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品书馆  >  荐书 > 正文

十本文学名著带你了解美好新疆

2014年03月06日 13:46    来源:搜狐   作者:辛闻   

  雄雄猎旗卷西域:“军旅”是新疆作家们最偏爱的题材

  昆仑殇(毕淑敏) 中国盲文出版社

  《昆仑殇》是毕淑敏的处女作,主要讲述了昆仑防区部队进行军事拉练过程中发生的事。这项军事拉练是严格和残酷的,有许多士兵被高原严寒的气候冻伤冻残,有的甚至失去了年轻宝贵的生命。

  小说主人公一直没有被写出名字,而是用“一号”来代替。这个“一号”代表了一种最高的威严。“一个除了零以外最小的数字,又是一切天文数字的开始。谁能逾越过‘一’呢!”一号在小说中是一个矛盾的人物,他心里备受煎熬。一方面他痛惜那些在拉练中牺牲的战士,感到悲痛,不断地谴责自己,因为是他要在海拔五千公尺的高原上拉练,是他要进入无人区。可以说战士们的牺牲一部分原因来自于他的个人决断。另一方面他是一名军人,作为昆仑防区最高军事指挥官,他必须重视使命,他必须为国家和人民训练出一支高素质,能吃苦的边疆守卫军。后悔?不后悔?这些字眼在一号的脑海里盘旋过很多次,或许从个人情感方面他后悔了,他的命令把喜爱的警卫员金喜蹦,救命恩人的儿子郑伟良,美丽善良的肖玉莲,李铁推向了死亡。但从国家立场上考虑,我相信一号是不后悔的,祖国和人民的安全高于一切,并且他会为之继续奋斗。

  小说结尾一号要被调离他为之奋斗一生的地方——昆仑,离开埋在这儿的战友和士兵们,但他的心永远地留在了这一片土地上,因为他爱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西去的骑手(红柯) 江苏文艺出版社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甘肃河州的热血少年马仲英不堪忍受家族势力和军阀的压迫,揭竿而起,年仅十七岁,人称“尕司令”。军队所到之处,一呼百应,所向披靡,后在与西北军名将吉鸿昌的激战中失利,损失惨重。马仲英率余部死里逃生,历经磨难,以暂编36师名义远征新疆。

  与此同时,留日将领盛世才正在新疆崛起,面对马仲英的猛烈进攻,善耍权谋的盛世才邀请苏军入境助战,展开了一场悲壮惨烈的头屯河大战。马仲英部队以骏马、战刀、血肉之躯与之抗争,哥萨克骑兵师全军覆没。苏军遂以空军和装甲部队发起报复性进攻。塔克拉玛干变成了死亡的海洋,坦克压碎了最后一名西部骑手……

  这是一部有关英雄和血性的史诗式长篇巨著。金戈铁马,碧血黄沙中,有凝重的历史,有浪漫的情怀,更有生命的真谛和灵魂不死的传说。

  凿空使者张骞(童马) 新疆青少年出版社

  在《凿空使者张骞》一书中,张骞以超人的胆识和过人的智谋斩杀了以种种方式暗杀他的杀手。越过种种陷阱,冲破无数难关,设计诛杀了暗通匈奴阴谋家的大奸。虎穴历险九死一生的传奇故事感人于深。小说以双线交叉的独特手法扣人心弦,欲罢不能。


  八千湘女上天山(卢一萍)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1949年底,新疆和平解放后,共和国的决策者的命令驻疆二十万官兵铸剑为犁,垦荒屯田,扎根新疆,以改变自汉以降,历代屯垦一代而终的局面,达到长治久安的战略目的。但“没有老婆安不下心,没有独生子扎不下根”,如果官兵的婚姻问题得不到解决,将影响这一战略目标的顺利实现。因此,决策者们决定征召女兵解决这一问题,他们首先征召了八千湘女。这些女兵大多是知识青年,其中有大学高材生,有国民党将军的女儿,也有大贾巨富的千金。所有人都怀着青春的梦想,行军数月,来到了遥远的边疆。从那时起,她们就开始在这苍茫的大漠戈壁,演绎着一个又一个悲欢离合的故事,也演绎着他们的理想与追求,光荣与梦想。他们孕育了后代,也孕育了爱、宽容、大义和坚韧的精神,被誉为“新疆荒原上的第一代母亲”。

  这部报郜文学彩用“口述实录”的形式写成。它所服郜的湘女的命运其实是八千湘女命运的缩影,是一部进疆湘女的集全回忆录,一份由她们口述的文献,一份历史的证诩,是对已被尘封史实的首次全方位揭示,是对被抹杀了的大众记忆的竭力恢复。

  为采写此书,作者历时五载,三易其稿,先后到湖南、北京、四川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寻访了上百位湘女。部分章节在报刊发表、连载后,反响强烈,曾获中国报郜文学大奖和昆仑文艺奖。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