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美术馆  >  精品鉴赏  > 正文

让我们穿越时空看看古人笔下的“牛”

2021年02月19日 15:15     来源: 艺术中国    作者: 辛闻   
艺术中国 · 辛闻  |  2021-02-19 15:15

  最著名的“牛”画非《五牛图》莫属,这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纸本作品

 

  子时钟声敲过,我们就告别了庚子年,迈入了辛丑年。在古代,牛可以作为祭祀品,也可以作为耕种与交通工具,可以说,牛在人们生活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或许我们可以穿越时空,从古人流传下的艺术作品中看看牛到底是什么样子。
  回溯历史,距今约7000年的浙江河姆渡居民就已饲养了水牛。商周时期,牛作为祭祀品用以祭神,在青铜礼器中有不少牛尊。至汉代,牛已成为辅助人们耕种的动物,许多汉画像石、画像砖都对牛耕现象有所表现。敦煌莫高窟壁画中也出现了很多牛的身影,如“白牛”“野牛”“耕牛”“二牛抬杠”。唐宋时期,牛作为一种物象被画家群体描摹下来,展现出田园牧歌式的艺术风貌,牛的形象更加丰富起来。
 
  写生
  
  
  唐 韩滉 五牛图纸本设色20.8×540cm 
  
  唐代画家韩滉的《五牛图》被称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以打开手卷的方式徐徐展开,五头形色不一、神态各异的牛展现于眼前,以中间正对观者的牛为界,两旁的四只牛或低头食草、或昂首前行、或回首相望,每头牛目光炯炯,构成了既独立又整体的五头图。宋元书画家赵孟頫评价该画:“五牛神气磊落,稀世名笔也。”
  
    唐 戴嵩 斗牛图水墨绢本 44×40.8cm
  韩滉的弟子戴嵩也擅画牛,对牛的观察细致入微,造就了其写生作品的魅力,后人谓之得“野性筋骨之妙”。《斗牛图》绘两头壮硕的牛相斗的场面,一牛掉头前逃,另一牛穷追不舍,低头用牛角猛抵前牛的后腿。牛之野性和凶顽,尽显笔端。
  
  
  明张宏画牛图卷(局部)纸本 27.3×441.3cm
  
  耕作
  南宋陈旉所著的《农书》中指出:“农者,天下之大本,衣食财用之所从出,非牛无以成其事”,由此可知牛在古代农业生产中的重大作用,因此牧牛风俗盛行,以牛入画的传世作品也甚多,宋代、明代、清代都有类似的画作,但牛在一年四季或环境中所扮演的角色却有些不同。
  
    明 戴进 春耕图 绢本浅设色 61×37cm
  
  古人的农作活动遵循着自然法则。春耕时节,农夫挥锄劳作、放水灌田。田地里,老农赶着耕牛拉犁翻地;河岸另一面的柳树下,一老农正系草鞋带,一头牛卧地休息。春日下,农夫与牛配合得恰到好处。
  
    南宋 李嵩 龙骨车图(笔耕园) 绢本 25.6×26cm
  
  翻车是一种用于排水灌溉的机械,因其形状犹如龙骨,故名“龙骨水车”。牛作为辅助人们农业生产的家畜,人们往往利用牛拉使翻车齿轮转动。李嵩的《龙骨车图》画一孩童骑在牛背上挥鞭赶牛,让它带着圆盘绕圈,使水车转动。远处的小牛则悠闲地低头吃草。这张画细致地展现了宋代农业灌溉技术,也让人体味到人与牛的相处是如此融洽和谐。
  
  牧牛
  俗话说:“青草旺,牛马壮”。要让牛干活,就得让它吃饱。《东观汉记·光武纪》记载:“商贾重宝,单车露宿,牛马放牧,道无拾遗。”山清水秀、野草丰茂之时,人们便将牛牵到野外放牧,让牛吃草、活动。过去,一些大户人家,专雇一个大孩子放牛或马,故有“放牛娃”、“放马倌”之称,因此牧童与牛的组合见于大部分牧牛题材的作品中。
  
  南宋李唐牧牛图页绢本水墨25×25cm
  
  
   南宋李唐(传)乳牛图 绢本浅设色 46.4×62.5cm
  
  南宋画家李唐尤工画牛,在《牧牛图》中,一个小童子骑在健硕的大牛角上,似与不听话的壮牛一决高下,惹人捧腹。在另一幅《乳牛图》中,可见母牛驮着一个牧童奔跑,仔牛昂首紧跟其后。身后山石散落、松针点翠,亦是一幅恬静又充满童趣的图景。
  
  明 佚名 牛背横笛图页 绢本 33×40cm
  
  “牧童牛背柳风斜,短笛吹红几树花。”老舍的这句诗正可以用来形容这张《牛背横笛图》,在厚重拙朴的老牛身上,跨坐着一个吹着横笛的小少年,牛的双眸极为有神,少年纯真悠闲,两者的形与神都表现了出来,宛如一曲田园牧歌。
  
  归牧
  
    南宋 李迪 风雨归牧图 绢本浅设色 120.7×102.8cm
  
  放牧归来,又是一番风趣图景。南宋画家李迪的《风雨归牧图》描绘的是两个身披草衣的牧童在风雨之时赶牛归家的场景。天空迷濛、柳丝翻飞、芦苇倾倒,一个牧童匍匐在牛背上,右手扯住斗笠;另一个似去追赶被风吹落的帽子。作者将风雨牧归描绘得活灵活现。
  
    南宋 李迪 雪中归牧图 绢本设色 23.8×24.2cm
  
  冬雪萧瑟时,牧牛人又不得不赶牛归家。《雪中归牧图》中,一头壮硕的牛驮着牧牛人迎风前行,牧牛人手持猎物蜷缩着身子抵抗着寒冷。
  
    南宋夏圭雪溪放牧图 绢本水墨 25.7×26.3cm
  
  又是一个雪天,可是这张画里的牛却是一头“犟牛”。只见一戴笠牧童背对着水牛,弓身用力扯着身后的缰绳,想要上岸前行,牛却后腿前蹬不愿前去,生动地表现出牛的顽固。
  
  交通
  
  明 唐寅 葑田行犊图 纸本水墨 74.7×42.7cm
  
  
  清 黄慎(传) 牛角挂书图 绢本设色 184.8×99.4cm
  
  国画大师李可染形容牛力大无穷,可以载着人们出行,古时有许多名人骑牛的故事。《新唐书·李密传》记载:“闻包恺在缑山,往从之。以蒲鞯乘车,挂《汉书》一帙角上,行且读。”就是说,隋末唐初割据群雄之一的李密骑着牛前往缑山拜访名士包恺,便将一卷《汉书》挂在牛角上,边走边读。“吴门四家”之一的唐寅的《葑田行犊图》就是描绘的这个故事,虽未画出“牛角挂书”这一情节,但画中题诗为“骑犊归来绕葑田,角端轻挂汉编年。无人解得悠悠意,行过松阴懒着鞭”,展现出人物骑牛边观景边前行时的悠闲。传为清代“扬州画派”之一的黄慎所绘的《牛角挂书图》描绘的应当也是同一个故事。
  
  明 张路老子骑牛 纸本 101.5×55.3cm
  
  刘向《列仙传》记:“后周德衰,乃乘青牛车去。入大秦,过西关。关令尹喜待而迎之,知真人也。乃强使著书,作《道德经》上下二卷。”老子是春秋时著名的思想家,他看到周王朝越来越衰败,就乘着青牛离开故土,西出函谷关。《老子骑牛》绘骑于牛背上,他左手牵引缰绳,右手持一书卷,昂首紧盯空中飞蝠。他身穿宽袍,白发飘飘,一副仙风道骨。所骑之牛体型壮硕,眼神有力。
  
  南宋 江参(传) 盘车图 绢本设色 30×24cm
  
  牛车是我国古代的一种常用交通工具,最初是为运输重物、柴草谷物,后来也有专门用于乘人的牛车。“盘车图”是一种传统绘画题材,主要描绘人力、畜力车行进出盘曲山路间的场景。传为江参的《盘车图》绘有三牛拉一车,车中人提着鞭绳赶车。另一张《盘车图》中,山路崎岖陡峭,两个壮汉一前一后推着装满货物的牛车,牛也奋力爬坡。在这两张图中,牛起到了运输与交通的作用。
  
  南宋佚名 盘车图(局部)绢本设色 109×49.5cm
  
  牛的千姿百态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它们会驮运货物、会载着人们一路走走看看、会帮助农家耕作,又会在耕作之余,童子牵着它们活动于柳荫、河岸、山林间,这些美妙的乡村图景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力证。
  
  今天,牛在我们生活中似乎并不常见了,只有前往乡村,或许才能一窥其真容,但古人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也使得这些画面流传于今,使观者共同徜徉于农家乐情怀之中。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