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迷人的晚上(小小说)

2016年09月02日 10:35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李阳   

   十字路口,夜深人静。

  百无聊赖的摄像头转着脑袋坚守岗位,忽然看见一个不明物体晃晃悠悠从天而降,“啪嗒”一声落到了马路上。不等摄像头反应过来,只见从不远处射来两道光,一辆小汽车驶过来“嘎吱”一下轧在了那个不明物体上,嘿!真够巧的。

  司机赶紧刹车,下来一看,好嘛,眼瞅着“嗤嗤”几声,左侧前胎瘪了!

  还没整明白咋回事,路边树丛后跳出来一个穿短袖短裤运动服的小伙子,朝着司机嚷嚷起来:“你赔我!你赔我!”

  司机恼了:“赔啥赔?你谁呀?谁赔我?”

  运动服急了眼:“你轧着我航模了!好几百块钱呢!”

  “航模?敢情是你的航模扎破了我的轮胎!我还说哪个缺德玩意儿往马路上乱丢东西呢!正好,你自己找上门了……”

  说完,撸胳膊挽袖子一把揪住了运动服。

  一小伙儿夜跑路过,边跑边问:“嘿!哥儿们,我雷锋。报警不?”

  “报报报!”他俩扭着脖子嚷嚷着。

  说时迟那时快,双方僵持不下之际,老杜骑车急匆匆赶到,“先松手,有话好好说。”

  见了警察,俩人停了手,争着跟老杜说自己怎么怎么有理。

  老杜一听,都说自己是遵纪守法的良民,良民还撕扯成这样?大热天的,不赶紧回家凉快去!

  “B——Y……你这车啥牌子的?白洋淀?”老杜围着车子转了一圈。

  “比亚迪。”

  “我说嘛,寻思咱白洋淀不产红心咸鸭蛋产汽车了呢。咳咳!闲话少说。这白洋淀,啊,你这比亚迪一条轮胎多少钱?”老杜问司机。

  “700。”

  “你这航模呢?自己买零件攒的吧?多少钱?实话实说,我要看发票的。”老杜转身问运动服。

  “嗯……我加加。”运动服转转眼珠子,掐着手指头算了一会儿报价,“700。”

  “这不结了,两好合一好嘛。”老杜笑起来,抚掌道。

  “警察同志,啥叫两好合一好?我才不和他和好呢。”司机急赤白脸的。

  “我也是!”运动服赶紧表明立场。

  “你俩别急,听我说。”老杜转向司机道:“你这白洋淀,啊,比亚迪,这名怪拗口的。你的比亚迪轮胎价值700,我让他赔给你。”

  说完又转向运动服:“你这航模价值700,我让他赔给你。”

  “瞧见没有,你俩互相赔给对方700元,其实谁都不用掏一分钱。这不就结了。”老杜面向俩人一摊手。

  司机和运动服互相看一眼,再一起看向老杜,没吱声。

  “无巧不成书嘛。你俩也算有缘分,咋那么寸劲儿?你的比亚迪轱辘就轧着他的航模。你的航模咋就那么正好掉他的车轱辘下,还都是700。”老杜就跟说绕口令似的。

  “不行!”

  “不同意!”

  “不服?那好,公事公办了!”老杜收起笑脸,严肃起来。

  “你!”老杜看着司机说,“开车不好好看路,那要是个孩子,还真往上轧啊!你反思反思,开车技术是不是有问题!再说了,非正常停车,要开启危险报警闪光灯,在车后面的来车方向50米处立警告牌,警示后来车辆,以免再次发生交通事故。你看看你是怎么停的?站一边去,学学《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你!”老杜指着运动服,“不在宽阔的场地试飞航模,让它飞到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违反了有关规定,要接受治安处罚。”

  “人员密集?这哪儿有人啊?我违反哪条了?”运动服不服。

  “别嘴硬。这会儿是不密集,白天呢?你等着。”老杜掏出手机,找出航空体育运动管理相关规定指给运动服,招呼司机过来一起看。“来,拿出手机,都有微信吧?加个好友,我把跟你俩有关的条例发给你们。”

  三个脑袋挤在一起,一阵儿鼓捣,互相扫二维码啥的。

  “两条路摆在你们面前,给你们5分钟时间学条例,考虑清楚给我回话。我等着,快点啊!我咋有你俩这样的好友呢!唉。”老杜叹口气,看一眼手腕上的手环计步器,开始围着司机和运动服绕圈圈,“今天的2万步任务还没完成,正好。”

  这哥俩低着头各自看自己的手机,看完后大眼瞪小眼互相用眼神交流。

  老杜围着他俩不停地转悠。

  那个夜跑的小伙子又转回来了:“干啥呢?孙猴子给唐僧画圈呢?”说完跑得不见了踪影。

  “注意安全!”老杜身后追一句。

  “警察同志,别绕圈了,俺都眼晕了。”司机首先告饶,“俺媳妇怀孕了,高龄,二胎,反应可大了。我这着急回家呢。就听你的吧。”

  “二胎?恭喜。不急,我这才……”老杜没停脚,抬起手腕子,瞄一眼,“我这还差2000多步到2万。这大热天闷的,也不刮点儿风。还有人夜跑,值得学习啊。”

  “警察叔叔,我想用航模给女朋友送情书,操作不熟练演砸了。我就是偷懒,嫌体育场远,寻思三更半夜在家附近练习,方便。以后我一定去体育场练习。这次我错了,也想通了。”运动服开口了。

  老杜脚下没停,甚至开始哼上小曲了。

  “真的真的!我俩都听你的。”

  “嗯,那好,说好了,都听我的,都得心服口服。”老杜总算停了下来,“你,一会儿帮司机哥哥换轱辘,以后不准再在公共场所飞航模了。你,开车可得多几个心眼,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眼神必须跟上啊!都快是俩孩子的爹了,稳重一点儿好不好。”

  “嗯嗯嗯嗯!”运动服和司机频频点头。

  三人齐动手。取出后备厢里的备胎、千斤顶等,卸下被扎的轱辘安上备胎,都整了一身汗。

  “OK了!赶紧的吧,各回各家!”老杜骑上他的破自行车,一条腿支在地上说。见两人不动弹,直眉瞪眼地看着他,“咋的?不走等我请你俩撸串去啊?”

  “不是那个意思。就想问问咱们还是好友吗?”司机和运动服眼巴巴地瞅着老杜。

  “哈,只要你俩遵纪守法,就是我的好友。”老杜拍着胸脯说,拍出一巴掌水,警服都被汗液浸湿了。

  “欧了,回头生了二胎请你俩喝酒!”司机高兴地上了车。

  “等我求婚成功了,准保请两位撸串去。”运动服喜滋滋地说完,收起破碎的航模走了。司机发动他的“白洋淀”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再看马路,干干净净,就像啥都没发生过似的。

  “嘎吱嘎吱”一阵儿响,老杜哼着“夜色多么好,心儿多爽朗,在这迷人的晚上……”骑车回所。

  老杜哼歌,不能仔细听,八个调能跑七个。呵呵!

  不过,除了悬挂在半空坚守岗位的摄像头,没人听见。

  (作者单位:河北省冀中公安局)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