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艺馆  >  修心阁  > 正文

周冬雨:关于成长的青春物语

2011年12月27日 03:40     来源: 中国网    作者: 辛闻   





  她一夜成名,是绽放在银幕之上纯净的一朵花,但万众瞩目的背后,她只是一个青涩懵懂的孩子。在曾经“三点一线”的学校生活里,她如何把握拍电影的机遇?她又如何以自身经验“教”杨澜巧妙应对儿子的青春叛逆期?青春美丽的她有着怎样的小小自卑?面对全然陌生的各种挑战,她有着怎样的恐慌情绪,又如何一步步成长自立?年少时,我们什么都不懂,每个人都曾经有过的青涩时光,周冬雨与我们分享她的青春物语。

  初见艺谋不识大名

  杨澜:我们的青葱岁月就好像葡萄酒酿制的过程:从酸酸涩涩的小葡萄,然后慢慢地变得饱满甘甜,最后经过道道工序成就杯中美酒。一个女人的成长何尝不是如此呢,从青涩到成熟。让我们最为怀念的青春时光,其实正是十七、八岁,生命中充满了无限可能,又带着几分莫名惆怅的时候。

  周冬雨:我那时喜欢听柔柔的慢歌消遣时光,轻音乐、钢琴曲、情歌什么都无所谓,只要它比较舒缓就可以了,反正我是受不了重金属的。

  杨澜:能说几首你特别喜欢的曲子吗?

  周冬雨:久石让的歌曲是我的最爱,比如《天空之城》之类的钢琴曲,那些配乐很抒情。

  杨澜:十七、八岁,随着自己喜欢的音乐响起,我们有很多的记忆被唤醒。不过对你来说,十七、八岁的人生打开了一扇门,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倒真的有点像《天空之城》的感觉。你迷迷糊糊当上演员,有时候也会害怕,会怯场,会出错,会紧张,你的率真常被误解,你的幽默逗人开怀,你的“反抗”自然洒脱,你的坦白清新可爱,走过十七岁的雨季,小小冬雨还能“孩子”多久呢?

  周冬雨:我现在再回头看当时自己的一些表现,觉得既感动又傻。

  杨澜:当你声音发抖地接受采访、当你踩着不习惯的高跟鞋在红地毯上走得忐忐忑忑、当你一个人参加活动时不自觉地为自己划出安全角落、当摄影记者要求摆姿势,别的明星都专业地“谋杀菲林”你却伸出两个手指比出V字型……发生在你身上的种种无措与慌乱,无一不让人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听说你第一次去见张艺谋导演的时候,你觉得他是个骗子?

  周冬雨:我那时候的生活非常单一,天天三点一线,忙着跳舞、游泳、参加各种辅导班,不会去注意明星歌星什么的。而且我妈每天掐着表在家门口守着我,根本让人没空子可钻,所以我不认识张艺谋导演纯粹只是因为我没有时间去关注任何娱乐新闻。

  杨澜:你妈是不是那种把你从这个班送到那个班,特别勤劳、特别尽职尽责的妈妈?

  周冬雨:有时候她这般勤劳,这般尽职尽责反而让我觉得挺“恐怖”的。

  杨澜:那你觉得什么样的妈妈好呢?

  周冬雨:让我自由的,用一些孩子比较喜欢的方式进行教育的,比如说和我一起玩游戏……

  水瓶座爱“胡思乱想”

  杨澜:我是想征询一下你的意见啦。我儿子15岁了,正是那种脸上长青春痘,特别叛逆的年纪。他现在老不爱搭理我,做事酷劲十足,房门一天到晚基本关着。我一跟他热情地打招呼“嘿,儿子! ”他就淡淡地“嗯”一声;我 “再接再厉”地问:“准备干什么啊? ”他回答:“没干什么。 ”“学校里有什么有趣的事?”“不记得了。”你说,碰到这种情况我应该怎么办呢?

  周冬雨:他既然不多说,那你索性就不要问了呗。

  杨澜:玩深沉?OK!然后呢?

  周冬雨:我觉得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你越不搭理他,他反而越要来搭理你。

  杨澜:我今天回家就试试。不过我应该属于那种比较开放包容的妈妈,不会逼着孩子上这个班那个班的,你认为他将来会因此而感谢我吗?

  周冬雨:有时候他的感谢不是诉诸于话语的,可能一切尽在不言中吧。反正我觉得家长与孩子之间的相处得掌握一个度。

  杨澜:这么高深啊?看来我得先好好琢磨琢磨。话说你第一次看到张艺谋为什么觉得他不太像好人?

  周冬雨:可能因为我是水瓶座的,比较爱“胡思乱想”吧。尤其是在高中的时候,白天也不累,晚上躺床上了无睡意,老是失眠,然后就开始“瞎想”,想一些不可能的事情。反正我初见张艺谋,真没看出他身上有什么超级大导演的气质。

  杨澜:毕竟,电影里的导演和生活中的导演形象有所不同。那他最后是怎么说服你,让你相信他不是个骗子呢?

  周冬雨:因为他最后让我演了女主角啊。

  杨澜:亏得让你演了!不然张艺谋大导演在你心里就永远都是一个骗子了。那个时候妈妈怎么说呢?

  周冬雨:她没怎么说,我们家没懂拍戏这行的。

  杨澜:那她知道《山楂树之恋》的故事情节吗?

  周冬雨:说实话,那时候我妈并不特别在乎我是去拍电影了,她只是觉得我也能当女主角挺不可思议、挺逗的。她甚至还认为没过几天我可能就会被送回家了。

  杨澜:所以她还给你做好一些心理准备是吧。我想你妈妈跟你一样应该也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吧?

  周冬雨:她年轻的时候很美,当然现在也不错。

  杨澜:如果当时没有去面试,没有走进《山楂树之恋》这部电影,今天你会选择去上电影学院的表演系吗?

  周冬雨:不会。其实我原来只想做个普通孩子,考个普通大学。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