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品书馆  >  书评  > 正文

俯下身体 凝视生活

读连忠诚新作《有一段路,我们相遇在地铁》

2021年01月29日 09:53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张策   
中国警察网 · 张策  |  2021-01-29 09:53

  读过青年公安作家连忠诚的新作《有一段路,我们相遇在地铁》,颇有一些感触。

  连忠诚大学毕业后进入公安机关,在特警部门工作多年,参与过抗击非典、抗震救灾、奥运安保、援疆维稳等重大任务的完成,也因《西风胡杨》《特警手记》《边陲记》等长篇报告文学作品在文坛崭露头角。可以说,连忠诚的生活轨迹和创作经历相对单纯,军事化管理的特警工作既给他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也相对局限了他的视野。连忠诚之前的作品,以充满激情的笔触对特警生活有详尽而细致的描写,通篇洋溢着的是青年公安民警特有的情感脉动,赤诚之心跃然纸上,也因此广受好评。但坦白说,从文学的角度评价,他那一批作品略显热情有余,沉淀不足,于丰富的生活素材中剪裁取舍不够,说到底,观察与思考的视角还是窄了一些。

  作家的成长是需要时间的。2019年,连忠诚推出了散文集《村庄的遗物》,第一次把视线转移到了他从小生长的乡村,对家乡的风土人情进行了细致而充满感情的描述,令人眼前一亮。在2020年的年末,已经转岗到地铁公安机关工作的连忠诚,又推出了这本《有一段路,我们相遇在地铁》,以平和淡然的口吻,讲述了在地铁里发生的各种故事。我认为,至此,连忠诚的创作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连忠诚创作上的转型,具有一定的典型意义,他给公安作家,特别是青年公安作家,在公安文学的创作方向上,提供了一个思考的角度。

  对公安事业的热爱,对公安英雄人物的崇敬,是几乎所有公安作家拿起笔时的原始驱动力。这不仅没有错,而且应该是公安作家始终坚守如一的创作主方向,是我们难能宝贵的初心。但如何写好公安文学?如何使公安文学真正攀上文学的高峰?公安文学作家们应该有更深刻的思考。

  有一句我们耳熟能详的话,叫做“文学即人学”。这句话的内涵其实非常丰富,这里的所谓“人学”,不仅仅是片面地指用文字对人物的刻画与展示,其实更强调的是文学所具有的社会性。有评论家指出:文学必须对社会问题进行反思,对社会人类作出贡献,这才是真正的文学归宿。对于公安作家来说,这个话题其实并不难理解,因为公安题材本身就是社会性极强的文学题材,它对社会的认识与描写、甚至揭露,都远非其他题材可以比肩。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如果我们大量阅读现代公安文学作品的话,会感觉有相当部分的公安作家们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并不清晰,或者说,并不痛切。他们笔下对社会的认知,还仅仅停留在作为作品主体的公安故事和人物的背景设置上,很多时候,这个背景甚至是模糊的,是潦草的,是可有可无的。

  坦白说,这是公安文学的整体发展至今步履蹒跚的原因之一。

  让我们回到连忠诚的创作。身为特警的连忠诚,与身为地铁公安机关民警的连忠诚,创作方向的转变意味着他观察生活、理解社会的深度和广度发生了变化。地铁,成为连忠诚创作道路上一个非常有意味的符号。我们研究他的创作和他创作中的转型,应该可以对公安文学的整体发展产生一种提示和推动作用。

  我们前面说过,连忠诚早期的作品热情有余而沉淀不足,这一方面是特警工作本身的特质与局限所造成,更重要的一方面就是作者自己对社会的认知还不够全面而深刻。这当然也与特警工作的特殊性有关,但不能不说是连忠诚当时创作上的一点遗憾。所幸的是,连忠诚在文学上是敏感的,也是善于思考的,如果说他的《村庄的遗物》完全脱离了他的公安工作实践,开始了对自己人生的一种回顾和一种思索,那么他的《有一段路,我们相遇在地铁》,已经开始明确地用一名民警的视角观察和思考社会了。正如他在本书后记《开往春天的地铁》中所言:“很多人说我是警察作家,没有写警察题材,却写了人民,各式各样的人民,个体的,血肉的,哭泣的,微笑的。‘人民’这个概念如此广泛抽象,而在我眼里,又是如此具象。人民警察的宗旨就是服务人民,写人民,这也符合我的心愿和感情,因为他们值得。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在思维里拥有这一点,我多么庆幸与感恩。”这样的明确认识,使连忠诚这本并不厚重的散文集有了思想的高度,也让他创作转变的尝试具有了一种典型意义。

  这本书记录的,是在地下几十米深的地铁中发生的故事。有的是作者目睹,有的则是他的亲身经历。这些故事或温暖,或悲伤;或令人气愤,或哭笑不得,记录在作者笔下有时却只有短短的几百字。在短小的篇幅里,作者真正地俯下身体,以怜悯之心凝视着生活,总结出了这样的感慨:“我在城市,在城市的地下30米,或者更深。地下无光,也有光。”这样的光,无疑来自人心,来自人与人之间的温度。较之《村庄的遗物》,连忠诚让自己和自己的战友们重新回到了视线之中,他在用警察的眼光观察生活、观察社会,他的视野里不再是仅有特警的英勇,而更多添加了社会的五味杂陈。文笔虽显从容而平淡,内涵却更丰富而饱满。

  当然,作为一部散文集,文本承担的内涵也许只能限于速写与感喟,揭示更沉重更广阔更复杂的社会现象的任务,大概应该由述事更宏大、内容更厚重的体裁去完成。但不管怎么说,公安文学于此都是责无旁贷的。因此,对社会对人性的高度关注,有意识地注重公安职业本身与社会之间的关联与因果关系,让公安文学的社会背景鲜活起来、厚重起来,是每一名公安作家要深刻思考的问题。

  应该承认,连忠诚的转型还是刚刚开始,他的思考是可贵的,但也还是初步的。在对社会的深入观察与反映上,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特别是在情节设置和文字铺陈中将社会与公安有机融合,使之互为因果互为推动的创作思考与操作上,连忠诚还需继续努力。同样,我们寄希望于更多年轻的公安文学作家,真正俯下身体,近距离地凝视生活体验生活,有意识地在社会的海洋里汲取创作的营养,并将这种营养输送到自己的创作之中去。要记住,公安事业固然波澜壮阔,但和整个社会整个民族的前行相比,仍然是大海中的一滴水。然而能从这一滴水中窥见世界,应该是公安作家的看家本领。

  连忠诚说:“我期许,每一趟列车,都是开往春天的。春暖花开,面朝大海。”这种充满阳光的希望,应该是每一名公安作家的心境,也是大家努力的方向。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