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艺馆  >  修心阁  > 正文

梁朝伟:我不需要面具 因为我有电影

2012年01月06日 10:25     来源: 新京报    作者: 孙琳琳   



  在发布会之外,上一次与梁朝伟做近距离采访,还是2008年的戛纳电影节。修复版《东邪西毒》在戛纳首映,海滩边支起的帐篷里,一群女记者围坐在他周围,梁朝伟话不多,大多时候以微笑作为回应。采访结束后,同行的女记者感慨道:“为什么一面对他,我就问不出问题?”电影《伤城》的北京发布会上,有女记者表示,看到梁朝伟与徐静蕾接吻的一幕总觉得别扭。梁朝伟立即露出标志性的微笑:“你可以把自己想象成是徐静蕾。”全场女记者尖叫。

  对于见过太多大明星的娱记们来说,面对梁朝伟而变成花痴,是不会被笑话的。我们都太爱大银幕上的梁朝伟,也甘心错把大银幕上的他当做真实生活里的他。此次他因宣传新片《大魔术师》接受我的专访,至此,七年多的娱记生涯,除了逝去的,我想专访的华语明星全都采访到了,也算是一种圆满。

  采访之前,我被提出“三不准”:不准问私生活,尤其是不能问打算何时要宝宝;不准问与《大魔术师》无关的问题;不准提及尔冬升之外的导演。不过采访结果还是让我满心欢喜,自称是慢热型的梁朝伟,虽然一向不善于与陌生人交流,但他回答问题的态度认真且诚恳,也没刻意把自己隐藏得很深。

  在整个专访过程中,梁朝伟比较频繁地用到这些词:安全感、压力、痛苦、忧郁、信任、享受、缘分。而这些关键词也正是他一路走来的写照和心得。其实梁朝伟的人生经历,并没有电影那般精彩,但他却是活得最精彩的人,因为电影,就是他的全部人生。

  沉重的电影,沉重不过生活本身

  “最近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想,电影本来是应该带给观众娱乐的,不管是哭是笑,其实都是一种娱乐,但有些时候我们放了太多沉重的东西在电影里面。现在的我已经不想太沉重了,因为其实都沉重不过生活本身。”

  新京报:在新片《大魔术师》里,观众将看到你久违了的喜剧表演,定会让人联想起《东成西就》等搞笑时期的梁朝伟。为什么这么多年你一直都没有演喜剧?

  梁朝伟:我觉得这个完全是缘分。拍电影本身就是一种缘分,很多东西不是你可以安排的。其实我是很想演喜剧的,尤其最近这几年,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希望每天都开心,开始喜欢从喜剧的角度去看待一些事情,也希望能带给观众这种东西,可惜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碰到一个好的喜剧剧本。

  最近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想,电影本来是应该带给观众娱乐的,不管是哭是笑,其实都是一种娱乐,但有些时候我们放了太多沉重的东西在电影里面。现在的我已经不想太沉重了,因为其实都沉重不过生活本身。所以我希望自己以后在拍电影的日子里可以多拍一点喜剧,我想把手头上已经接下来的电影拍完后,之后全部接演喜剧。

  我已经跟大家讲了,我不会再拍沉重的(题材),有喜剧可以来找我——反正计划是这样的,但有时候还是要看缘分。

  新京报:但感觉你这次只恢复了以往八成的喜剧功力啊。

  梁朝伟:主要是因为喜剧不在我身上,相比刘青云那个角色,我还是比较正经的,我的角色没有那么搞笑,但已经比较有喜感了。所以看到刘青云表演时我心里痒痒的,如果让我演他那个角色就好了(笑)。

  新京报:众所周知,你每次接一部电影都会用很长时间去进入角色,这次为饰演一个“大魔术师”都做了哪些准备?

  梁朝伟:这部戏比较特殊,因为我是在开拍前差不多一个礼拜才收到剧本,完全没时间准备,所以我很紧张,开拍前很多东西都没有学好,魔术、国语,全部都要学的,只能一边拍一边练。这也是为什么我说这次我感觉压力很大。

  新京报:怎么去克服这个压力?

  梁朝伟:没有办法,只有尽力而已。其实一进剧组我就很彷徨,因为什么都不会,拍的时候要讲国语,对白刚开始也没办法背下来,常常一个镜头要拍很多遍,刚开始我很痛苦。

  但尔冬升导演这次让我重拾信心。拍这部戏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我就是拍这种电影成长的,那个时候香港电影就是这样快节奏,哪有时间让你准备,一进组就开拍,然后边拍边学,以前我在电视台的日子就是这样啊。只是后来因为拍了一些可以允许我长时间准备的电影,才慢慢地被宠坏了,也让我忘记了自己从前就是这样走出来的。

  其实只要你尽力用心,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就已经可以了。再一个,必须相信导演,相信剧组所有的人,因为不是我一个人能让这部电影好看,需要很多人的配合,所以你必须要相信其他人,比如相信教我魔术的老师,教我讲国语的老师。一个团队有了信任,就会在有限的时间里面把东西做到最好。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