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品书馆  >  荐书 > 正文

一个人的世界

刘亮程散文集《一个人的村庄》品读

2015年10月12日 09:13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许铭君   

  在电脑横卧、微信横飞的眼下,能静坐捧读的人越来越少了。而能把一本书读上两遍的人,更少。还好,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我读了很多遍。是的,《一个人的村庄》是一叶漂在横流的物欲里的心灵之舟。

  刘亮程写的村庄,是大新疆的村庄。我所居住的村庄,是豫东的小村庄。

  新疆的村庄,应该是粗犷、荒洪,而且带着几分神秘;豫东的村庄则是秀气、热闹,是完全敞开的,像一把一直撑开着的多年前的黄油布伞。当然,那是多年前豫东的村庄,现在的它,在打工潮之下,已经多了几分空与荒。

  看《一个人的村庄》的最大收获,就是总会轻易地联想到自己的村庄,自己关于村庄的记忆,以及由这些记忆深处生发出来的关于人生、命运、土地等方面的思考。

  在这本书里,刘亮程更多的是用成人的视角写了他自己的村庄,在那个村庄,从牲畜到庄稼,从虫到鸟,从夜的黑,到太阳的白,无不和农村的故事纠缠在一起,叠加出一个冷峻的北方童话世界。

  而我记忆中的村庄却是充满童趣的。虽然没有那么美,没有那么有诗意,但至少是干净的:村南那个大大的池塘是我的整个童年快乐的集散地,捉鱼捕虾,游泳潜水,挖藕择菱;村北的杂树林里,那散发着怪味的至今叫不上名来的灌木是我捉迷藏的好地方……虽然很多细节现在都已经不记得了,但那些个模糊的轮廓,却在我的记忆深处永远不会消失,就像一处被马蜂蜇过的地方,红肿和疼痛是消失了,但那种痛感,只要想起,总是会马上漂浮在记忆之上。

  为什么我对记忆中的村庄那么怀念,那是因为,我再也看不到儿时的村庄的样子了:池塘,枯干了,扔满了花花绿绿的各种包装袋各种垃圾;水,只可能在夏天见上一洼,等不及青蛙,更等不及鱼儿的出现,便会匆匆消失;至于村北的杂树林,早就在数年前消失,转而盖上了两层或三层的楼房。这些楼房,大门紧闭。是的,我童年记忆里的那个美好的村庄,已经永远地退入到我的记忆深处了,已经永远地成为我记忆深处的痛点,且每每余痛来袭。

  喜欢《一个人的村庄》,是因为这个村庄,也许贫瘠,也许荒凉,但那种来自大自然的美好的韵味,永远地存在于斯,而不是像我出生以及成长的村庄,已经彻底地变了容颜和心灵,就像一棵树死了,我这只依树而生的虫子,就只好永远地离开它,另寻栖息之地。

  据说,《一个人的村庄》是刘亮程用七八年的时间写成的。我的希望是,我可以一直把这本书读到自己七八十岁,就在我们的村前或村后,身边,一定要卧一条狗,什么颜色的都好。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