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品书馆  >  重点推荐 > 正文

中国首位博士警察出版“私人手记”《当法医遇上警察》

2014年08月15日 13:30    来源:长江日报   作者:刘功虎   


  《当法医遇上警察》书封。(资料图)

  中国第一位博士警察出版“私人手记”

  揭秘法医的神秘世界

  据长江日报报道 三联书店最近出版了一本纪实性、知识性和趣味性都很强的新书,《当法医遇上警察》,作者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具有博士学位的警察左芷津,他用案例和细节及穿插其中的知识和思考,为读者勾勒出一个常人难以了解但是很有兴趣知道的世界——法医警察的世界。

  左芷津是回族人,清代名将左宝贵五世孙,中山医科大学法医学博士,1983年进入北京市公安局刑侦处,从事法医检验鉴定工作。23年间,他曾主持王宝森尸体解剖,参与李佩瑶血案现场技术勘察,接触过大大小小知名不知名的很多案件。其间他还曾赴国际刑警组织总部工作3年,调查过英国莫克姆海湾华工拾捡蛤蜊遇难案。

  8月14日,他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法医最窘的事情是查不出死因,最露脸的时刻要数破命案。他在书中展示的法医解剖细节以及对命案现场的还原分析能力,既让“技术控”们过瘾,又让外行读者痴迷。

  新兵遇挫于“死因不明”

  法医最窘的事情是“死因不明”。左芷津当法医第一次“单飞”,就遇上了这一大忌。

  那是上世纪80年代,他接到一个任务,要处理一具29岁女青年的尸体。“我先按常规做了体表检验,结果不要说是致命性损伤,就连一点点微小的损伤都没有”。新兵遇挫,局里所有法医都来帮忙,结果也找不到死因,连自杀还是他杀都定不下来。这蹊跷事最终惊动了我国著名的法医病理学专家赵经隆,他二话不说把全部切片要了去,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关了好几天,最终给出了一个结论“急性出血坏死性胰腺炎死亡”。这是一种发病迅猛、常引起猝死的疾病。

  左芷津告诉记者,法医与医生的最大不同是法医主要跟死者打交道,且多是非正常死亡。法医最难的是判断死亡时间,最窘的是查不出死因,最露脸的当然也要数命案得破。

  西方警察有很多做法值得学习

  国际刑警组织的总部位于法国里昂。在那里的3年时间,左芷津深入领悟了欧洲国家的法治精神。

  2001年的一天,一对20岁中国留学生情侣在爱尔兰被人勒死后纵火焚尸灭迹,左芷津前往协助当地警方破案。警方向左芷津展示了他们截取的街头及公寓监视器录像片段,录像很快锁定了嫌疑人,是男性死者的一个中国朋友。

  审讯嫌疑人时,警方反复申明被审讯者的权利,问到关键处时并不穷追猛打,这让左芷津简直“莫名其妙”。后来警方向左芷津解释,爱尔兰法律并不要求警方询问时一定得要嫌疑人承认自己犯罪的口供,从不要求证人自证其罪。

  细节不能忽略

  在书中,左芷津很传神地再现了位于北京怀柔骑峰茶山的王宝森自杀现场,及王宝森死亡前后的活动过程。对于法医来说,“有时候一翻兜,案子就解决了一半”,他仔细介绍了王宝森衣服兜里的各种物品,感叹:“兜里小世界,世间大乾坤,一个人口袋里装什么、装多少,能反映这个人的生存状态。”

  书里还举了个案例,曾经有个小孩课间睡着了,另一小孩拿尺子在他脖子上轻轻敲了一下喊他上课,结果那小孩就死掉了。左芷津介绍,脖子是非常敏感的部位,万万开不得玩笑。脖子也往往是法医检验的重点。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