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北风吹雁(小小说)

2017年01月06日 02:24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刘美兰   

  下午5时10分,朱晓玉准时地出现在W城火车站第三站台的月台上。

  朱晓玉抬起头来望望天,天空黑沉沉的,北风呼啸着一阵阵从站台掠过,无形雁阵撞击着她的黑色羽绒服,她不由得将头埋进灰黄黑小格围巾里,提着小马扎推着旅行箱往标有6号的候车点走去。此刻,6号候车点的人已排起了长队。

  一会儿,G568次列车就要进站了,每到周末返回J城的人多,朱晓玉只买到站票,所以她提着小马扎呢,一个半小时后就到J城了。这样的双城生活让朱晓玉渐渐变得能干起来。

  因为丈夫陆迅下派在J城当公安局长,J城现在已成为她的全部生活中心内容。陆迅去J城两年,她已记不起自己去了多少次了。春夏秋冬,寒来暑往。周末去J城成为她的重要安排,她不去都不行,父母催促着她别忘了买车票。带陆迅应季要换洗的衣服,做陆迅爱吃的可口饭菜,收拾陆迅一周积累起来的脏衣服和家务,她会忙得不亦乐乎。到了周一,又得起大早8时前赶回W城上班。她心挂三头,W城还有她已年迈的父母,小病小灾的不断。在大学里读书的女儿倒是没让她操什么心,静悄悄地自己考上了研究生。一年一年地过去了,她惊人地憔悴下来,眼睛也不再水汪汪的了,时不时会见些风霜和沧桑。有一次,她为丈夫捎去她最喜欢的一套书,厚厚的十来本,可把她累坏了。双城距离虽然只有300公里,可她真的不想再跑了,她累极了。那天,夫妻俩在江堤上散步,她几次都想对陆迅说:“咱不当局长了,回W城吧。”可都咽了回去。她还没开口,陆迅却拍着她手说:“媳妇儿,你知道吗?我现在感觉最幸福的事,就是周末晚上推开家门时,你正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做饭。”

  J城有着600万人口,当一名公安局长该是何等风光。可是,在媳妇儿面前却只有这点小小的要求。朱晓玉眼圈一红,扭过头去,低下了头,两颗泪珠一前一后地砸在一株四叶草上,四叶草颤抖了一下又挺直了身子。公安工作危险性强,朱晓玉从来不问陆迅工作,陆迅怕她担惊受怕也不会去说工作,两个人平静而默契地过着惊心动魄的生活。

  况且且且,况且且且。G568次列车到了,银白色的车身温润地靠近她。她麻利地提起旅行箱,推进车厢占据着有利地形,生活有时像战斗必须把握主动权。今天运气不错,靠近车门过道处正好可以放下一个马扎。火车开动了,况且且且地扑向迷离的暗夜里,关于陆迅的回忆又潮水般地浮现在她的眼前,她的嘴角浮现出几丝笑意。

  因为五道拐或者说是爱情,他们走到了一起。朱晓玉有时也问自己,那算不算爱情呢?陆迅年轻时常常在朋友中夸口说:“我的老婆是我在五道拐打架打回来的。”当了公安局长后,他不再这样说了,多少带点自豪地说:“我的老婆是因为我的正能量嫁给我的。”朱晓玉会嗔怪地看着他,他又会贫嘴地接着说:“当了公安局长更要正能量,老百姓才服你的气。”不过,说起他们的相识还真有戏剧性,那时候陆迅正好是朱晓玉家所在地的片儿警,朱晓玉还在音乐学院读书,不知怎么的就被街上一帮小混混给盯上了。一天,朱晓玉下课早,背着书包就回家了。可刚拐进五道拐巷,几个小混混就围上来了,这个伸手抓她的长辫子,那个扯她的书包带,刚刚才二十岁的朱晓玉真的是吓坏了。喊吧,可这五道拐地处偏僻,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朱晓玉举起书包大叫了一声:“救命啊……”就吓昏过去了。醒来时,她已躺在医院的病房里了。爸爸妈妈和姥姥都焦急地看着她,说晓玉福大命大,幸亏碰上了片儿警陆迅,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这时,她才看清楚爸爸妈妈和姥姥身后挺拔的、带些孩子气的、着警服的陆迅。她发现,刚当警察下片区没几年的陆迅有点像陆毅。原来,当天陆迅骑着自行车到五道拐巷为王家奶奶送户口簿,拐过第三拐时,发现朱晓玉正被一群小混混在纠缠着,于是,还没放好自行车就冲上前去。见漂亮姑娘朱晓玉醒来,年轻的陆迅得意地说:“我只是用了三个招式,就把他们全制伏了。”这群小混混哪里知道,陆迅可是拿过全国警校生散打比赛冠军的。英雄救美的故事是有些老套,但后来的后来,就是漂亮的朱晓玉心甘情愿地嫁给了陆迅。有人说,浪漫的爱情是神话,从来就不属于警察。可朱晓玉却不同意这种说法,她和陆迅结婚十几年了,可每天上班前他们一直保留着吻别的习惯。吻别,能让他们的心归于平静、满足和安全。这种仪式感,不就是爱情神话么?

  “旅客同志们,请注意,J城火车站就要到了……”

  还沉浸在回忆中的朱晓玉羞涩地抬起头来,目光停留在那硕大黑色旅行箱上,她摸了摸自己还有些发烫的脸颊赶紧站起身来。这个箱子还真有点重,里边有朱晓玉父母给女婿带的中药和好烟以及爱吃的W城特色菜。自从陆迅到了J城后,有时为了一个大案子长期加班加点,开始出现失眠状况后嗜好抽烟了,心疼女婿的岳父岳母只有以捎各种东西来表达他们的牵挂之情。一个女婿半个儿,陆迅在他们眼里早就是亲儿子了。每次来J城,为带什么,或不带什么,朱晓玉都要和父母亲争论半天,当然,最后大多以朱晓玉失败而告终。有一次,朱晓玉的母亲说:“晓玉啊,我发现你怎么越来越像陆迅呢?”呵,朱晓玉愕然,像吗?她对着镜子左照右照,鹅蛋脸,柳叶眉,杏仁眼,怎么可能像陆迅,陆迅可是英气逼人,阳刚十足的。她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仔细端详,呵,眼神,对,是眼神真有点像。她的眼神越来越坚定,越来越勇敢了。记得有一回,有个黑社会成员给陆迅寄了颗子弹,是朱晓玉打开的快递,她打开后淡定地笑着对陆迅说:“有人用花生米恐吓你呢!”朱晓玉的母亲则说:“嫁谁随谁,人总是在成长的。朱晓玉,早已不是过去那个柔弱无骨的朱晓玉了。”

  车慢慢停住了,车上的旅客秩序井然地往外走着。朱晓玉围上围巾,用一条尼龙绳将马扎捆在旅行箱的把手上。她知道,陆迅不会来接她,但没关系,她习惯了一个人行走在寒冷的J城街道上,北风吹雁雪纷纷,她大步地行走着,渴望着寒风送来一个充满美好意境的玲珑剔透的冰雪世界。

  (作者单位:湖北省公安厅)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