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品书馆  >  重点推荐  > 正文

《一路向南》:在路上体悟生命的滋味

2021年03月21日 21:57     来源: 光明日报    作者: 盖云飞   
光明日报 · 盖云飞  |  2021-03-21 21:57

   

   

  一个明确的方向,一条曲折的线路,一辆老旧的小轿车,一位年过古稀依然豪情万丈的“诗人司机”,一位同样年过古稀且幽默风趣的“副驾驶”,一段北国与南国之间的“候鸟之旅”,一种超越自我的自驾体验……读完军旅作家胡世宗的散文集《一路向南》(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21年1月出版),我的脑海里被无数个“一”所占据。“一”这样简单的线条就像是伦勃朗自画像中的笔触,每一次的挥舞都会成为生命非凡的律动,而这种律动亦如胡世宗的人生,非凡而精彩。

  人生是在对过去不断地回忆和对未来不断地向往中前行的,美好的回忆曾经也是美好的向往,它们的留存是个体生命对于自我的一种规划。在《归零,归零,一切从头开始》章节中,胡世宗写道:“归零,让坏的不要影响未来;归零,让好的不要迷惑现在。”这既是对未来的思考,更是对新生活的向往,也为自己的海南自驾行做了注释。书中还有一篇《我的“另起一行”》,讲的是他睡午觉的习惯,是他生活中保持激情和活力的一个秘诀。这不仅是对午睡的一种解释,更是对人生的一种设定,张弛有度才能让生活常变常新。

  从东北沈阳到海南博鳌,尽管是一次完美的旅程,但同样也是一次冒险之旅。胡世宗两口子在思想上和物质上准备充分,还给儿女们留下一张小纸条,说出他们的想法,也讲清楚最坏的结果。做这个决定时,他们的心是平静的。比如说起西藏旅行的危险,他们说“把老骨头留在雅鲁藏布江也是一桩美事”。这样的乐观与豁达,这种对人生的挑战,也恰恰是胡世宗的个性体现。他曾两次重走长征路,数十次到边防哨所去体验生活,写下了《我把太阳迎进祖国》《椰子树像什么》《沉马》等诗篇。

  人应该怎样生活?跟随着胡世宗的车轮一路南下,就会发现,生活的幸福与快乐竟然是那么简单。长途的旅行单调、枯燥,但他们在车上不断地寻趣儿、打趣儿。他们一起玩猜歌名比赛,举办诗歌朗诵会,举行独听独唱音乐会,举办含糖球比赛,一路上欢歌笑语,趣味横生。而每到一地,自我调节,看一场杂技,听一场音乐会,吃一点美食,会一会朋友。生活的快乐和幸福需要自己去开发和创造,随遇、随缘、随安、随喜四个“随”字就是秘诀。

  胡世宗是带着回忆旅行的,同时也把旅行变成另一种回忆。奔海南他想起了四十多年前第一次登上海南岛的情景;越长江他想起与刘白羽在长江畅游的画面;过孝感他想起母亲对于儿女们的哺育之情;过黄河他唱起《黄河大合唱》,与诗人光未然的交往在脑海里咆哮……每一段的旅途印记都存着胡世宗的美好回忆,就连那高速公路上的公里数刻度,也像他心头的台历,记录着他心中的家国大事。每一段回忆都是他生命的驿站。这些回忆情感饱满、刻骨铭心,既有当兵时的经历,也有创作时的苦旅;既有与文学前辈的深情交往,也有与文学同辈乃至后辈们的坦诚相交;既有家庭随时代变化的温馨与幸福,也有国家因改革而日新月异的震撼与伟大。一条路,一条河,一座城市,所过之处都让诗人心潮澎湃;一句知心的问候,一番善意的提醒,一个暖心的举动,关切之情都让诗人激动不已。胡世宗始终怀着一颗感恩的心行走于神州大地。

  旅行就像人生,再充分的准备也会有未知的问题出现。比如在高速上遇到大雾,迷失了方向,面对大货车的紧张,找错了酒店的懊恼等,胡世宗和老伴儿都在冷静中从容面对,一路上有惊无险。正如胡世宗在书中所描述的那样,“不知道这大雾何时能散,也不知道这道路是不是一直这样笔直和平坦。此时,我能把握的只是我的方向盘”。人生的困难与未知无处不在,我们不但要从容面对,更要把握好自己,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和本心,才不会在生活的洪流中迷失。

  胡世宗的勤奋与自律,就像他车上的两个驱动轮,永远载着生活向前。而车上装载的就是他大半生的创作经验和生活体验,丰富而珍贵,快乐而令人神往。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