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品书馆  >  品读经典  > 正文

重温《菊与刀》:研究日本

2011年10月17日 04:15     来源: 中国网    作者: 辛闻   



   美国经历过那么多场战争,不得不承认在对抗日本的战争中了解到的日本人的秉性是最难以捉摸的。可以说,日本,这个强大对手,他们的行动和思维习惯竟与我们如此大相径庭,以至我们必须严肃加以对待,甚至可以说这种情况在其他战争中是从来没有遇见过的。就像我们1905年与沙俄作战时一样,难点就在于我们的作战对手是一个虽没受过西方文化传统影响,但属于经过了充分的武装和训练的民族。在西方国家之中人们所公认的那些常见的战争惯例以及涉及人性的分析,显然对分析日本人是不存在意义的,用西方文化观来看,那些都可以被称之为“异类”。从太平洋战争中就可以看出,日本人对战争规范的无视已令西方人感到困惑和愤怒,这场战争所面临的问题的难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两个岛屿的滩头登陆战或者后勤供应的难度。这也就使得太平洋战争中我们最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了解敌人的习性。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想要战胜对方就必须先了解对方。

  然而,明显的事实在眼前证明:这项任务是困难而巨大的。从日本闭关锁国的大门被打开到现在已经75年,我们对日本人的描述也总是难以一言以蔽之,而总是要使用一系列很复杂的“但是,又……”之类的承接又转折的词句,对世界其他民族的描述完全不可与之同日而语。

  一个严谨的观察家在论及非日本的民族时,他的评论不会有这么复杂:既说他们彬彬有礼,又追加上一句“但是,他们又很蛮横、倔傲”;既说这个民族犹如磐石般顽固,又说“但是,他们又极易接受激烈的革新”;既说“这是一个性格温顺的民族”,又说“他们从不轻易服从上级的控制”;既说“他们忠诚、宽容”,又宣称“他们心存叛逆,容易满腹积怨”;既说他们生性勇敢,又讲述他们如何怯懦;既说他们言行会完全考虑别人的看法,关爱自己的面子,同时去讲他们是怎样真诚地善良地倾慕西方文化,又渲染他们如何走保守主义路线。

  研究非日本的民族时,观察家也不会既在一本书讲这个民族是如何提倡真善美,如何对演员和艺术家给予极高荣誉,如何醉心于栽菊种花,却又另外写一本书来加以补充,说这个民族是如何崇尚刀剑和武士的精神。然而,上述这些听起来矛盾又杂乱无章的表述却是有关日本的论著中最为明显的纵横交织的经纬。是的,这都是千真万确。菊与刀,谁说不能共同组成一幅绘画呢?日本人就是生性好斗又温和沉默;嗜武而又爱美;倔强、自尊心强到自傲,而又彬彬有礼如谦谦君子;顽冥不化而又柔弱善变;善于服从而又不愿受人摆布;忠贞不渝而又常因一些特殊因素叛变;勇敢却又怯弱;十分欢迎新的生活方式却不容易改变自己的保守;他们十分介意别人对自己行为的评价,但如果别人对自己的劣迹毫无所知,自己也会被罪恶感所征服。他们的军队受到了最彻底的训练,却又不失反抗性。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