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品书馆  >  荐书 > 正文

《蜻蜓眼》:苦厄中涌动的优雅

2018年02月23日 13:13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迟慧   

蜻蜓眼



  “优雅”从来不是属于少数人的奢侈品,却在苦厄面前显得尤为珍贵。著名作家曹文轩的小说《蜻蜓眼》就讲述了一个关于“苦厄”与“优雅”的故事。

  20世纪30年代,上海丝绸商的儿子杜梅溪在法国马赛的咖啡馆邂逅法国女子奥莎妮,两人一见钟情。婚礼前夕,杜梅溪父亲将其珍藏的两颗“蜻蜓眼”赠与儿媳奥莎妮。后来,日本人占领了上海。因为牵挂年迈的父亲,杜梅溪携奥莎妮及四个子女从法国回到上海,奥莎妮也渐渐融入当地人的生活。后来,心爱的孙女阿梅离开自己去宜宾生活、丈夫杜梅溪不幸去世、无比珍爱的蜻蜓眼险些永远失去……当身边的亲人渐次离去,生活的磨难逐渐看开,奥莎妮最终选择作别世界,留给世人一个“优雅”的背影。

  《蜻蜓眼》是作家曹文轩获得“吴承恩长篇小说奖”的作品。曹文轩曾表示:“《蜻蜓眼》和我的其他作品一样,都是多年生长在我生命中的生命体。”尽管这部小说所营造的气氛有些悲伤,但是字字句句值得揣摩。这不仅因为作者本身所具有的令人赞叹的叙事能力,更在于从未刻意提及却通篇展现出来的“优雅”。

  经济状况每况愈下,奥莎妮从未自怨自艾,始终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日子越来越艰辛,甚至让人感到绝望。但奶奶(奥莎妮)神色安宁地带着六个孩子……满怀信心地过着。”她也从未想过向命运妥协,不仅自身努力抵御风浪侵袭,而且竭尽全力地守护亲人心中的美好:阿梅的钢琴被卖掉,奥莎妮想方设法让钢琴重新回到蓝屋。然而,厄运并未就此止步,奥莎妮被押到砖窑干活,“……可当奶奶把怀中的十块砖放到船上转过身来时,脸上却依然挂着微笑。”

  所谓优雅,不止是一个人待人接物时的得体举止,还有面对莫测未来时的平和无畏,更是遭遇苦厄时的从容不迫。奥莎妮是优雅的,即便当她决心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她也没有放任丑陋不管,而是选择用蓝色的纱巾将头发小心翼翼地包裹,并且换上崭新的旗袍。面对死亡,她毫不畏惧,反倒更像赶赴盛大的宴会——在他人看来“奶奶的嘴角依然挂着她特有的那种微笑。”以至于佣人胡妈“会在孩子们不久后到来时,一个一个地提醒他们,‘不要用手碰你妈妈的纱巾’……”她的“优雅”在那个阴暗的时候,成为他人可以取暖和栖息的尊贵的华盖。

  生而为人,我们都无法逃避生活的考验,只是时间不同、形式各异。面对苦难,与其唉声叹气地挨日子,不如努力乐观地做一只萤火虫,为漫长的黑夜增添一丝光亮,照亮前程,温暖自己和他人。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