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西藏密码

2016年11月18日 03:11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李迪   

  徐州方面忽然传来消息,说有一辆西藏牌照的汽车到陶力家来过——

  抢劫杀人犯罪嫌疑人陶力,下手凶残,连夺两命,一逃八年。

  案发的时候,凌峰刚从警校来到刑警队,跟着老队长多次跑过陶力的老家徐州。老家的人都说没回来,连他父亲去世都没见到他。因为缺少线索,案子就搁下来,却没有从凌峰心里抹掉。

  现在,他当队长了。每天看到网上挂着这个在逃人员,说寝食难安有些夸大,吃没少吃,觉也还行,但心里老惦记这件事是真的。老队长说,我没完成,看你的了!凌峰忘记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了,可老队长的话却一直锈在耳朵里。

  这天,徐州方面忽然传来消息,说有一辆西藏牌照的汽车到陶力家来过。晃了晃,又没啦。车牌号多少?不知道。监控呢?没安呢!再问沿途的监控,人家说,工作海量,谁来查?再说查到哪儿算一站?遮挡了怎么办?套牌又如何?得,讨巧,没戏。

  西藏车牌?难道陶力逃到西藏去了?

  茫茫西藏,何处寻觅?

  但,这是一条重要消息。

  还是笨鸟先飞吧,凌峰立即带人赶往徐州。

  怎样下手呢?他反复琢磨,动员陶力家人劝他自首,这招已用过多次,不好使了。毕竟是命案,他有畏罪心理,家人也清楚。思来想去,还是先通过外围摸摸情况,重新梳理陶力的社会关系,重点是他家人。

  陶家有兄弟姊妹五人,两个哥哥在江西打工,姐姐在老家伺候母亲,妹妹嫁到了河南洛阳。凌峰说,先近后远。

  几天辛苦下来,确认人没在老家。

  又转战江西,看是否跟两个哥哥混在一起打工。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不易。重点是不能惊动他哥哥。

  你弟弟在哪儿?他们不但不会说,还会打草惊蛇。

  陶力的两个哥哥,一个泥水匠,一个木匠,同在一个工地。凌峰找到工头,巧啦,是老乡。凌峰借口推销劳保用品跟他套话,了解陶家两兄弟是否还带了家乡的人一起干。工头说,没有。与此同时,晨丽找到当地警方,对工地打工人员的暂住证进行梳理,一看有没有没身份证的?二看身份证是不是伪造的?三把所有办了暂住证的人的照片拍下来,进行对比。

  费尽移山填海力,结果一无所获!

  说实话,打击不小。老家没有,两个哥哥这儿没有。家人这条线索,就剩下洛阳他妹妹陶娜那儿了。

  一干人星夜奔赴洛阳。

  到达后,首先了解陶娜跟她姐姐保持着不同寻常的联系。凌峰说,这背后一定有陶力的影子!

  遂安排晨丽化装前往陶娜家。问起来,就说找错地方了。女人不容易引起对方怀疑。然而,万万想不到——

  人去屋空!

  一把将军锁,锁住满院荒芜。

  邻居说,三年前全家就搬到日喀则去了!

  晨丽装傻,日喀则是洛阳啥地方?

  邻居笑了,哪儿是洛阳啊,西藏!

  晨丽两眼发直,俺地那个妈耶,去那么远做啥!

  心里却高兴得发疯,西藏,西藏!

  她又问邻居,俺老表在这里还有亲戚吗?

  邻居说,好像有个表妹。

  晨丽心想,她一个外来人,哪儿来的表妹?

  晨丽又摸到居委会。居委会干部说,陶娜的确跟当地一个叫冯秋的女人有来往,两家好像是表亲。冯秋有两个小孩,都上了户口。

  晨丽到当地派出所一查,户籍里没有反映冯秋的丈夫,但两个小孩姓陶。

  凌峰一听,什么,姓陶?

  晨丽说,对,姓陶。

  凌峰说,冯秋的丈夫会不会是陶力?

  晨丽笑了,推理成立!

  凌峰抓抓脑壳,笑话我?

  想想,又说,沉住气,再去摸摸冯秋的情况。

  冯秋家住在一栋老宿舍楼里。晨丽找到居民小组长。

  小组长说,这人平常不跟大家联系,我都好多天没见到她了。

  夜晚,晨丽从楼下往上看,冯秋家没灯亮。

  她的两个孩子都大了,应该读书了。晨丽这样想着,第二天,又到学校里去了解。老师说,请假了,没来上学。原来说请一天,结果五天都没来。

  晨丽又设法找到她丈夫打工的工厂。厂长说,请假了,没见到人。

  他叫什么?

  陶解放。

  陶解放?

  对!

  晨丽回过头再查冯秋的电话。不通了。

  会不会全家跑到西藏去了?

  到西藏去肯定要有交通工具。查!

  火车,飞机,大巴车,出租车,都查了。都没有。

  凌峰说,怪了!

  又带人去他哥哥那儿找,去徐州老家那儿找,也都没有。

  一家人突然失踪了。

  最后,思路还是回到西藏。

  综合到手的情况分析,全家只有陶娜混得好,在日喀则做蔬菜生意,有房,有车。陶力要想混下去,很可能去投奔他妹妹。

  局长当即拍板,飞西藏!

  千万里,千万里,我追寻着你!

  一下飞机,直奔日喀则。

  陶力用的假名假身份证。可是,他妹妹、妹夫,以及他爱人,都是真名真身份证。这给侦查带来了极大方便。

  陶娜在日喀则不但做蔬菜生意,还有三个网吧、两个超市,店面房都是她自己买的。凌峰首先来到菜市场,办公室主任说,陶娜家刚来了亲戚,是坐送菜卡车来的。一家四口,男人带着老婆和俩孩子。男人来了以后,就帮着卖菜。她家的菜摊儿守门口,二号。

  难道,这个男人就是苦苦寻找的陶力?

  一夜未眠,枕戈待旦。

  西藏的早晨,八点多了,天还黑咕隆咚。

  十点半,菜市场开始营业。

  一干人化装而入。只见二号摊儿有一个男人正在上土豆。

  陶力逃出多年了,跟带来的照片出入很大,晃眼看不清是不是。

  几个人分散开,不动声色围过去。

  眼看接近了,凌峰冷不丁喊了一声——

  陶力!

  男人下意识一抬头。

  是他!

  队员们蜂拥而上。

  男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摁倒在地。

  咔嚓嚓!铐上了。

  他大声叫着,干什么,干什么?

  凌峰说,八年前你干了什么?

  男人的脸唰地白了。

  这时,陶娜从门口冲进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凌峰说,你哥怎么回事,你还不清楚?

  立刻没声音了。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