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马尼拉的下午

2016年12月02日 10:30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李迪   

  
  这个任务对凌峰来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带队出国,去菲律宾马尼拉抓捕在逃经济犯罪嫌疑人余飞。

  余飞住在马尼拉一处高档住宅区。物业保安荷枪实弹。外人想进去,必须有业主同意,并且由保安陪同,否则根本没法进入。要确认余飞是否如线索所说住在其中19号别墅,必须要先进去落实。这怎么办?

  晨丽说,我们假装要租房子!

  凌峰说,高!

  他通过翻译跟保安说,这个社区环境不错,我们想在这里租房子,能不能让我们进去看看?

  这一招果然灵。保安马上通知了物业,管理人员很快赶来,把人领了进去。进去以后,假装看房子,东看西看,趁机摸到了19号别墅附近。发现里面有人,院内还停了一辆宝马。晨丽把车牌偷拍下来,事后请菲方移民局探员进行调查,车主正是余飞!

  接下来,开始研究抓捕方案。最初的方案是埋伏在住宅区周边,瞅准余飞出来的机会,直接抓捕,然后扭送移民局协助办理出境。

  可是,蹲守了三天,不见余飞出来。

  正着急,晨丽在菲律宾最大的网站上发现了一条线索,余飞登记了一个有闲置房子要出租的信息,而且,所留的QQ号也是以他本人名义登记的。但是,不能确定QQ号是不是他本人在使用。

  凌峰说,有枣没枣打三杆子,先聊起来再说!

  于是,晨丽就在电脑上跟他聊天,您好,您贵姓,怎么称呼您,您是有房要出租吗?我是来菲的华人,很想租您的房子。等等。

  双方聊天都是用中文打字。晨丽很快确认,正是余飞本人在聊。

  凌峰说,不能马上约他见面,过分冒进容易引起他猜疑。就像钓鱼一样,线不能绷得太紧。太紧,线断了,鱼就跑了。

  晨丽说,这是谁在低估我的智商呀?

  就这样,聊来聊去。晨丽吴侬软语,余飞渐渐上套儿。他留了一个菲律宾手机号,晨丽也把在菲律宾买的手机号告诉了他。

  可是,过了两天,约他出来见面看房,问题来了。聊天,他不回;手机,打不通。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察觉了?

  大家都很着急。凌峰说,沉住气,反正他是瓮中之鳖。

  其实,他比谁都急。

  在焦急中,又过了两天。

  晨丽再次在QQ上留言,余先生,我这次来马尼拉度蜜月时间不长,还要回美国去,希望您有空的话尽快回复我,我想近一两天,能够有机会跟您去看房。

  可是,余飞还是没有回复。

  凌峰说,如果钓不出来,还是回到预案上,蹲守伏击。我去跟移民局协商,请他们配合行动,争取能进屋抓捕。

  协商后,移民局命令签署下来,同意进屋抓捕。只是要求动静不能大,要绝对保证社区平静。同时提醒,余飞可能有枪。

  命令争取下来了,凌峰却犹豫了——

  能智取不强攻,强攻有风险。

  万一,他开枪拒捕或自杀,前功尽弃。

  他说,再打他手机试试?

  晨丽一打,哎哟,通了!

  余飞的手机不但通了,而且他还接了——

  我发短信约了你们见面的日子呀? 啊?晨丽莺声燕语,哎呀,我没收到耶!

  噢,噢,对不起,我手机欠费了,短信没发出去。我刚刚交了费。

  这可真是歪打正着。

  凌峰使了个眼色,晨丽说,余先生,我新婚随夫来到马尼拉,很想租您的房子度蜜月。上午您有没有空?我们见面看房行吗?

  我上午没空,有点儿事情要处理。下午见吧!

  好啊,您说在哪儿见?几点钟?

  下午两点,在我要出租的房子附近,紫玫瑰咖啡厅。

  好啊,好啊,下午见,请您喝咖啡!

  哪里,哪里,我当尽地主之谊!

  通话结束,凌峰冲晨丽伸出大拇指。

  虽说约好另地见面,凌峰仍留下人蹲守19号别墅。其余队员随他提前赶到见面地点。

  紫玫瑰咖啡厅,豪华典雅,情调浪漫。

  凌峰问晨丽,你选谁当新郎?

  晨丽说,还有别人吗?

  凌峰回头一看,队员们早闪了,各自选好了埋伏位置。这帮臭小子!

  他抓抓脑壳,那就委屈您啦,晨小姐!

  讨厌!

  凌峰笑了。还有什么比她说讨厌更动听的?没有。

  尽管是瓮中捉鳖,凌峰还是准备了几套方案,比如,余飞本人没来,而是派马仔来怎么办?再比如,他带了驾驶员,他不下车,让驾驶员领着去看房怎么办?

  各种怎么办都设计了应对方案。可是,两点钟到了,余飞没来。

  沉住气,再等。

  又过了半点钟,还没来。

  每个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

  又过了二十分钟,仍然没来。

  难道情况有变?他发现了?

  凌峰使个眼色,晨丽就拨通余飞的手机,还是莺声燕语,余先生,我跟老公已经到了紫玫瑰咖啡厅,在进门右侧第一桌恭候。

  通话合情合理。因为双方都没见过面,一是告诉对方自己到了,二是告诉对方自己坐在哪个位置。

  当然,醉翁之意在试探他,看他有没有变化。

  结果——

  噢,噢,对不起,临时给朋友订新婚礼物。我马上就到!

  他的回答,真比咖啡厅里的音乐还动听。

  马尼拉时间下午三点,余飞一个人匆匆赶来了。他个子不高,从地下商场的电梯上来以后,直奔咖啡厅。曾看过余飞照片的凌峰一眼就认出来,此人正是余飞。他跟晨丽起身迎接,客气地握了手。

  握手之后,简单对话。实际是双方再确认。

  请坐,余先生!这是我太太!

  啊,通过话,年轻,漂亮!

  谢谢余先生!我们想租您的房子,给您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不好意思,来晚了。朋友忽然说要结婚,我去给他订礼物。

  您说您的房子就在附近?

  对,对,就在……

  余先生,您请坐,坐下说。

  凌峰伸手请他坐下。手一伸,按在余飞的肩膀上,使上了劲儿。实际上就拽住他,把他按在了座位上。

  这是向队员们发出了暗号。

  呼啦!

  四下埋伏的人一拥而上。

  余飞一下子傻了。

  凌峰说,您没听出乡音吗,余先生?我们是公安局的,老实跟我们走!

  紧跟着,夺下他的手机,搜他的身。

  突如其来的“猎狐行动”,让余飞成了木头人。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