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你可听见阿妹叫阿哥

2016年08月19日 10:30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李迪   



  这个命案嫌疑人叫张伟,湖南人。

  当凌峰得到线索时,他已潜逃八年。

  凌峰带队赶到他的老家张家湾,想不到面对一片凄惨。案发后,张伟的母亲天天哭,直到哭瞎了眼,倒在烤火的火盆里,被活活烧死了。父亲失去老伴儿,悲痛欲绝,一年后也抑郁而终。父母双亡,张伟都没敢露面。

  尽管凌峰反复做工作,张伟的亲戚都咬死说跟他没联系。不但没联系,提起来还牙根儿疼,说他害死了父母。

  凌峰抓抓脑壳。

  晨丽端来一碗汤圆,凌峰张嘴刚要吃,被一把夺下勺,烫!

  可不,汤圆才出锅,一嘴下去能烫成个猪。

  心急吃不了热汤圆。晨丽说,你还没看出来?他们家族保护意识很强,光在面上谈不行。我昨天跟他三婶一起磨糯米包汤圆,摸到一条线索。

  什么?

  看你急的,吃了再说。

  晨丽的线索非常重要——

  张伟的云南籍女友王萍曾在张家湾住过!

  这就要从张伟犯案说起。王萍与张伟在江南小城工地上相识相爱,未婚先孕。工地上一个姓吴的工头儿欺负王萍,张伟火起动了刀。杀人后他吓坏了,把王萍带回老家,交代给父母自己就逃了。王萍没脸回云南,只好住在张家,生下孩子。后来,张伟的父母双亡,亲戚对她没了好脸。王萍过不下去,就带孩子回了老家。

  凌峰问,王萍现在云南?

  晨丽答,没错!王萍应该是她的真名。如果能找到她,很可能牵出张伟。毕竟,他跟王萍相爱,孩子又是亲骨肉,他们不会断了联系。

  推理成立!

  你又来了!

  于是,寻找王萍成为案件突破口。当然,不能惊动张伟老家的人。凌峰带人撤出张家湾,住进县城。一方面让留队的弟兄设法找当年跟张伟一起打工的人,了解王萍老家的地址,另一方面上云南公安网查找。结果,两方都不顺。打工的找到了,一问三不知;公安网叫王萍的多如牛毛!

  凌峰正郁闷,见晨丽笑眯眯走来。他心里突然一亮,叫了起来,你先别说啊,我喊,一——二!

  暂住证!

  两人异口同声。

  王萍在张家湾住了不短的日子,应该在派出所办了暂住证。暂住证上不就有她老家的地址吗?

  谢天谢地!到派出所一查,王萍果然办了暂住证。只是老家地址缺了关键的字,“云南省什么良县”,接下来是“河边乡毛竹村”。哎妈,云南叫“什么良”的县不止一个!只好求助云南警方。多亏后面有乡名村名,三个条件相加,最终锁定“彝良县河边乡毛竹村”。

  “彝”字难写,登记人就跨栏啦!

  地点锁定,问题又来了。当地查不到王萍,只有黄萍。

  局长对凌峰说,不管什么萍,你们飞云南!

  在飞机上,晨丽说,王萍是抱着孩子回来的,孩子肯定要上户口。按一般规矩,孩子随父亲姓张,母亲名字里再有个萍字,那这个母亲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像局长说的,不管什么萍,就她了!

  晨丽的推论在当地派出所落实了。

  黄萍,就是王萍!

  云南口音“王”“黄”不分。王萍本名黄萍,她在工地一开口,人家听成王萍,她将错就错。后来在张家湾登记暂住证也写的是王萍。当时管得松,没要身份证。要,也没有。早被偷了。

  派出所老民警告诉凌峰,黄萍的户籍没有丈夫,只有孩子。听说她丈夫死了。

  凌峰问,老黄家有没有外来人口?

  老民警说,他家姑娘多,听说有一个上门女婿,还没上户口。

  叫什么?哪儿的人?

  叫普平,湖南人。能吃苦,会木工,在这里已经生活好几年了。

   凌峰摇摇头,湖南姓普的少,倒是云南很多,怕是到这儿改的名吧!说着,拿出张伟的照片。

  老民警一看,是他!长得像,牙也白!我们这儿的男人抽烟叶喝酽茶,牙都是黑的。眼下,这人正在为自己盖房子,准备从老黄家搬出来。

  是时候收网了。

  凌峰租了辆破面包车,拉着人朝盖房子的工地开去。工地就在路边,远远看去像停工的样子。这时,外围弟兄传来消息,说普平去一个叫石根脚的地方跟人家谈木料。还好,车里有当地民警带路,掉个头,很快开到了石根脚。远看,有几幢两层楼的房子。

  车声惊动了房子里的人。

  有人从二楼窗户往外探头。

  凌峰一眼认出,正是张伟!

  车里的人一下子冲出去。包围,敲门,守窗户。

  从后门逃跑的张伟迎面碰上凌峰。

  凌峰突然愣住了——

  张伟怀里抱着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

  瘦弱的,惊恐的。

  凌峰说,当心摔着孩子!

  张伟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这是你的孩子吗?

  张伟点点头。

  你有几个孩子?

  两个。大的那个……我们帮人家干活儿顾不过来,掉水塘里淹死了……

  凌峰心里一沉。

  哇!怀里的孩子哭起来。

  可怜的,惊心的。

  这时,屋里走出一个女人。沧桑的脸,含泪的眼。

  她一声不吭,走到张伟身边,接过孩子。

  张伟的双手空了,颤抖地伸向凌峰。

  凌峰把手铐塞回裤兜儿。走吧!

  抱着孩子的女人,腾出一只手,抹去脸上的泪。

  她看着张伟说,你在里面好好的,我等你!

  张伟捂着脸哭出了声。

  这哭声,一直没停。他坐进车里,回头张望。

  黄萍抱着孩子的单薄的身影早已看不见。

  张伟说,我这辈子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在哭声中,他断断续续讲起他跟黄萍——

  我俩是打工认识的。那天,我正在楼下粉刷墙面,楼上忽然倒水下来,泼了我一头。我刚要骂,她从窗口探出头,冲我一笑。她的笑,真甜。我呢,抹抹脸,也笑了。她跑下来拿口香糖给我,说对不起,我擦玻璃没看见你!后来,我们就爱上了。她怀了孕。我想,完了工,领了钱,就带她回老家结婚。一天中午,我俩打扫二楼,饿了,就泡方便面吃。那个姓吴的工头儿从楼下看见了,说你们这些家伙没干完就吃上了?猪!我回了一句嘴,他就不干了,捡起一块木头从窗口扔进来,我捡起来顺手扔下去。他一下子叫起来,你还敢砸我!跑上来要打我,黄萍伸手拦他,他明知道黄萍肚子大了,上去就踹。我急眼了,桌上正好有把水果刀,我拿起来就捅。黄萍叫我放手,我没放,一口气捅了好几刀,看他不出声了,这才后悔了……唉,后悔也晚了。可怜她们娘儿俩,孩子太小了,怎么过啊……

  张伟的哭诉,让车里很沉闷。

  车窗外,谁家的音响放着一支凄婉的云南山歌——

  哥啊,哥啊,你可听见阿妹叫阿哥……

  时隔不久,彝良地震了。

  刑警队的弟兄们不约而同地说,不知道黄萍娘儿俩怎么样……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