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品书馆  >  书评  > 正文

把读书当作“无限游戏”

2020年12月04日 10:29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周慧虹   
中国警察网 · 周慧虹  |  2020-12-04 10:29

  詹姆斯·卡斯的哲学小书《有限与无限的游戏》里提到,世界上有两种类型的游戏:“有限游戏”和“无限游戏”。有限的游戏以取胜为目的,而无限的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

  其实,许多事物都可以拿游戏来类比,比方说,读书。而纵观各人读书状态,有的习惯于在“有限游戏”中争做赢家,有的则倾向于在“无限游戏”中探寻别样滋味。

  若论读书当中的“有限游戏”,颇具典型性的莫过于课业教学。自古至今,将读书学习视作阶梯用以博取功名者大有人在。林语堂在其《论读书》一文中,谈及“学堂中的读书”时提到,“书上怎样说,你便怎样答,一字不错,叫做记问之学。倘是你能猜中教员心中要你如何答法,照样答出,便得一百分,于是沾沾自喜,自以为西洋历史你知道一百分,其实西洋历史你何尝知道百分之一。”其实,何止“学堂中的读书”,现实当中,一些人惯常意义上的读书,往往也是奔着“有限游戏”的目标而去。稍加留意不难发现,总有人不清楚什么样的书真正适合自己,于是,有意无意地喜欢找心目中的高人索取读书清单,然后按图索骥读它个昏天黑地。至于究竟是否读得如饮甘饴,读出了理想中的柳暗花明,怕是要打个大大的问号。如此情状,令人想及斗牛场上双目圆睁跃跃欲试的斗牛,斗牛士拿一块红布轻轻一挥,即引得其左突右奔,骁勇之状固然钦敬,然而最终结局如何,终不免让人替之捏一把汗。

  人生有涯,而书海无涯。读书,总想着速战速决,但理想堪称丰满,只怕现实很可能骨感。所以,与其把读书当作一场“有限游戏”摩拳擦掌志在必得,倒不如敞开了心胸,放长远目光,在“无限游戏”中努力与书和解,与更多切合己意的好书相遇,使一本一本的好书,一点一点潜移默化为自己精神躯体当中的骨骼血肉。

  把书当作朋友,把读书视为一场“无限游戏”,说起来容易,然若真的要内化于心,见之于行,大约离不开时间的考验与现实的历练。就笔者而言,嗜好不多,偏偏对书情有独钟,想当初,在校时也曾抱定玩转“有限游戏”的心态,强迫了自己苦读,其结果,如林语堂所言,不外乎让教科书“规范”了头脑。及至步出校门,踏入社会,读着读着,渐渐就离“无限游戏”之境愈见其近。这么些年来,我的读书,诚可谓循着“路标”朝前行,比如,梁衡是我喜欢的作家,读他的书让我接触了艾思奇的《大众哲学》、陈望道的《修辞学发凡》;我还因喜欢王小波的杂文,深谙读译著不能不关注译文水准,而像查良铮、王道乾等先生的译作,终究不可错过。就这样,因了自己倾心的作家的指引,一条接一条的读书坦途在我面前延展,从此不必担心意乱神迷,同时还收获了一路又一路的鸟语花香。

  读书,一方面注重“输入”,另一方面,最好是讲求“输出”。一个人在“输入”的同时善于“输出”,无疑有助于“无限游戏”的进位升级。输出的传统方式,莫过于写作,对此应该没什么异议。纵观古今中外,那些大作家、大学者,基本上都是善读之士,是把死书读活,读出了自我新高度、深度与宽度的人。除此之外,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如今,利用线上线下途径开展讲书日趋常见,而参与讲书的过程,也是极大提高自身读书能力的一个过程,在此意义上,一个人主动参与到讲书活动当中,给周围亲朋或是更大范围的受众进行讲书,势必能在很大程度上拓展自己的读书路径,让自我阅读向着更高、更远的目标迈进。

  清代姚文田有句话说得好,“世间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既然,读书是那么好的一件事,既然,尘世扰攘尤显读书难得,就该想方设法读好书,而读好书的一大秘籍,不妨把读书看作“无限游戏”,进而满怀期待地去身体力行。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