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品书馆  >  荐书 > 正文

剑胆琴心谱华章

《诗意人生》序

2014年09月05日 10:14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武和平   

艾璞《诗意人生》
《诗意人生》书封。

  诗言志、歌咏言。诗源于境遇,发乎心声,来不得半点矫揉造作。诗是罗曼蒂克的迸发与宣泄,不应有束缚和羁绊。有人称当下物欲横泄,红尘万丈,喧嚣的世界已放不下一张书桌,焉能有诗?又有人说悲愤出诗人,诗穷而后工,年轻人写诗无非无病呻吟,附庸风雅,玩玩思古之幽情而已。又有人说警察乃赳赳武夫,昂昂捕快,整日面对血腥与罪恶,刀丛剑树之中本该横眉立目,铁血豪情,怎会生出风花雪月,舞文弄墨之趣。

  而这种种矛盾在艾璞身上成了一个例外,成了一个力证,成了一种诗文现象。

  艾璞是一个从警近30载的警察,他警校受训,当过8年片警,搞过侦查推理破案,在街头识别诈骗,在汽车上擒扒手,活脱脱一个干练的警察,可他偏偏学剑又攻书,手不释卷,“腹有诗书气自华”。他从在社区为百姓写黑板报,宣传防范知识,在当地发表长篇破案通讯,声名鹊起,还成为《人民公安报》“三月诗会”上的常客,并脱颖而出成为公安战线上一个名符其实的“字警”。一手拿枪,一手拿笔的他,就此在警坛上行走,成为一种定格的形象。

  这种形象就是剑与琴合,互为魂魄,警察是职业,诗文是爱好,警察写诗,言剑魂之志,刺破青天锷未残,横扫百妖威当猛,诗属文化,高山流水,江南杏花春雨,是一种文化浸润、熏陶,是灵魂的滴灌和孕育,是一种润物无声、渗入心田的佳馔。艾璞在江南塞北飞翔,跳跃,边歌边行,且舞且吟,他带着江南的明月和塞北的雄风向我们走来,他双手捧出了300万字的诗文作品,一首首诗,正是他人生旅途中的一个个里程碑,一处处多彩驿站和一个个曾聚散众多船客的码头。

  正因为是警察诗人,艾璞诗作才常有剑的柔情和琴音的豪壮,他的诗根植于警营的沃土,带着新发警服的芳香,透出警徽的光芒,也折射出自身警察生活的磨砺。对生命的细微感悟和职业的情感况味,他用心血蘸了浓墨,写警营的战友,写江龙勇与病魔搏斗的可歌可泣,使上级领导发出“让爱延续生命”倡导。他十年磨一剑,为一位平民警察作传,写出长诗《王法金之歌》,读之让人为之动容。“即使倒下/我也要保持向前的姿势。”“他把手机的呼叫功能拨调成震动/塞在贴脸的枕头里/冬天被头厚/改为绑左手腕上……”没有爱,便不会发现这撼人心灵的细节,谁又能说警察之手只会扣动扳机?

  正因为是诗人警察,艾璞是在用想象的翅膀托举着感动,让激情与真诚在诗的国度里徜徉,诗意的灵感一经触碰,便迸散出隽永的意境。我无法理解,作为警察,他能保有那么纯净的视角,能将生活中的美好,尽撷诗中。他的诗是细腻的,湿滑的,清隽的,带着西湖畔徐徐的清风,他的诗是傲岸的,倔强的,挟有屈子行吟时艾草的香味。他有的诗耐人寻味,富有动感的节奏和哲理。“自从戴上眼镜/世界变得不再美好/较真的时候没有了风景/只有审美的疲劳。”还有“我弯腰拍照渴望成为胡杨/却在水边看到自己的丑劣不堪。”

  艾璞是有灵气的诗者,尚有很大的腾挪空间,正由于我的喜欢,他的诗才有了褒贬之意。生活入诗,且顺手拈来,是一种幸福。但生活入诗需要有剪裁,它需要审美的眼睛,中国是“诗歌的国度”,能千年流传的多为家国情怀,人生遭际,心灵感悟,而这些多寄寓于奇丽山川,人间万象,可谓诗中画,画中诗,有一种含蓄的美,给人以无穷的回味。“发乎情,止乎礼仪”,含不尽之意于言外,而非直白,粗粝,兴之所至的豪情、挥洒。像“和我采访的全国特大网上贩卖婴儿的案件,在自贡的看守所里,他辩解说是吃螃蟹的先锋”。像“鸟蛋被人东拉西扯,是变成扯蛋,还是扯蛋”。我希望这些带有先锋怪诞味道的诗句,是诗人艾璞嬗变的前奏,身后的跨栏。

  是为序。

  (作者为全国公安文联副主席,著名作家)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