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小说  > 正文

认门儿(小小说)

2016年08月19日 10:22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张金革   

  我们把日子定在周六,我就提了两样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敲开了她家的门——

  □张金革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不用爹妈提醒,这个我也知道。毕竟,我也是33岁的人了。

  前两年,我没太把这个当回事。拘留所里的光棍,不只我一个,这种事,有个两三个哥儿们在身边照应着,心里就多少托点底。后来,哥几个像是商量好了,更像是跟我过不去,脚跟脚地请我们喝了喜酒,这还不算,扭脸就拿我“开涮”,说我是铆足了劲想当“王老五”,还钻石的。这我也忍了,一个窝儿里的弟兄,插科打诨,逗几句闷子,还能咋的。后来,街坊邻居的眼光也开始怪怪的了。这也难怪,在我们这个小县城,30出头还卖单,确实有点那个。真正要命的还是爹妈,从我20出头,一直念叨到现在,也真够难为他们的了。

  要说我没那个想法,也是瞎掰。前后见了几个,阴差阳错的,都没成。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越来越相信缘分了。

  爹妈就是爹妈。转过年来,他们就又给我张罗了一位,她叫娟子,见了面,第一印象,我看还成。可是,她的意思老是不明朗。我加紧了攻势,半年之后,她的意思总算是明朗了。我就寻思着,该上人家女方家里,认认门儿了。没想到,话音儿刚落,她就紧着摆手:“不行不行,咱俩的事儿,我还没跟家里说呢!”

  我说,现在说也赶趟儿,这又不是猫啊狗的下小崽儿,非得揣个仨月五月的。这话把娟子逗乐了。人是乐了,认门儿还是不行。

  我刨根儿问底,紧着揣摩。终于,她撂了实底:“我们家跟警察打过交道,我爸跟你们警察有过节,我是怕他……”

  我心里咯噔一下,认门儿的事,也就撂下了。

  日子过得可真快,转眼就是小半年。我这边没咋的,爹妈扛不住了,死活得闹个明白话儿:这门儿能不能认,啥时候去认!

  约会的时候,我拐弯抹角地,把这个话跟娟子提了。娟子半晌没吱声。临了,她搁下句话:“咱俩的事,我跟爸妈说了,妈挺乐意的,爸没点头。”我心里一紧,她继续说道:“可也没摇头……”

  “也就是说,我可以去你们家了?”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没问题。看来,这小半年没白处,我心里挺滋润——这事多少有点儿靠谱。

  我们把日子定在周六,我就提了两样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敲开了她家的门。娟子家在城关,是个小四合院。许是周末的缘故吧,敲开门,打里边呼啦一下子,拥出十来口子人来,还有人冲我们挤眉弄眼,搞得我俩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她把我领进屋里,见过她的爸妈。我叫叔、阿姨,阿姨打量我一眼,热情地答应,叔就差点意思了:“来了——”

  人挺多的,我们又退到了院子里,在海棠树下,围着桌子坐下来,闲聊。这时候,我才认清楚,这堆人里,有几个挺关键的人物——娟子舅舅、叔伯哥哥、妹妹……别问,这都是冲着我来的。

  叔伯哥哥问我:“听娟子说,你在拘留所干?是县城东头那个吗?”

  “就是那个。咱们县就那一个拘留所。”

  “好家伙,现在是市场经济,讲究竞争。你们这买卖好啊,别无分店。”

  “买卖多开两家是好事,拘留所还是少开点儿好。没事谁愿意进去啊?”

  “咋样,累不?”娟子妈问。

  “还行。这段日子,人稍微多点,有点忙。”

  “这玩意儿也分淡季、旺季啊?”叔伯哥哥打趣道。

  “赶上专项行动啥的,我们就忙点。”

  “挨打吗?”舅舅问。

  明知道娟子舅舅的用意,我还是打了个岔:“您瞧我这块头,谁敢打我?”

  “咳!谁说你了,我是问:所里打人不?”

  “在咱们拘留所,警察的任务是帮助教育,别说是打人,侮辱、体罚拘留人员都不行,更不能打人了。”

   “刺儿头也不打?”

  “刺儿头也是人,也不能打。”

  这边聊着天,娟子爸那张不冷不热的脸一直在我眼前打晃儿。他一人坐在堂屋,隔个门帘听我们聊天,会作何感想?

  “那咋办呢?”舅舅不依不饶。

  “摸清缘由,根据他们的脾气秉性还有相关情况,对症下药。这药引子就是……”

  几位听得有滋有味。我正寻思着,要不要多说两句,门外忽然闯进一个小伙子来:“姐,人呢?让我给你验验货!”

  娟子脸一红,“不好好守摊儿,瞎掺和啥呀!”

  我一愣:“冬子!”

  “张警官——张叔?你——”冬子也是一愣。

  “叫什么叔?叫哥!”娟子紧着让冬子改口。

  “叫叔也成,”我净想着打破尴尬,随口跟上一句,一想不妥,脸一热:“还是叫哥吧。”

  冬子立马就乐了:“缘分呐缘分!该我走运,见一面长一辈!”

  “咋的,你们认识?”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

  娟子有点紧张。冬子倒像是在说别人:“前年冬天,我们哥儿俩就认识了。打今儿起,我叫你哥,没毛病吧?”冬子说着,冲我一扬脸。

  “没毛病。”我嘴里应着,心想,这小伙儿比入所前开朗了许多,也成熟了许多。我挺替他高兴,要说刺儿头,他可是个正经的刺儿头,在他身上,从所里的头儿,到我这个管教,可没少费心思。他是因为啥进来的了?对了,非法贩卖烟花爆竹,罚款2000,拘留半个月。

  “娟子跟你要是再早两年认识,冬子也就不会去坐班房了!”舅舅多少有些感慨。

  冬子没咋的,娟子有点不乐意了:“舅舅,您咋哪壶不开提哪壶呢?冬子,以后不给舅舅打酒喝了!”

  “可不是咋的?那点事,要是搁到现在,他张哥指定想办法给他捞出来了,”舅舅一口咬定,盯死了我问:“你说,是不?”

  众人也都把目光投向我。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这个稀泥该怎么和。

  这时候,叔伯哥哥插话了:“还啥捞不捞的,咱公安局里有了人,冬子那点事算啥呀,根本就进不去,也就用不着费劲去捞了!”

  “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我赶紧接过话茬儿:“有我给他把关,冬子要整就整名正言顺的大买卖,利国利民又利家。倒腾点子烟花,小打小闹的,还担惊受怕,划不来。那事咱根本就不干!”

  “舅,您别担心。有冬子在,就有您酒喝。”冬子把脸扭向娟子:“这年头,哪有不投入光产出的好事啊?我那也叫投入,有了当年的投入,才有今天的产出。不然,我凭啥验货啊?!别的不说,光凭这个,我就值了。”

  话音刚落,堂屋门帘吧嗒一挑,娟子爸走出门来:“老伴,烫酒!”

  (作者单位:公安部监所管理局)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