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品书馆  >  重点推荐  > 正文

凡是过往,皆以诗记之

读田湘诗集《练习册》

2019年10月14日 09:50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木汀   

  

  作为书写人性和情感美好使命的文学形式,诗从诞生至今仍保持本初、本真、本质,而诗人纯粹、真切的诚恳和热情,也由诗而生而表。

  田湘的诗便是如此。

  真诚是一个诗人抒发胸臆和展开理想的寰宇。田湘用心观照世间,以他自己外化于形、内化于心的浑然天作的真诚,使万物变得有感知感想。请看他信手拈来的字里行间:

  风离开了旷野/就走得很小心/这些围得严密的墙/开出一个口子/风的这点自由/也来得不易

  ——《穿堂风》

  这是田湘诗集《练习册》中最短的诗,田湘给离开旷野的风,给豁口的墙,建立了辩证关系。风和墙,必然导致了对立与矛盾、执拗与悖逆,甚至陷于困境而不可解结,但诗人为他们实现了和解的可能。

  田湘善于在日常生活的景象中捕捉诗情画意,善于避开生僻佶屈的文字和繁冗复杂的意象,用他貌似平常的诗句,出乎意料地打动到读者。他的新诗创作,以他最熟悉的生活为元素和命笔。比如《练习册》中有关高铁、列(火)车、车站的字眼和以高铁、列(火)车、车站为命题的诗,就与田湘热爱的工作(职业)有关。一个作家或诗人,取自己最熟悉的环境和生活进行创作,利弊皆俱。其弊端不言而喻。熟悉的环境,以及熟悉的人和事、物,要写好本来就不易,数千年的诗歌长河中此类作品浩若烟海,上乘佳作不计其数,要突破,写得有新意和出彩,写得与众不同又不失真情,极具挑战。田湘置身其中表现得从容自如,经住了读者犀利、挑剔的目光检验和丰富的阅读经验的考量。

  他在《老站房》中深情地写道:

  火车再也不会开进这个小站了/不会有钢轨、汽笛/青草覆盖了道床/不会有我父亲挥动的小旗……

  诗一开始,立刻把熟悉那个时代的读者带入那个熟悉的岁月,三言两语之间,为之动容动情。即便与那个时期陌生的年轻读者,也会在田湘强大的文字力量呼唤下,产生一种怅然若失的淡淡愁绪。

  读田湘的诗,是读他的生活。说是《练习册》,不如说是他的诗体日记,里面有田湘的隐隐的疼痛、闪烁的泪光、觉悟的哲思……

  田湘诗的灵感也来源于他的至亲好友。

  父亲是诗人永远的主题。如果说,一个人的秉性一定有父亲的影子,那么,对诗人而言,这个影子一定鲜活在诗人的诗句中。在《去人间》中,田湘写到了父亲:

  88岁的父亲第三次脑梗死/活过来后,不再认识我,和这个世界/一个长满皱纹的婴儿,他生养的儿女/更像他的父母:教他说话、打手语/为他更衣,擦去身上的不洁/他断绝过去,从前的苦/与他无关,又像没有吃够/还要重吃一遍。对旧事物重新认识/让旧瓶装新酒,老树发新芽/把一万年前的太阳说成是新的/给花草重新命名,建立新秩序/轮椅上装着伤残老旧的零件/他豁出一条命,再次去人间

  短短的十几行的诗中,没有一个痛、泣,没有一丝泪光,但任何一个读者,都会从中读到来自诗人父亲本身的不屈抗争,从田湘“奇思妙想”的创作中,听到了作为儿子、作为特质敏感的诗人那内心不断起伏的哀恸、忧伤。他在希望、在等待奇迹再次出现,却最终确定结果无法逆转。

  一个优秀的诗人,必须具备悲悯之心、悲悯之情。悲悯不代表忧伤和忧郁。悲悯之心和悲悯之情,是诗人真诚之血脉的庚续。有悲悯之心和悲悯之情的诗人,可以与星月对话,和绿水青山对话,也可以与一切生灵和非生灵对话。

  《练习册》当中,《蝴蝶》一诗尤显得意味深长。命运的多舛,多维度的思辨,永不熄灭的梦想,本身就是一首无愧于时代的史诗。一首史诗,不在于涉及题材有多庞大,不在于它所描述的对象多显赫,不在于作品的体量和容积,而在于它自身有形或无形的文本性建设,在于它是否写出了时代人的思想性和社会意义。

  蝴蝶在飞。转眼就是千年时光/它在一座花园里吸着花粉/在黄昏,它抓住虚幻的光芒/轻轻飞去。正因为轻/它才飞得更久远

  远望者,看到了天空,城市,山川,森林/蝴蝶只在我们眼前出现:它太小了/小到可以忽略,小到不允许有远大理想/人类却将灵魂和梦想,托付于它

  ——《蝴蝶》

  《蝴蝶》全诗只有12小节,上面引用的是后两小节。《蝴蝶》的每一小节,就是蝴蝶的一个场景。一个场景,就有一个场景的意象,这需要诗人深厚的语言文字和文本中的节奏、音乐性的驾驭能力。田湘前十节仿佛一直在提问和思考,到了在最后两节,田湘对诗中的问题,坦然地以自己的思考和见解一一作了解答。蝴蝶到底是谁?它代表了什么?到了整首诗之末,想必读者跟我一样,不再关心,也无需关心。

  《练习册》的诗,我相信都是诗人田湘一气呵成之作,是诗人直感使然,正应了刘勰在《文心雕龙·物色》所言:“目既往还,心亦吐纳”。

  有位诗人曾说,诗不是做出来的,的确谁也难保证想做出诗就做得出来,凡要作诗,他就必须燃烧。田湘的真诚和热情,是《练习册》的燃料。在田湘的眼里,诗和远方,始终左右于他的生活当中,他要做的,就是以一颗燃烧的诗心记之。

  我以《练习册》中的《行走的树》,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作为一棵树,我一直在行走/却哪里也不去……我往下走得越深就越能找到向上的力量/我的枝叶,就越能接近天堂/而我所有的坚持,都源于你

  在我看来,树不是树,是田湘本人,抑或是田湘钟情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