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文艺馆  >  文化聚焦 > 正文

收官的《偶像练习生》,产出偶像了吗?

2018年04月09日 14:22    来源:凤凰网文化   作者:辛闻   

  编者按:“练习生”是日韩娱乐公司挖掘新星的一种方法,可以理解为公司的储备人才。在练习生的阶段,练习生们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绝对的努力通过公司的考核,然后才可以以偶像的身份出道和大家见面。

  现在这个称号“引进”我国,国内众多练习生集结在《偶像练习生》这档节目里,“赛出风格,赛出水平”。这个节目于昨日正式收官,它突破了文化君对中国娱乐节目播出时长的看法,从来没想过节目一集能有三个小时(时间太长,不适合下饭)。

  其实早在2015 年,我国就已经出现了类似于偶像养成类的选秀节目,比如说浙江卫视的《燃烧吧,少年》和《蜂蜜少女队》,江苏卫视的《青春纪念册》以及爱奇艺之前的《明星的诞生》等等。

  从“推”明星转变到由粉丝参与“养成”明星,这种转变正是满足了现在阿姨粉、妈妈粉、女友粉、姐姐粉们的刚需,心甘情愿为自己“养”出来的明星掏空自己。

  蔡依林在受邀上这档节目时,她对练习生们说,“在这个时代大家都可以红,但是要红多久,你的努力跟你的才华愿不愿意坚持下去这才是想要走的更长的唯一办法。每一个新人都很需要内心建设,很怕你们突然有一天得了抑郁症,我今天只想给你们一些鼓励和拥抱,我觉得小朋友很辛苦。”

  你可以说《偶像练习生》不好看,但你无法忽视它在与粉丝高互动之下造就的颇具声量的舆论场。今日凤凰网文化集合了多方观点,来看这个群体的台前、幕后、未来,以及一些思考的地方。

  1

  在网综《偶像练习生》播出以来,偶像们的气质成了相关热门话题。练习生们画着浓妆,穿着各类服装商业互捧:“啊他穿的好高级啊,像去巴黎一样。腿好细,好高,好性感。哇,我都快爱上他了。” 这样来看,练习生眼界过小了,加上各种商业互吹,尴尬都快溢出屏幕。

  在看到练习生们油腻的妆容和夸张的表现之后,吃瓜群众直接将其描述为“gay里gay气。” 《偶像练习生》更被人称为“百gay相亲大会”。甚至有人专门开贴真诚提问“100位练习生里有多少名直男?”

  除此之外,计较八卦的小性子,叽叽喳喳的姐妹淘式议论,妖娆的舞姿,戴着美瞳诱惑的眼神都让他们离男性气质越走越远,所谓“娘直”就是这样。

  人们很容易误解gay 的气质,将其直接与娘划上等号。这是因为人类的男性气质是以直男为基准建构的,其包含侵略欲、控制欲、力量与征服、强大与支配,镜像于女性之敏感性、受控欲、温柔与妥协、弱小与服侍。这套二分法的性别气质判断法则,其存在的基础语境是男权社会。说一个男性很“man”,其潜在的意思就是你对女性来说,是具有征服感的。Gay被主流话语定义为“娘”,也是因为在传统的性别规范中,不属于女性征服者,因而“被剥夺”了男性气质。

  练习生们并非“gay气十足”,其实只是娘而已,这种娘,几乎已经成为燎原之势,攻占着娱乐圈的大片江山。

  2001年,是中国“男色元年代”,韩剧开始在中国流行,一大批类型各异的花美男成了少女杀手这些男神,不仅有颜有钱还有肌肉,对感情转一情深,而且最大的好处是眼睛瞎,总能看上没有任何优点的“善良女孩”。2005年韩国电影《王的男人》,韩国演员李准基饰演的街头艺人孔吉雌雄莫辩,与王的一段朦胧同性之恋,风靡亚洲,刮起了一阵花美男韩流。

  而之后,韩式男星便悄悄在娱乐圈扎下了根。造星包装方式会出现跟韩风的现象,最直观的影响便是妆容。像这饱受吐槽的《偶像练习生》便是个典型的例子。

  在当下,韩国男星甚至是韩国男人爱化妆是出了名的。

  目前,热衷化妆的韩国男性不仅仅是青年人。近些年韩国军人和中老年男性也为化妆品的消费作出巨大贡献。最近有一句话在韩国男人中非常流行,即“每个男人一生当中有三次痴迷化妆品。分别是上大学时、入伍服役时和就职时。其中程度最深的就是入伍时。”据悉,韩国70%的男兵都使用化妆品。


  作为时尚引路人的娱乐圈男明星,演戏时上妆抹粉也便不足为奇。

  不过韩星染发美容擦口红有着较为深厚的国民审美的基础,生搬到中国荧屏上则会令人难以适应。面对着浓妆艳抹小鲜肉当道的娱乐圈,常有人忆往昔温文尔雅的不做作的唐国强,日本舶来的高仓健,亦正亦邪的霸道总裁许文强。

  不过硬汉失势可能是暂时,娱乐圈男星的萌点就是时代的G点,风水轮流转,不定什么时候又火起来。男神的细分时代已经到来了,鲜肉腊肉各有所爱。

  2

  作为一档横跨春节的网综,历时四个月的《偶像练习生》以超高的话题热度证明了一件事:在中国并非没有生产偶像的土壤。

  在《偶像练习生》之前,国内已有不少试水偶像选秀的节目,但无一例外地走向式微。这档节目在提供各种具有观赏价值的美少年的同时,或许还能让大众思考点什么:究竟什么才是偶像成功诞生的核心因素?那些藏在光鲜的舞台和华丽的服装背后,真正抓住粉丝的东西是什么?

  除了在大众文化语境里欧美强于日韩的心理定势,节目总制片人姜滨认为此前没有真正爆款的原因是有效发起方的缺位,因为在行业里只有处在中立位置的平台才能“去利益化”地整合不同公司的资源。之前的《中国有嘻哈》已经证明过了。另外关键的一点可能是节目抓住了“互动”,比养成系少女剧场更残酷的是练习生们的末位淘汰,这使得各家粉丝各显神通地组织起了拉票活动,甚至在微博中“丧心病狂”地提到“救救孩子!”。

  你可以说《偶像练习生》不好看,或者更倾向于其他同类型节目,但你无法忽视它在与粉丝高互动之下造就的颇具声量的舆论场。

  《偶像练习生》让人感觉相对意外的是音乐导师李荣浩,他既没有练习生背景,也未曾与爱奇艺合作过,“我们需要找一个有有音乐制作人背景的音乐导师,跟李荣浩老师沟通了两三次,觉得他身上有很多人不知道的喜剧效果,跟他聊天的时候就发现非他莫属。”不久之后,姜滨的想法得到了观众的验证,在第一期播出时,李荣浩就因为迷离小眼睛、“不能影响选手情绪”脸的奇异萌感获得了网友的吐槽式好评。

  对话《偶像练习生》总制片姜滨(节选):

  问:有多少剪辑师在剪?

  姜滨:我们分AB组,大概有接近100人。《中国有嘻哈》的时候也是分AB组,是A组剪这一期的时候B组剪下一期,但我们的A组在剪这期的时候B组剪不了,因为没有素材。

  比如说3月9号播这期是60进35,这个是3月4号开始录制,直接录到3月5号的凌晨。那下一期是舞台表演,是3月9号到下一期播出3月16号之间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们的舞台表演是在3月10号录制的,没有办法让他提前剪,不像是演播室的节目,一次演播室里面录3-4期。之所以分了AB组分其实就是让A组剪完B组上,A组歇一周。

  问:那这九个人他们会有限定的时间吗?还是一直活动下去?

  姜滨:18个月。这个是爱奇艺与各方达成一致后大家共享的时长。一年太短,两年太长,一年半是一个合适的周期,对于艺人发展一年半能长起来。这个时间点做完之后还给经纪公司,你们自己继续发展。

  3

  大家喜欢某个男子组合(男团),根本原因是什么?因为他们帅、能歌善舞、有才华?还是因为成功的包装和商业模式,塑造了某段时间的异性童话?或是因为所有人都在喜欢他们,你不加入就是落伍?

  男团,是一种针对青春期荷尔蒙特定群体的产物。它根据当时社会的审美、音乐类型特意炮制/或自发产生,对于青少年尤其是少女的召唤力极强。某段时间他们是大家共同的暗恋对象,也提供了彼此之间交流的话题。

  为什么男团似乎总比单个偶像吸引的人群更广泛?是因为它通常集结了各种不同类型的男生,总有一款适合你。还记得当年风靡万千少女的F4吗?虽然如今这几个字打出来就很有年代感,但当年台湾版《流星花园》一出,这四个人真是红得梦幻。

  这里不得不提到EXO。现在流量很高的吴亦凡、鹿晗、张艺兴都出自这个团体。张艺兴现在仍然还在。关于他们和这个团的关系,网上以及粉丝间已有大量的争论、分析、整理。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经过海外这种成熟的男团推出模式,某种程度上确实给了当事人一个出道的基点/身份;长期刻苦的训练,也为他们日后征战演艺圈,做了必要的准备。

  与海外同类节目相比,《偶像练习生》那种厮杀和竞争的血腥气,没有那么强烈。西方社会普遍非常抵制为一个人的外表或才华打分,但《偶像练习生》首先自觉承认从A到F的等级,并且参与者会根据导师的初始打分,穿着分别代表ABCDF颜色的衣服,每期根据各自不同的表现,从A到F随时浮动调整。

  当我看着同类节目中有些只有十五六岁的练习生在汗水或泪水中崩溃、失望的时候,不禁想:这种赛制或体系,对于年轻的灵魂来说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

  节目的导师之一欧阳靖认为,这种一百个人最终选九个人作为男团组合出道的赛制,他不认为是真正的残酷。“这个世界上残酷的事情太多了。”他说,“所以这些年轻人,有这样一个平台,可以来表演、展示自己的才艺,尽管参与过程可能会压力很大、面对很多批评,但我认为所有‘梦想’都没那么轻易。真正的残酷不会在一个综艺节目里展现。”

  其实,我看《偶像练习生》,更多是感慨如今的年轻人自以为自身和梦想的距离。想出名的人越来越多,成功案例也越来越多。但是否每个梦想都值得鼓励?

  未出名的灵魂,有些你是真的想劝他(她)继续坚持梦想总有一日会实现;有些你是想暗示他(她)照照mirror。我们这个社会,这种蓬勃的“想出名”的愿望并不能直接斥为盲目、肤浅、幼稚、不知自己几斤几两,但在这一巨大浪潮之下,可以思考的真的还有很多。

  4

  《偶像练习生》选出的男团的寿命是早已昭告天下的。它的“保质期”是18个月,在此期间,爱奇艺和各公司共享经纪约,共同打造这个在中国开创性模式的男团。说得直白点,这是一个还未出生已被宣告“解散”的组合。

  在TFBOYS三小只个性化标签越来越明显的当下,长尾效应明显的国内男团市场,是否会因为这个9人男团的出世而打破后继无人的局面?“超越TFBOYS”说不好,但走高的数据和商业价值,证明了他们的潜力。

  而这种潜力,将因为“保质期”的存在,被最大限度地激发出来。

  随着《偶像练习生》的走红,粉丝撕爱奇艺、撕经纪公司,都是可以预见的。“我家孩子为什么份量那么少?”、“你们不要乱凑CP!”“恶魔剪辑!”……虽说《偶像练习生》是一档男性偶像的选秀,但粉丝分分钟能给你脑补一出《后宫甄嬛传》。为了防止自家崽子被平台和公司有组织有预谋地欺负,粉丝已经撕了八百个来回。

  总结来看,虽然“一致对外”必不可少,但唯粉互撕才是王道。

  想想人家TFBOYS,正主只有三个人,粉丝倒是分出了多个门派。其中主教派就有7个:团饭、王俊凯唯粉、王源唯粉、易烊千玺唯粉、凯源CP粉、千源CP粉、千凯CP粉。

  既然国内所有男团都把TFBOYS当做目标,那《偶像练习生》当然也要继承这种光荣传统。

  5

  (这部分和《偶像练习生》没有直接关系,窦文涛主持的聊天节目《圆桌派》新播出的一集(第三季第十七集),请韩庚上节目和窦文涛、许子东聊了一期偶像工业和“小鲜肉”现象,一口气惹毛了整个饭圈。)

  由唱歌、舞蹈、rap和妆容造型最终呈现出来的舞台表现力,就是偶像表演的业务能力。

  韩庚一边吐槽偶像制造工业,一边又没有从爱豆转型出来;尤其现在韩庚一边经营偶像公司,一边上街舞节目当导师,怎么看他都不应该主动diss粉丝和产业吧?

  高晓松的一段话,特别适合再送给韩庚一次:人要有一以贯之的价值观。

  “选一条路一以贯之,不能因为自己的利益和方便,或者便宜,今天从这个兜里、而明天那个兜里又掏出了那个世界观。”

  成熟的偶像制造工业里,常青树爱豆们就是行业榜样、集体回忆、一代大神啊!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当偶像也有这一行的标杆啊。

  “一以贯之的价值观”这个建议同样适用于对新时代娱乐现象带着偏见的人:当你们用知识分子视角来看世界的时候,平等、尊重不应该是一个基本原则吗?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