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同归于尽(小小说)

2016年11月18日 10:46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楸 立   

  陈大脑袋正拿着铁锹站在弟弟陈国正屋里,堵着弟弟一家言称要同归于尽,怎么办——

  叶顺利是去年冬天调到广安派出所当所长的,放着国保大队大队长不干,偏要去乡镇当个所长,也不清楚他怎么想的。广安派出所除去他这个所长,还有一名副所长一名副指导员,副所长叫周永旺,胖胖的,个子不高,干事儿挺细致,副指导员身材较瘦,一米八的个头,姓昝,昝副指导员在广安呆了九年,基础工作扎实,是个老广安。

  大广安村北街有一户人家姓陈,叫陈国华,生下来脑子就不清晰,脑袋发育的比平常人大一号,村里人都喊他“陈大脑袋”。生产队的时期,陈大脑袋晚上和一头牲口不知为嘛就较上了劲儿,后来抄铁锹活活把一头大黑骡子给拍死了,一个人竟然能跟牲口发了混蛋脾气,可见精神多不正常,后来家里人把他送精神病医院呆过一年,可越治越严重。这陈大脑袋精神时好时坏,还财迷会算计,和村里街坊稍微不愉快,就犯病,一折腾没完没了,谁都不怕,谁都不服,嘴边常挂着一句话就是“老子和你同归于尽”,村里人谁和精神病一般见识呀,不惹他,惹不起人家躲得起。

  陈大脑袋家里哥儿俩,弟弟陈国正,人本分厚道,娶了个喳喳叫的媳妇儿,刀子嘴豆腐心,什么事儿都要占个先,不过呢,人们给几句好话,嘛事儿都能过去。

  陈家哥儿俩平时关系处得也不错,可自打上头两位老人先后去世后,矛盾就出来了,老人留下了四间旧房,哥儿俩就全盯上了,都想全继承,还都不想给对方补偿多少,结果没用多长时间,亲哥儿俩就从开始的暗中较量发展到兵戎相见。

  陈国正老实,都是媳妇儿在前头抵挡上阵,大哥陈大脑袋脖子一梗自然不甘低头。一来二去,陈大脑袋和弟媳妇儿就动了交手仗,孩子们倒是还仁义,都没助阵,各自互相劝自己这方,毕竟妇女的力量小了点儿,陈大脑袋也真不是当大伯子的料,疯劲儿一上来嗷嗷怪叫,铁锹挥起来吓得村里街坊、儿子、老婆都不敢靠前,这下弟媳妇儿吃了亏,左耳朵被陈大脑袋用铁锹削掉了半拉,弟弟一看自己打仗干不过亲哥,报警吧!这报警后,广安派出所昝指导员就出警调查,做报案笔录,开法医鉴定,果然,弟媳妇儿的伤情报告下来——轻伤二级。

  本来按照昝指导员的思路,这个事情能够调解最好,都是一家人能怎么地?法律处理了,以后两家关系彻底生分了,再者说了,这个陈大脑袋真是脑子不正常,确实有过精神病史,立了案都有可能不能判刑,还给社会留个隐患。

  叶所长那天正在和周副所长研究安保的事情,昝指导员打电话回来说,陈大脑袋正拿着铁锹站在弟弟陈国正的屋里,堵着弟弟一家言称要同归于尽,怎么办?

  周副所长说要不请示局里,让特警过来支援一下吧?叶顺利想了想,说你去局里赶紧把该报的表报了,我一会儿自个儿过去看看。

  叶所长让周副所长走了后,自己盘算了一下,就给广安村村干部打了个电话,说,陈村长,你村的陈大脑袋想和弟弟一家同归于尽,咱俩去一趟吧!村干部一听同归于尽这么大的事儿,赶紧推倒麻将牌,开车到了派出所接上叶所长到了事发现场。

  到那一看,可不,陈大脑袋拿着铁锹,气势汹汹,真就是同归于尽的架势。叶所长拽住村长和他一起过去,村干部比较惜命,离老远就喊,陈国华,我是你啥啥叔,你可别犯浑呀?

  陈国华横着铁锹那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对村干部说,啥啥叔,你们不就是抓我吗,谁抓我我和谁同归于尽。

  弟媳妇儿在屋里看外面人多了,胆儿又长起来,在屋里声嘶力竭,你们派出所的,还不拿枪打死他,打死这个老混账,我们一家再出什么事儿,我和你们派出所没完。

  叶所长让大家都靠后,和昝指导员又嘀咕了几句,然后就一个人向前凑。陈大脑袋攥着铁锹,瞅着前面慢悠悠走过来的中年人,笑模滋儿的,心说这谁呀?他正纳闷儿,这个人就到了他跟前了,他手里的铁锹想抡起来又界定不了敌我关系。

  你?陈大脑袋的问话还没说全,对方倒先开口了。

  国华哥,到你家里了,让俺们在过道里站着呀?

  这下把陈大脑袋彻底搞晕了,这谁呀?挺客气,我认识?

  后面村干部说,这是派出所叶所长。

  陈大脑袋如梦初醒,铁锹交到左手,有些不好意思,叶所长,叶所长……

  这时叶所长的右手就搭住了他的肩膀,在这里让人看咱的笑话呀,走,咱去你家说吧!

  好,好,陈大脑袋有些诚惶诚恐,铁锹赶紧搁到一边,和叶所长你一句我一句扯着闲篇儿,和没事人似的就去了自己家。周围的老百姓,陈国正一家,派出所的人,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这个案子后来调解了,陈大脑袋给了弟媳妇儿五万块钱,包含着那四间房的补偿,房子归了陈大脑袋,派出所叫上陈家老族长村干部,做了好多天工作。

  后来有人故意逗陈大脑袋,你成天和这个同归于尽和那个同归于尽,怎么不和派出所的那个所长同归于尽呢?

  陈大脑袋晃了晃大脑袋神秘兮兮地说,你们知道叶所长和我说的嘛?

  人们问,说得嘛?

  陈大脑袋眼珠一亮,变得非常狡黠,我不告诉你,反正我不和叶所长同归于尽。

   (作者单位:河北省大城县公安局新城区派出所)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