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品书馆  >  书评 > 正文

因为信仰:派出所民警写就“扶贫楷模”

2018年01月04日 16:47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王伟杰   

  


李万军近照
  

    《因为信仰》作者李万军,笔名万钧悟见,1968年11月生,湖南省常德市汉寿县人,中共党员,一级警督。现供职于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学会会员、全国公安作协会员(首届签约作家)、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文理学院现代文学史客座教授;曾进修于于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班、毛泽东文学院中青年作家班;曾服役22年,历任战士、排长、指导员、股长、科长、县政协委员等职。至今发表作品100余万字,大多散见于《中国作家》《中国报告文学》《啄木鸟》《战士文艺》《解放军报》《人民公安报》《湖南日报》等报刊,出版过个人文集《走笔军旅》和长篇报告文学《因为信仰》;作品曾获得过战士文艺奖、丁玲文学奖、金盾文化工程奖等。

    一名退役军官、退休警官、曾经蒙冤24年的中共党员,因为信仰,来到湖南省省级贫困村石门县南北镇薛家村,他发现这个位处湖南屋脊、海拔在千米之上的山村,不仅只是一处山清水秀之地,而且还是贺龙元帅当年的革命根据地和革命烈士贺锦斋的故乡。更为离奇的是,八十多年前,曾经发生在此地的那场悲壮战斗——1930年5月,红四军独立团游击队68名红军战士,为掩护贺龙所率领的革命武装转移,陷入石门保安团重围,弹尽粮绝之后,他们抱定“宁可站着死,不可脆着生”的决心,舍身跳崖,全部壮烈牺牲……

  “这比琅琊山五壮士跳崖的故事还要悲壮……这里山好水好人更好……”

  这个誓言有声、十分看好薛家村的人名叫王新法,作为一名转业军官和人民警察,王新法深深懂得这段历史的份量,一种强烈的继承意识和战斗精神一下就贯穿着他的身心。在经过了前期两度考察的前提下,他决定留下来,拿出自己受冤24年平反后补发的64万元工资,作为扶贫启动资金,沿着先辈的足迹,带领乡亲们誓要干出一番扶贫事业……就在他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初见成效之际,2017年2月23日下午3时许,王新法突发心肌梗塞不幸倒在了薛家村扶贫的战场。王新法离世后,中共常德市委、湖南省委给予王新法崇高评价,石门人民万人空巷送别了这位“名誉村长”。一时间,大江南北和长城内外各类媒体,以及微信朋友圈满满地都是“王新法”,都在连篇累牍地宣传报道王新法生前真扶贫、扶真贫的事迹……

  王新法何要不远千里来到薛家村扶贫?

  王新法为何会因一桩冤案蒙羞长达24年?

  王新法来到薛家村扶贫是一次机缘巧合吗?

  王新法扶贫为薛家村带来了什么或留下了什么?

  王新法扶贫的意义所在或说给我们党政干部带来了哪些启迪?

  《因为信仰》的信仰者、湖南省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东江派出所民警、一级警督、全国公安作协签约作家李万军受上级派遣,来到王新法生前帮扶了四年的薛家村,抛开一切热闹表象,沉下身子当起了“名誉村民”,与薛家村民打成一片,在将近半年的采写中,行程3万余公里,辗转数度,夜以继日,通过深入薛家村、石家庄、北京等地,先后采访了王新法的家人、朋友、战友、同事,律师以及薛家村民400余人,展开了前所未有的大调查、大采访和大求真。他一路行走、一路采写、一路不断地向社会摇起信仰的旌旗,擂响新长征的战鼓,不断地向读者发出上述信仰之问,不断地向读者诠释因果关联,不断地叩击读者的情感闸门,从而成就了《因为信仰》——扶贫楷模王新法这部长达30余万字的报告文学力作,之后刊发《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2017年第10期,并由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出版发行。

  李万军其实是一位地道的军人、警察和草根作者,他与“扶贫楷模”王新法亦有着相同信仰和相仿的人生经历,自1986年11月从汉寿县应征入伍,先后在海南、桂林、长沙、武汉、常德等地服役或修学了22年;他从战士干起,在各部队先后任过排长、指导员、股长、科长、县政协委员等职,在部队时曾经受许多次血与火的考验,立功受奖无数,深受战友们感佩。难能可贵的是,他在当兵期间不仅政治合格,训练刻苦,军事过硬,而且还胸怀大志,笔耕不缀,著书立说,在军队这所大学校里不断百炼成钢。临近转业前,他将自己多年来发表于军内外各级报刊上的文学作品交由中国戏剧出版社结集出版,之后接连获得过“战士文艺奖”和“丁玲文学奖”。之后,李万军决定将这笔奖金捐助给了常德市阳光孤儿院的两名孤儿。当年,广州军区《战士报》和《常德日报》均以“作品获得文学奖,奖金资助两个娃”为题进行过报道。

  2008年,李万军主动响应我军“整编”号召,主动要求转业到了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当警察。在部队时李万军能参善谋,能文能武;当警察后,李万军照样干得有声有色,在他所担负的“文字警”岗位的七八年里,又全身心的投入到“日写一文、周发一篇、月刊大作”的内外宣传工作中,也因此两次荣立三等功,多次受到过嘉奖,并有4篇作品先后获得了湖南省公安系统“金盾文化工程奖”,他还先后两次被组织选送到毛泽东文学院中青年作家班和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班深造,直至成为全国公安作协(半脱产)签约作家,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由衷赞誉。最近,组织上考虑到李万军年近“天命”,身体大不如前,应其要求,调整他到一线派出所挂职锻炼。恰在此时,志愿扶贫人王新法同志,不幸累倒在石门县薛家村扶贫现场,并由此引发了学习宣传王新法扶贫事迹的热潮。当地宣传部和市文联经过一番筛选,最终确定李万军为选派对象。当单位领导找他谈话时,他二话没说,就欣然接受了这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攻坚任务。

  起初时,李万军就明知这是一项未必讨好的任务,但他义无反顾,一头扎进了薛家村,住在王新法“离世”时的村民家里,与村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并展开了小帮小扶行动,真正继承了王新法精神,深受薛家村民拥戴。因为在他看来,王新法是个新时期以来,在广大党员干部中涌现出来的、一个足可震憾全国的重大典型;王新法留给薛家村的,并非只是花费了他的主要家当,也不仅仅是为薛家村成立了一家农业科技发展公司和修了那几条路几座桥那么简单。王新法留给薛家村的,主要是他的整个人生智慧,他的整个朋友资源和他的整个精神信仰。因此他认为,若写王新法,非长篇不可,非沥血不可,非客观不可,非投入不可。为了写好该作品,他从王新法的家乡河北灵寿县和石家庄挖起,从王新法当过兵的军旅生涯挖起,从王新法遭受不白之冤时挖起,获取和掌握了王新法生前、扶贫前的许多鲜为人知的原始素材。

  在半年多的采写时间里,李万军即是采写者更是扶贫人。因为王新法离世后,整个石门和薛家村人民都沉浸在王新法去世后悲痛中,整个石门和薛家村民都处于来自全国各地媒体的包围中,当地党委政府和薛家村人应接不暇,王新法的家人和亲友更是悲伤不已。在无人陪同、无特定采写“对象”的情况下,李万军自觉摆正位置,调整心态,首先将自己摆在一个普通扶贫人的位置上来到薛家村,融入薛家村民中,与村民们交朋友。例如,李万军为了与薛家村原村主任、人称“材料篓子”的贺顺勇交上朋友,平素里每次经过他家时,总是停下脚步串串门、唠唠嗑,投其“文学”所好,甚至有时还鬼使神差似的,经常三更半夜敲开他的家门,把他从床头喊起来,聊起薛家村,问起“王新法”,说及军人团队的来由等等,不厌其烦。久而久之,这位原村主任终于被李万军这种锲而不舍、执着较真的精神感动了,从此便源源不断地给他“喂料”。李万军在薛家村“帮扶”到一个多月时,他不顾王新法妻女的担忧,不顾市文联和市委宣传部的提醒和规劝,甚至是反对,坚持己见,在前期采访已经花销上万元、难以为继的情况下,自费盘缠,挤公汽,坐硬座,两度赶往北京、石家庄等地深入调查采访,模范践行着一名文艺工作者要“为时代而歌,为人民抒写”的要求。

  李万军在薛家村的日子里,除了像王新法同志那样身先士卒、扶贫帮困外,还十分注重发挥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兼作家的角色作用。在薛家村的百余天里,面对东家长、西家短,以及一些不良现象,他从不置身事外,而是主动站出来,与村支两委和军人团队拧成一股绳,主持公道,弘扬正气。一天,一位从外地打工回来的薛家青年,虽然曾经认识王新法,内心里也十分敬重这位“名誉村长”,更清楚“村规民约”,但大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脚,于是便偷偷地跑到峡河“两合口”去钓鱼。不巧,被李万军发现了,不仅没收了他的钓竿,而且还于当天在村广播室,向全体村民“现场直播”,作出了深刻检查,而且还要连罚带捐了1000元给村集体,最后承诺今后决不再犯,希望全体村民自觉遵守“村规民约”,都要继承好王新法精神,争当好薛家村民。还有一次,是在该同志初来乍到时,一位患有老年智障的孟姓老太,不慎走丢两天两夜后家人才发现。消息传给村部和军人团队驻村代表“谢参谋”的同时,也传到了李万军的耳朵里。当大家正在犯难时,李万军就一句话:“没别的,组织全体村民进行拉网式搜寻,一定要在赶在天黑前找到老太……”。说完,他即加入到搜寻人群中,结果天遂人愿,这位孟家老太命大福大,终于被几个村民在山腰里找到了。

  相较于“扶贫楷模”王新法,李万军用他的纸和笔、言和行,不仅为王新法树了碑、立了传,而且为石门县薛家村代了言、扶了贫,不失为近年来文艺界涌现出的一个智力与文学扶贫典范。采访中,李万军多次表示,为了帮扶好薛家村,为了弘扬好王新法精神,他愿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接力搞好后续文学扶贫,再次积极响应文学界发起倡导的“梦圆2020”扶贫题材创作,拟与全国脱贫攻坚战役同频共振,力争写出“薛家村三部曲”。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