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品书馆  >  书评 > 正文

抛却私心杂念,抵达“爱”的本真

读村上春树的《刺杀骑士团长》

2018年09月14日 14:52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禾刀   


  有点怀疑,这还是不是读者过去熟悉的那个村上,或者说,将这个故事与村上过去的故事进行比较既生硬且不合时宜。虽然故事延续了村上习惯以尽可能少的人物出场的叙事风格,但村上另一方面又努力融入了诸多元素,比如豪宅与豪车,比如玄幻与穿越。更主要的是,村上在本书中讲了一个带着强烈问题意识的故事,所以这个故事有时又像是一部关于悬疑侦破的作品。

  虽然不能“剧透”,但必要的故事起因还是得说一下的。还没等到七年之痒,作为主人公的“我”与妻子柚在结合六年后便不得不分手,原因是妻子有了外遇,后来又得知怀上了别人的宝宝。“我”就像一只落败的公鸡,开着一辆二手旧车,载着一具垂头丧气的躯壳,躲到没有左邻右舍的孤山野岭。“我”与妻子的婚姻似乎走上了不归路。

  那么问题来了,“我”与柚的婚姻危机,与那副《刺杀骑士团长》的画作之间到底有什么化学反应呢?

  《刺杀骑士团长》是房东、著名日本画画家雨田具彦创造的一幅经典画作,这幅画最为独特之处在于画家融入了自己和弟弟的“反战”信仰。雨田具彦曾因在奥地利参加刺杀希特勒的活动失败而被遣返,女友则丢掉了生命;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弟弟雨田继彦始终无法走出自我谴责的阴影,最后躲在阁楼阴暗的角落里自杀。村上以这种巧妙的方式,既表明了自己对“二战”特别是日军侵华的反对态度,同时借故事的“男二号”免色涉之口,厉声质问那些南京大屠杀的质疑者:“有人说中国死亡数字是40万,有人说是10万,40万人与10万人的区别在哪里呢?”

  当然,这不是一部关于历史钩沉的著作。村上搬出这样的大是非,目的还是为了铺垫。“我”之所以会与画里的主角“骑士团长”产生那么多的联系,主要因为“我”本来也是一位画家,在艺术层面存在“心心相通”的可能。更何况,越是知名的画作,越是带有强烈的隐喻内涵。

  村上将“我”的生活安置在虚实两条线索之中:一条是属于虚幻的暗线。即“我”频频与走出画外的骑士团长对话,于是有了夜半的铃声和难以言状的黑洞,并先后邂逅了长面人、无面人等画中角色;一条是属于可以感知的明线。“我”先后与免色涉、秋川笙子、秋川真理惠等人的交往。两条线索相互隐喻,相互补充,相互衬托。

  在村上看来,世界本来是隐喻的,一切未知其实早就蕴含于过往的已知之中。所以后面村上干脆让玄幻升级,不惜笔墨打造了一段魔幻的穿越之旅。在画作的强烈隐喻下,经过画中骑士团长、长面人、无面人、唐娜·安娜等人物的步步引导,“我”终于挣脱私心杂念,抛弃顾虑,一路穿行,回到了那个“熄掉光亮,且听风声”的漆黑深洞,最终实现心身的祛魅。这不是一次寻常的穿越,名义上是为了寻找那位13岁的秋川真理惠,实际也是“我”从心灵认知回归理性本真的一次蜕变。

  相较于暗线浓郁的隐喻意味,明线显然清晰得多。免色涉更像是“我”未来处境的镜像,与过世妹妹神似的秋川真理惠则像是柚未来孩子的一个镜像。因为一直纠结于秋川真理惠可能是自己血缘上的女儿,于是功成业就的免色涉不惜重金、挖空心思也要接近“女儿”。他通过高倍望远镜瞭望,委托画家画像,甚至想方设法密切了与真理惠的姑姑秋川笙子之间的关系……可就是这样,他的那些努力非但无法博得“女儿”的好感,反倒引来极其强烈的猜疑。直到最后免色涉都没弄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入这样的境地。

  故事的最后,放下了私心杂念,回归于“爱”的本真,“我”与柚得以重归于好。原来过去看起来横亘在婚姻里那些无法逾越的障碍,在“爱”的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村上通过这个故事所想表达的内涵大概是:“爱”可以冲破一切私心杂念,前提是必须从心底坚信自己的判断,那些看似可以照亮道路的灯光,有时也可能是左右我们判断的身外之物。

  抛舍私心杂念其实不易,因为私心杂念往往也是我们过去的利益所在。记得“断舍离”创始人山下英子曾指出,“断舍离非常简单,只需要以自己而不是物品为主角,去思考什么东西最适合现在的自己”。山下英子谈的是生活整理常识,但这个常识同时也道出了一个哲理,即我们的思想与精神也需要断舍离,否则不堪重负。从这层意义上讲,村上在本书中编织的那个隐喻世界,本质上也是一种断舍离。在频繁的隐喻下,主人公不断抛却私心杂念,最终才抵达“爱”的本真。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