一个主意已在心中笃定。

  3日后,老刘带着关老二和张老三,直奔徐州……

  又过了很久,有人写了一句诗:撞破铁笼逃虎豹,顿开金锁走蛟龙。

  三

  “让一让,让一让……”“哎呀,大个子你挡着我了。”“有没有我?有没有我?”今天是放榜的日子,长安城中,偌大一张红榜,几乎贴满了整堵墙,墙的前面挤满了人。

  老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挤到前排。

  一双眼睛像扫描仪一样,不停地扫过榜单。第一排没有,第二排也没有,第三排看到一个“张”字,老张心头一振,但接下来出现的字却不是他心里呼唤的。

  应该没有漏过任何一个字吧?但是真的没有我的名字。老张的心像被人扔进了冰窖。

  你落榜了!你落榜了!仿佛每个人都用目光对他说着这句话。

  几家欢喜几家愁,人群渐渐散去,老张也只能麻木地往宾馆走去,步伐从来没有如此沉重,长安也依旧热闹,越热闹越寂寞,热闹的是长安,寂寞的是老张。

  太多关于“一日看尽长安花”的白日梦都到头了。

  当天晚上,老张入住的宾馆,每一个能吃饭的包间都满了,每一个屋子都有一群人为一个高中的人庆祝,每个人都喝得红光满面。

  只有老张一个人,叫了二锅头和啤酒,一口一口灌进嘴里,喝下去的是酒,流出来的是泪。

  这一夜,他喝得酩酊大醉……

  离开,是他唯一的念头。必须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第二天,老张就报团参加了去苏杭的短期旅游团。

  一路走一路喝,到了苏州城外,就已经是中秋了。沿途的美景并没有丝毫冲淡心中的愁苦。老张没有钱,只住得起最便宜的房间。那一夜,他走过一个又一个房间,似乎每个房间都传来轻微的鼾声或者情侣的笑声。

  老张晃晃悠悠就到了船头。天地万物都已经入睡,只有月亮西斜的模样让人心碎,乌鸦凄凉的啼声一阵紧似一阵。此刻,他想到家乡,想起父母期待儿子衣锦还乡的眼神,想到恋人送别时的甜蜜耳语,想起“我辈岂是蓬蒿人”的豪壮……然而,一切都结束了。就因为那张长长的榜单上容不下哪怕再多一个名字。

  老张开始号啕,仿佛人世间所有的悲痛都降临在他一人身上一样,这些天喝下的那些烈酒集体作祟,随时会破胸而出般折磨着老张……

  然而,撞击钟鼓的声音突兀而起,划破寂静的夜空,直抵老张心灵深处最柔软的一隅。

  老张停止了号哭,擦干了眼泪。有28个字已经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中。蘸着泪水,他一笔一顿地写下: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四

  老刘叫刘备,据说后来干了很了不得的事业,终于真正成了跟曹老板分庭抗礼的“英雄”。

  老张叫张继,后来据说复读又考上了,更重要的是他酒后胡诌的那首诗红了,人们不记得长长榜单上第一名是谁,但记住了张继。人们也忘却了状元胸戴红花骑马游街的盛况,但总能在孤独寂寞的时候被那28个字一击即中。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好像是这样吧。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谁在乎呢?最重要的是,当天喝的酒真的是好喝啊,不是吗?

  既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那不如先满饮此杯吧。

  谁知道酒醒了之后会发生什么好事呢?

  后来,我知道一件事,那位复姓欧阳的朋友,没有等自己就先喝了醉生梦死,他说原来醉生梦死只是一句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有没有忘记的时候,反而会记得越清楚。既然做不到,那就只能选择不要忘记。

  人生这么短,好酒要喝完。

  

责任编辑:闫琦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