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品书馆  >  书评  > 正文

重回文学现场

读《旅行中的文学课》

2020年11月20日 09:2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刘敬   
中国警察网 · 刘敬  |  2020-11-20 09:28

 

  雨果先生的中国客厅、朱丽叶家的阳台、普希金走过的最后一级台阶……从这本《旅行中的文学课》的书名,就知道这是一本以文学旅行为主题的书了。在书中,作者记录并再现了自己在探访文人故居、拜谒作家墓地、游览文学博物馆等体验各国特色“文学之旅”的过程,以及自己的感悟与思考。

  与书名的“一本正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节节“文学课”的名字显得别具匠心,诸如“尤利西斯在脚下生根发芽”“疯子才懂夜的黑”“查令十字路84号的‘不二情书’”等等。这并不是作者在故弄玄虚,哗众取宠,恰恰是作者在文学旅行中独特的细节经验和鲜活感受。譬如,他认为“读雪莱的诗最好结合雪莱的传记一起来看,就此你便能理解徐志摩为什么将雪莱的诗视为圭臬”,他赞誉两位诗人是隔空对唱的“此岸之黄鹂与彼岸之云雀”,那向日而生的炽烈生命,则如伊卡洛斯的翅膀。而在英国勃朗特姊妹的故居,他则想象如诗,温情如画:“勃朗特家族的孩子们却钟情于这片天鹅绒般的荒野乐土,他们在斜坡上手拉手一起奔跑,一起摔倒,一起看云彩的波浪与阴影,听奔宁山脉中的沼泽之风呼啸而过。特别是对艾米莉而言,哈沃斯周边的荒野让她忘记了孤独,并使其获得创作的灵感。她喜欢徘徊在山涧小溪和紫水晶一般的石楠花间,倾听大自然的神秘声响。”

  其实,无论是雨果先生的中国梦,还是那家名叫浮士德的餐厅,还是哈菲兹的夜莺……作者的每一次抵达,每一次瞻仰,每一次思索,都是从文学角度来解读文学、解读作家,而他们恰恰又是目光穿透岁月、讽喻世情人性、预言社会发展的最敬业、最优秀,也是最富于联想和想象的“精神导游”。

  这让我想起了一边旅行、一边写作的作家陈丹燕。她曾感慨道:“我读过的书通常极大地影响了我对旅行目的地的选择。在计划去哪里旅行的时候,往昔阅读带来的感受和方位感使我常常在好奇心中带着明显的熟悉,我似乎总是前往一个梦中熟悉之地,它对我来说永远不会全然陌生。”《旅行中的文学课》原本记述的就是一场场“圆梦之旅”,而非走马观花、蜻蜓点水般的“到此一游”。

  如作者骑了一辆自行车在老挝的山林寻访穆奥之墓的经过,真是一波三折,艰险丛生,让人钦敬有加;而在黎巴嫩探访纪伯伦的故居和墓地时,当地正在频发战火,作者的决心真是坚如磐石……而透过书中的照片与文字,读者得以穿越万重山水,轻拂时光尘埃,来到文豪们的身边,做一回他们的学生。伴随着跳动的朝圣之心,重回文学现场,去发掘并感受大师们的别样情怀、百味人生。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