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品书馆  >  走进作家 > 正文

曹文轩首获“国际安徒生奖”实现零的突破

为何“小诺贝尔奖”偏偏选择了他?

2016年04月06日 14:37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徐颖   


曹文轩。


  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一举摘得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实现了中国作家在该奖项上的零的突破。消息传来,引发了出版界和文学界一片沸腾。在博洛尼亚童书展现场见证了这一激动人心时刻的一位出版界人士告诉记者:“当时全场掌声雷动,中国人都兴奋晕了。”反而是获奖者曹文轩比较平静。在被问及获奖感受时,曹文轩说:“我心情比较平静,没有周边的同胞激动。我本来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得也好,如果没得奖也不会有什么失落。”

  作为世界儿童图书创作者的最高荣誉,国际安徒生奖素有“小诺贝尔奖”之称,此前曾有多位中国童书作家及插画家获该奖提名,但从未有人进到过最后的五人决选“短名单”。为何这次该奖偏偏选择了曹文轩?应该是评委会感受到了他对美的追寻与坚守。记者此前曾多次采访过曹文轩,对这一点也印象深刻。他有一句经典名言,“哪怕只写几百字的东西,我都是在创作一个艺术品”。

  以作品叫板“文学粗鄙化”

  正如颁奖词所言,“曹文轩的作品读起来很美,他书写了关于悲伤和苦痛的童年生活,树立了孩子们面对艰难生活挑战的榜样,能够赢得广泛的儿童读者的喜爱”。

  事实上,集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著名文学评论家和作家等诸多身份于一身的曹文轩,在多年的文学创作中,始终坚持着自己对美的追求。

  早在2005年曹文轩长篇新作《天瓢》的新书发布会上,记者就领教了曹文轩的坚守和执着。那一次,他向中国文坛发出了猛烈抨击。这位自称“文坛最大另类”的作家,以自己的新作《天瓢》向文坛盛行的粗鄙文学叫板。“在大家都在写人性丑恶的时候,只有我还在坚守着古典浪漫主义的东西”,在阐述《天瓢》的创作背景时,曹文轩说,“目前的文学作品很少写美的东西”。他认为:“中国作家现在开始一个赛一个地写丑恶的东西,想在西单图书大厦找一本很美、很干净的书已经很难了。这里我说的‘干净’不是指道德上的,而是美学的概念。北大当代文学教研室曾召开会议专门探讨了现在中国文坛的‘粗鄙化’现象,这种现象已经到了很严重的程度。”

  但遗憾的是,曹文轩在新书发布会上对中国文坛的这番骂声,却被很多人质疑为“自我炒作”。曹文轩当时很坚定地予以了反驳:“我所说的那些话其实是我二十余年来一贯的文学主张。”

  “不管市场怎样我写我的”

  在儿童文学领域,曹文轩是一个少有的既叫好也叫座的作家。他的长篇小说《草房子》、《根鸟》、《细米》、《青铜葵花》、《火印》以及“大王书”系列、“我的儿子皮卡”系列和“丁丁当当”系列等,都有着骄人的销售成绩。有数据显示,截至去年9月,其作品《草房子》在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重印300次(俗称300刷),《青铜葵花》170刷,他的第一部成长小说《我的儿子皮卡》在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出版,已经出版10本累计170多万。

  虽然跻身畅销书作家行列,是出版社竞相争夺的“香饽饽”,但曹文轩却保持着十分冷静的头脑,“我觉得看一本书的品质不能看一时的畅销与否”。在上海国际童书展上,曹文轩曾和记者谈过畅销书这个话题。他表示,“在畅销书和常销书之间,我永远都选择做常销书。因为真正的畅销书,是那些终年累计起来的常销书。比如我的《草房子》,哪本畅销书能达到这个销量?它已经300次印刷,每次少则1万册,可见印量之多。至于市场、流行,我不管市场怎么样,我写我的。但市场是有良知的,思想也是逐步成熟的,它慢慢也会培养自己的识别能力。所以作家不要急,安心经营你的每部作品就行了。”

  前两年,曹文轩还首次涉足系列绘本的创作,推出了“笨笨驴系列”。曹文轩说,之所以做图画书,是“觉得中国的童话书有很多问题”。有人质疑他,从《草房子》到“笨笨驴”,是否在走下坡路?曹文轩表示:“我基本的美学观没有变,文学初衷没有变,我所坚守的文学艺术的基本面也没有变,这些都是不能改变的。你可以把所有的东西都丢掉,只有一个东西是不可以改变的,这就是文学的基本品质。哪怕只写几百字的东西,我都是在创作一个艺术品。”

  在中国文坛,曹文轩是一个独特的存在。曹文轩评价自己不是一个典型的儿童文学作家。“我在写作的时候,并不刻意考虑是为谁而写,主要考虑的是作品的文学性和艺术性,它必须是一件艺术品。我的读者,大约有三分之一是成年人,三分之二是孩子。我很喜欢这样的状态。我是用了儿童的叙事和儿童的视角在写作,写的是儿童也可以读的作品,但并不是特意为儿童而写。在我的作品中,孩子读到的是精彩的故事,被故事感动,而成年人能够感受到美学的境界。我的作品的力量点在于‘感动’,在于悲悯的精神。”

  曹文轩是中国儿童文学作家里版权输出最多的一个。他的《草房子》、《青铜葵花》等独具中国特色的故事被译介到法国、英国、德国、意大利等多个国家。他表示,“这些作品写的是中国故事,故事背后却是人类主题。比如,我的故事中描写的父爱,任何国家的人都能产生共鸣,但是那样一个关于父爱的故事却只能发生在中国社会的背景之下。我们必须将笔触探到人性底部,那里有共通的人性,有人类共同的喜怒哀乐、共同的向往和情怀以及共同面临的苦难。”

  这次得奖让曹文轩成为了众所瞩目的明星。不过,他表示:“我当然很在意这个奖项。但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写作品。”

  在被问到今年的写作计划时,他透露,“一个是在2016年完成两个长篇。另外还有一些系列,比如说《萌萌鸟》系列,我还要做下去,原来已经出版了五种,还要再出五种。还有可能把丁丁当当继续写下去”。

  今年6月,曹文轩的最新长篇儿童小说《蜻蜓眼》将要推出。“这个精彩绝伦的故事发生在上海。我在心里珍藏了二十多年,如今将它付诸文字。我相信它将是一部很重要的作品。”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