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品书馆  >  书评  > 正文

试论长篇小说《金滩残梦》的艺术特色

2018年11月23日 10:5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阮莹   

  张骅新近创作的长篇小说《金滩残梦》(时代出版传媒20188月出版发行),有如下五个艺术特色:一是取材奇特,二是氛围诡异,三是人物鲜明,四是布局合理,五是语言优美。这五个特色相辅相成,构成了小说超强的可读性,读罢让人有一种别开生面的感觉。

  长篇小说要有一个好故事。故事是小说的根本和载体,离开好故事难以引导读者进入作者描绘的世界。小说就是讲故事的地方,离开故事将寸步难移。《金滩残梦》的作者谙熟此理,以奇特的取材,讲了一个非常好看的故事。小说的背景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发生在新疆阿勒泰山区一个叫阿勒屯塔莱的山沟里的历史故事。在这个山沟里,有上万名年轻的淘金客在采金。这个庞大的群体分属三个不同阵营,人数最多的是阿山金课局副局长、反动军官钱良剑治下的六千多名淘金客;其次是人称马善人的金把头马善成,手下有两千多名淘金客;第三群人颇为神秘,其骨干力量是俄国国内战争中,于1920年逃窜到阿勒屯塔莱的白卫军残部,他们就地招募了一千多人,实行军事化管理。这三股错综复杂的势力形成了恢宏的场面,激烈的矛盾冲突始终充斥其中。

  淘金生活本来就艰难困顿、诡异雄奇,披着一层神秘外衣。在这种神秘、苍凉的背景中,反动军官、黑心金把头为最大程度攫取利益,想方设法地盘剥淘金客。淘金者生活异常艰辛,劳动力度超强。他们进山前与阿勒屯塔莱的统治者签订了苛刻的三年劳动合同,合同规定,每十八人为一组,每人每天的生产定额平均为五克沙金,定额之外的金子才归淘金客所有,但这部分金子并不允许私自带出山;完不成定额的淘金客则要从每月三块银元的劳动报酬中扣除。支撑淘金客尚能活下去的念想就是合同到期后带上手头的金子出山。于是,属于自己手头不多的金子能否带出山,就构成了这部小说最为激烈的矛盾焦点,也成为小说的悬念和主线。

  讲好故事,而且要会讲故事。《金滩残梦》的作者匠心独具,堪称讲故事能手,他始终紧扣小说主线,让故事层层递进,矛盾逐渐升级。淘金客要带着属于自己的金子出山,而反动统治者却要遏制他们带金出山,双方的矛盾呈胶着状态。淘金客为维护自身权益,组成了互助组,互助组的骨干几经波折,在付出血的代价后终于找到了一条通往外界的秘密通道,多次成功地携带金子秘密出山,将金子兑换成银票汇给淘金客的家人。

  互助组在广大的淘金客中提升了威望,逐渐形成凝聚力。当这一叙述主线凸显后,小说不失时机地提升了故事的矛盾冲突,使之达到高潮。阿勒屯塔莱的统治者借1939年新疆省政府推行“金不出疆”的币改政策,在阿勒屯塔莱阴谋实行所谓“金不出山”,趁机大肆搜刮淘金客手中的金子,使双方矛盾冲突迅速达到白热化程度,于是一场暴动无可避免地爆发,波澜壮阔的宏大场面自然而然地就此展开。

  好故事放在了一个恰当的地方来讲。《金滩残梦》的故事发生地在阿勒屯塔莱。阿勒屯塔莱是蒙古语,翻译成汉语是金沙滩的意思。阿尔泰这个语汇在蒙古语中本身就唤作金山。新疆阿尔泰七十二条沟,沟沟有黄金。阿勒屯塔莱是悠长蜿蜒的乌伦古河流经的一段河谷,长约二十余公里,两侧皆为悬崖峭壁,峭壁之上是漫山遍野的原始森林。河道滩涂的泥沙中富含沙金,故事中上万名淘金客就在这样一个深沟峡谷里淘金。残忍奸诈的阿勒屯塔莱的统治者为防止淘金客私带黄金出山,在高山丛林中为数不多的小路上广布地雷,通往外界的道路被牢牢堵死,唯一通道就是架在乌伦古河上的一座木桥,桥上常年有荷枪实弹的士兵警戒,严格控制淘金客出山。阿勒屯塔莱就像一个高度封闭,酷似集中营的牢狱,年轻的淘金客则像失去自由、只知疯狂劳作的囚徒。

  小说注重营造独特氛围。开笔就描述了在这个封闭的、集中营似的山沟里,淘金客李旺才的父亲患了重病,需要他汇钱救命,另一位淘金客胡娃子的家人在老家给他说了媳妇,女方急索聘金。这两人在山里辛劳了两年多,手头积攒了一些金子,但他们的三年劳动合同还未到期,不能带金出山。两人几经策划,在夜色中冒险带金偷跑,结果一人在山上被地雷当场炸死,另一人被炸伤。为杀一儆百,阿勒屯塔莱的统治者将炸伤的李旺才抬回来,锁在淘金客集中的饭堂前示众,由此激怒了淘金客,从而使矛盾冲突上升。

  浓重的神秘感是这部小说所营造的氛围,读者在阅读中心情揪紧,始终被这条叙述主线牵引着往前走,有一种须臾不能离开的感觉。

  好故事中不忘塑造典型人物。小说与通俗故事的区别就在人物刻画上,通俗故事往往只注意讲故事,而忽略了人物刻画。大家知道,历史小说《水浒传》先前就是流传于市井、口口相传的单体通俗故事,文学巨匠施耐庵收集了一个个通俗故事,成功地塑造了几十乃至上百名栩栩如生的典型人物,使之成为传世名著。施大师以他的文学实践告诉后人,什么是通俗故事,什么是小说这个真谛。小说在讲故事的过程中,要紧紧地围绕塑造人物这个文学的终极目标。粗略算算,《金滩残梦》三十余万字,有名有姓的主要人物就有二十多个,随着故事的发展,各色人等渐次粉墨登场。人称钱麻子的钱良剑,心狠手毒,身兼阿山金课局副局长,是阿勒屯塔莱的最高统治者,对淘金客非常残酷。他说,“我手上有两样东西,一个是皮鞭,一个是手枪,淘金娃娃不老实,我就用皮鞭抽他,再不老实,我就枪毙他。”但此人却极义气,年轻时留苏学习军事期间,因了一句承诺,将友人之女带回新疆抚养成人,视如己出。对同僚刘铭心,也是极尽义气,两人亲密无间,让人读罢觉得生动可信。作为阿山金课局的总督察刘铭心,在阿尔金山督察采金时因渎职而被收监,后在迪化上司的疏通下复出。刘铭心狡诈阴险,厚厚的镜片后的那对眼睛充满警觉和诡异。这两个人主宰着阿勒屯塔莱的一切,小说中的种种矛盾基本都由这两人挑起。另一个大金把头马善成,人称马善人,是个地道的伪善人,他见人不笑不说话,但极其阴险,一肚子坏水。他利用钱良剑的“金不出山”,意欲将淘金客存在他金库的金子收入自己囊中,最后作为导火索,引发了阿勒屯塔莱淘金客的大暴动。另一拨行动诡异的俄国人,是俄国国内战争中战败的白卫军残部,他们逃窜到了阿勒屯塔莱,率领一千多名淘金客在此淘金,为首的是安德烈、伊万和列昂契奇,这三人描写得也是栩栩如生,为小说增色不少。这些人物性格迥异,面貌鲜明,人数虽多却并不芜杂,无一不是紧紧围绕着小说清晰的叙述主线来展开活动。

  文学说到底是人学,是以塑造典型人物为其终极目标的。小说中的正面人物更具特色,熠熠闪光。俄国共产党人谢尔盖,受组织委派,前来阿勒屯塔莱进行侦察,后来苏联卫国战争爆发,这项任务暂时被搁置,但谢尔盖却独自来继续完成任务,除掉安德烈,以瓦解这股残匪。谢尔盖与安德烈同归于尽的壮举,惊天地泣鬼神,令人震撼。中共党员宋振良本来是组织派到阿勒屯塔莱配合谢尔盖开展工作的,但他被淘金客艰难的生存状态所触动,强烈的党性促使他主动帮助他们。在关键时刻,不惜牺牲自我来维护淘金客们的团结。

  淘金客中的乔里轩,是小说中着笔较多的一个人物,他在老家河南登封与胞兄胞弟因抗争恶霸欺辱犯下命案,逃到了阿勒屯塔莱,他坚强、内敛、镇定,敢于自我牺牲、抱打不平,赢得了淘金客的拥戴,在淘金客的暴动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小说在历史故事的叙述中,成功地塑造了几个立得起、站得住,有血有肉的典型人物,熠熠生辉地活跃于读者的阅读中,使读者心灵震撼,产生崇高感,从中受到精神洗礼。

  好故事要有一个好布局。如果把一部几十万字的长篇小说比作一幢宏伟大厦,大厦必有层次,有前厅、楼梯、走道、房间等,不一而足;那么,小说叙述中的层次以及诸多情节、人物也要像楼梯、走道、房间,分门别类地放在全书的各个部位。作者在小说情节的展开中实际上就是用文字对读者讲故事,读者在阅读中用心灵感受你的那个故事,高明的作者往往善于把握读者的审美状态和习惯。当然,人的个性迥异,审美必然有差异,但审美更有共性,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审美是相通的。作者在讲故事的过程中实际上在与读者进行审美交流与碰撞。什么情节最吸引人,怎样吸引人,作者要有一个基本思路。在这方面《金滩残梦》是理智的,它开笔伊始,就以神秘与残酷相伴的情节紧紧地吸引住读者,使读者跟着它的笔触往前走。实际上,《金滩残梦》中能否带金出山构成一条贯穿始终的主线,作者的故事布局始终围绕着这条主线来展开。淘金客为维护生存权益,组成互助组,找到了秘密通道,成功地带金出山,互助组形成了凝聚力。当这一叙述主线清晰地呈现后,小说像上台阶似地不失时机地提升了故事的矛盾冲突,所有的情节无不围绕这一主线来布局。阿勒屯塔莱的统治者阴谋实行“金不出山”,搜刮淘金客的金子,使双方矛盾迅速达到白热化程度。

  就一部长篇小说而言,几十万字中,有铺垫、背景、必有说明等等,无可避免地会出现闲篇,不可能使每个章节的每一部分都精彩。一个高明的作者,会在谋篇布局上下功夫,比较均匀地在整部作品中分布精彩故事,在每个章节中竭力寻找看点,力图使读者保持阅读快感的连续化。这实际上体现了作者的布局巧妙性,也是衡量一个作者艺术能力高下的标准。《金滩残梦》出神入化的精巧布局,让读者难以释卷。

  好故事要有考究的语言。小说艺术说到底是语言的艺术。还是把长篇小说比作一幢大厦,语言就是这幢大厦的建筑材料。一幢大厦的建构框架再宏伟,但建筑材料粗劣,也难以筑造华美大厦。《金滩残梦》的语言很考究。归纳来说,它有这样几个特点。一是语言朴实,表面看似不华丽,就像一个没有浓妆艳抹的素面女子,但她清丽的体态体貌,却透着一种幽幽的韵致。真正好的语言,大都游走在似修饰似不修饰之间。二是语言简洁,没有赘语,语速快,长句式短句式搭配有致,富有节奏感,为快速推进故事提供了必要保障。《金滩残梦》在写人写貌上,往往寥寥几笔就神形毕肖。在写景方面,更是惜字如金,善于用最经济最体现本质的语言来描图绘景,不会因为拖沓的景物描写而减弱读者的阅读兴趣。三是语言神采飞扬。例如小说第二十章中,描写乔里轩和莎莎的缱绻情爱,作者巧妙地借助了蝴蝶沟里的景物,将满沟五彩蝴蝶的飞舞与乔与莎的爱恋写得出神入化,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之感。

  《金滩残梦》以上艺术特色的有机结合,才构成了这部长篇小说弥足珍贵的可读性。



责任编辑: 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