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首页  >  文化频道  >  美术馆  >  书法  > 正文

当代新水墨代表人物 画家米金铭(组图)

2018年06月21日 04:35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阮爱民   

  米金铭简介

  生于1953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成都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巴蜀画派促进会副会长、省美协中国画人物画会副会长、四川现代新水墨画院理事长。

  米金铭长期从事新水墨画的创新与研究。从人物到荷花、从表现当代生态环境的《白鹭湾》系列到近期的《大渡河》系列,表现的都是日常生活、寻常景物,却又能体现对人类生存环境理性的哲思。

  米金铭在现代新水墨的表现形式上,大胆突破常规,创作出一大批“实验新水墨”作品,备受瞩目。比如《天菩萨》高度写实又虚幻,《天马》、《蓝色天空》系列,既有传统水墨的飘逸,又带有现代油画的造型艺术,使中国水墨画呈现出一种独特的视觉效果。从构想、构图、材料、工具都对传统表达手段进行了改造和颠覆。

  2015年,米金铭领衔创建《四川现代新水墨画院》,实现了中国水墨和西方油画跨界创作的融合与发展,将中国传统材料与西方油画的表现手法,以及中国水墨意境完美结合,标志着中国水墨画被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和表现形式。

  新水墨的创作历程与发展

  米金铭的新水墨绘画与其自身经历密不可分。他下过乡、打过工、经过商,搞过装修、做过广告、还从事过旅游、餐饮、房产,经历越多,认识就越丰富。丰富的生活对于他,成为取之不尽的素材,并与所钟爱的绘画融合:将绘画的理念运用于商业,将生活的体验融进于绘画。

  1985年,他进入四川美院绘画系接受了系统教育,夯实了绘画艺术功底,具备了坚实的造型能力,同时培养了他对世间万物认真观察、仔细揣摩、深入刻画的习惯。

  对米金铭的创作生涯产生强力影响的是版画。在版画专业训练中,他尝试过木刻、石版、铜版、丝漏版,并自创了铅版腐蚀画。版画材料的选用较之于各画种最为杂陈多变,因其在制版设色上的局限性,逼迫版画在造型、色彩上强调概括,因其材料选用的多样性,令其突破各种条条框框的掣肘,使得米金铭的创作思路纵横驰骋,创作语言胆大妄为,创作材料无所顾忌,创作图式历久弥新。每遇水墨绘画无法解决的技法难题,用版画的思路就迎刃而解。

  米金铭从版画转攻水墨之后,没有沿袭于中国水墨画传统技法的约束,没有受制于汉唐人物画的传统模式的羁绊,而是沉浸于对西画或国画的自我感受,去创造属于自己的高度个性化的笔墨图式。他从不满足于对自然物象的客观模拟,而是从中撷取灵性与生机,得势度而求韵味,抒发胸中的浩然之气。他业已面世的每一幅新概念水墨画,都不仅追求视觉上的和谐愉悦,更追求心理上、画面外的意境和精神。

  在承袭传统笔墨精神的同时,米金铭一直在探索当代水墨语言的更多可能性,这种可能性甚至在同一题材里也能衍生不同变化。他积极地保持着新水墨的实验状态,灵光一闪就立刻落到纸上,成功与否都是一段旅程。他要用自己的水墨语言来最恰当的表述其心智与当下的时代直接接触下的观点。或许,真正的艺术家都无法对时代的发展、事物的变化无动于衷。米金铭坚持用当代的水墨语言,剖析当代的社会,透视当代人的精神内涵。这其中的任何一种情感,都不是外加的,而是一种自发的内在体验。

  米金铭笔下的人物是时代背景下的个体。在人物塑造上,他通过西画的体积造型语言,结合光影符号寻求了新的图式表达,用传统水墨的浸润泼染使画面充满了流动性和神秘感,加以水彩的特殊处理,用技法营造细节,借鉴综合材料的特殊肌理,在绘画观念上打开了一个走向当代意识的缺口。米金铭笔下的人物代表作是《天菩萨》,通过对空灵、生动、气韵的把握,使作品充满了情绪与动感。细致轻巧的线条,阴影产生的粒状的机理,勾勒出柔和的人物轮廓和立体感,水墨的抽象机理又给人物产生一种灵化的境界与视觉效果

  米金铭笔下的炫彩荷花,采用大片的翠绿与金黄碰撞,幻彩与水墨交织相融。传统水墨的没骨和泼染在米金铭的运用下产生强烈的视觉张力和新的生命力。画家对自然的体察入微,变幻出前所未有的当代意境以及当代审美意识。一花苞、一小虫、一叶连天,大开大合之势整合了整个画面,绚丽而明快。米金铭的工作室位于白鹭湾湿地公园之中,周边是著名的万亩荷塘—荷塘月色4A级风景区,他每天面对荷塘的春、夏、秋、冬变换,特别是当夏日的艳阳穿透荷叶,呈现一派绚丽之景,他就会思考,必须用一种全新的表现形式和技法来表达心中的感悟:采用中西合璧的理念,整合西画的色彩与构图,版画的构成方法,以传统水墨浸润泼染的表现手法,以水彩的处理技法渲染细节,营造出新的视觉特征。

  近年来米金铭创作的白鹭系列画作,又来自情感与灵感迸发的一瞬间。当代浮躁的世风与城市边缘的白鹭湾形成强烈的对比,激发了米金铭对白鹭湾题材的创作激情。在这里,画家找到人与自然的亲和交集点,以内在灵性与大自然精神往来。前几年,白鹭湾湿地形成之后,他观察到成群的白鹭在翠绿的林中高歌、在清澈的湖面捕食、在草丛中穿行、在蓝天翱翔,他便产生了要用画笔来表现这片充满生机的林地。于是,他几乎每天都在观察湿地、瞄准白鹭,收集了大量的素材,然后考虑方法、形式、技法的创新。近几年来,他完成了近700幅有关白鹭湾题材的作品,而且形式不断变化,他追求一种更能完美表达白鹭湾题材的当代绘画形式和语言。

  在城市的边缘画出寂静的白鹭湾,用蓝天澄净、湖水透彻以及一掠而过的白鹭,观照都市躁动的喧嚣。画面中寻求单点突破而排斥全面开花,以深重繁复的笔法描绘白鹭湾的丛林,而给天空、湖水以“似是而非”的通透,复杂与简单、表与里在画面中对立,冲突之下碰撞出强大的视觉张力。

  至于米金铭近期创作的大渡河系列作品,则是其四十余年绘画生涯的一座高峰。2017年米金铭外出写生,在他看到大渡河的那一瞬间,就被其雄伟、磅礴的气势所征服,于是他决定要用新的表现方式来描绘大渡河。他不断思索、试验,通过采用一种“特殊的创作工具”完成,使水墨画面的大渡河像油画一样高度写实,具有油画般的肌理和质感,将一批非常接近原始物象的肌理效果的大渡河画作呈现在世人面前

  评论界对米金铭的评价是:米先生是一个不断进取、不断追求完善的人,有一颗年轻的心,时时刻刻都不满足。正如当代美术评论家罗娜所评价:“米金铭的画作获得了由表及里、从外向内的转变。”近年来米金铭的创作更加关注内心的观照,回归到自然本真的流露,他笔下的骏马、白鹭、荷花都褪去写实的外表,透露出纯净、孤独、欢喜的情绪,既带有超然的气质,又附着了时代的气息。而大渡河的创作,又再一次把米金铭的创作感悟引领到新具象水墨风格的探索征途之上。

  作品参展情况

  1986年 版画《田园曲》参加全国第十一届版画展。

  1990年 版画《褐色的梦》(1-3)应邀参加“南斯拉夫—卢布尔雅纳18届国际版画双年展”;

  1991年 素描《中国人》、《男子汉》、《自画像》应邀参加“南斯拉夫图日拉第六届国际素描、版画肖像画展”,《男子汉》被图日拉肖像博物馆收藏;

  版画《月色黄昏》参加“日本—神奈川第十六届国际版画独立展”并收藏

  1993年 素描《手系列-N》参加“台湾第六届国际版画、素描展”,并出版

  2004年 版画《敞开的国门》入选“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获优秀奖。

  水墨《走出草地》入选“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全国中国画展”,并获优秀奖(最高奖)

  水墨《天菩萨》入选“2006全国中国画作品展”获优秀奖(最高奖)。

  水墨《如云》参加“南京国际美术展”

  2016 水墨《白鹭湾湿地系列》,特邀参加由澳大利亚悉尼中国文化中心举办“共生:届之间的交点”中国当代水墨展

  出版物

  A.西冷印社出版《国家名家经典--米金铭》

  B.西冷印社出版《收藏盛典.当代名家经典作品鉴赏--米金铭》

  C.荣宝斋出版《中国近现代名家--米金铭作品选粹》

  D.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西蜀中国画十家精品--米金铭》

  E、四川辞书出版社出版《一行白鹭上青天》日志(收录366幅作品)

  艺术评论

  我对当代语境下的新水墨的理解

  米金铭 /文

  ◆新水墨的产生与定义

  “新水墨”的出现是东西方文化相互撞击的必然结果,在一个社会变革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一批具有思变精神的青年艺术家站在了反对陈陈相因,固步自封的对立面,以西方绘画的长处来改造传统水墨。将西方的写生、构图、观察、色彩和素描方法植入水墨的创作中,从而使中国水墨展现出全新的面貌。并且更加符合了当代人的审美取向。

  关于新水墨的定义及其内涵、外延,近三十年来,围绕它的争论从未中断。新水墨与经典艺术迥异,打破了传统国画的“纯粹血缘”,区别以追求笔墨技法和超脱现实、闲适幽远的“传统水墨”,也不同于注重科学性、规律性的“学院水墨”。迄今为止,在艺术圈子里,对新水墨的概念定义仍较为混乱:因为变化频度过快,争议颇多,人们未及时对其精确定义;更因为资本的强力介入,逐利的天性驱使艺术市场对定义当代新水墨的愿望非常迫切,以至于草草甚至荒谬地将“当下仍然健在的艺术家的水墨创作曲解为当代新水墨”。

  我所理解的新水墨、实验水墨和现代水墨,无论其间有何联系与区别,都须具备两个要素:一是源自传统水墨,从传统水墨中变化而来;二是在技法、材料、观念上与时俱进,有开创性的发展。同时,它与传统水墨又有着截然不同的独特面貌。新水墨关注和表达的是当代人的精神、心理状态,以及反应当下的审美趣味,同时并不放弃从传统中国画中寻找语言的资源与风格特点。如果一定要总结一个结论是不是可以这样说:为了目的可以用尽一切手段,为了表达东西方的东西均可为我所用。

  ◆新水墨的特点及其与传统水墨的区别

  传统水墨,在技法上与材质上以固有水性国画颜料以及能够产生晕化作用的宣纸为载体,让颜色与水相互作用产生生动而丰富的渐变效果。晕化过程是瞬间的难以控制的,很容易把想要表现的形体因晕化过度或不足而达不到理想的程度。所以如何让其渐变可控一直是历代画家要研究的主要问题。而当代水墨则可以打破这些约定成俗的法则,建立一套有别与传统绘画的程式画法,根据画面需要而产生新的方法。

    传统水墨,立意和取材上,多画山林隐逸而少画闹市城镇。正如郎绍君所言:“古人虽有宫廷、文人、仕女或市井风俗之作,却向来不占主流,尤其不占写意水墨画的主流。宋以来的水墨画大家,大抵都以山水花鸟名世。这是中国艺术的一大特色,也是它的一大缺憾。及至近代,身居商业都会的海派画家,依然是多画花鸟山水为主流。

  传统水墨在技法上是以师承相传,以相应的模式组合完成作品,而新水墨则是借鉴西画、参与大量的时尚元素及新的理念、突出个性、张扬自我而表现。从而使表达的题材更加广泛,表现的内核更加深刻。

  ◆我是怎样开始新水墨创作的

  我在美术学院学习的是版画专业,以前的创作多是版画或油画,从事水墨创作也有二十几年的历史,真正拿起笔从事专业水墨研究也是近十年开始的,自从移居成都三圣乡荷塘月色来,这里有万亩荷塘之称,在这里临塘观荷,与荷为友,于是沉迷于水墨彩荷的试验,画起了荷花。三圣乡还有个白鹭溪公园,湿润的空气、缥缈的氛围、葱翠的山林、幽深的路径、徜徉的白鹭和其他的鸟儿让人心旷神怡,于是笔墨便自然而然的转向了那一片云蒸霞蔚的弥蒙境地。

  ◆我的新水墨创作的特点

  因为有过对版画及油画的深入研习,在采用水墨进行创作时,便自然而然这些画种表现方式的借鉴。凭借自己在学院练就的造型基础,深入研习传统的积墨、泼墨和没骨画法,把对中国传统笔墨意象的领悟,以现代形式去注入和表达。在我的心目中,宣纸水墨这样的“国粹”,也可以大胆地利用他的特性表现另一种与西画不一样的体积空间、结构块面、投影光感;水墨泼洒之处,既可铺陈画面的东方神韵,也能传达当代精神内涵。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载体,在我的笔下并不是一次“穿西装戴瓜儿皮”的简单拼接,而是以水墨的方式去做一次融汇沟通、浑然天成,兼具传统风韵和现代意识的暂新旅程。

  作品欣赏


作品一

作品二

作品三

作品四

作品五

作品六



  

责任编辑: 杨秀奇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