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文艺馆  >  文化聚焦 > 正文

辽宁一座百年宅子被拆迁改造引发争议

城市与老宅如何共处

2016年10月25日 14:53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刘洪超   

  每一座繁华的城市背后都有历史,自然也有遗存,古民居便是其中的一部分。这些宅子大都年岁悠久,命运却迥然不同:既有破败失修者,也有保存尚佳者;既有被拆迁改造者,也有被修缮保护者。对于古民居价值的认定、拆改或保护的标准,无疑是关键因素。当城市的扩张发展与古民居之间产生矛盾,该如何处理?古民居的价值该怎样判定?由谁修缮保护,如何承续?本版今起推出“关注古民居”栏目,探寻当下,城市与古民居间的共处之道。

  ——编 者

  凌源,位于辽宁、河北、内蒙古三省(区)交汇处,是连接京沈两大都市群、沟通内蒙古腹地与沿海港的重要交通接点城市。日前,一则凌源市一座200余年的老宅被当地政府拆迁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老宅现状如何?200多年间经历了哪些变化?拆迁有何依据?记者为此进行了走访调查。

  老宅购于乾隆年间,后经历变卖、加盖、装修

  被拆迁的老宅是姜家院子。作为姜家院子最年长的继承人,84岁的姜大全老人在宅子里生活了79年,2011年才搬到了女儿的楼房里居住。

  “我看过老宅的房契,房子是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时曾祖姜御符从胡征吉手中购得。”据老人介绍,这个院子共分为东院、南院、西院、正院、后院5个部分,共有36间房子。“院子还有3道门楼,尤其是第二道门楼,还挂着当时县太爷题写的匾额,雕刻精美的石柱子,门前还有威严的石狮子。可在上世纪40年代初,这两栋门楼都被拆了用于修筑工事,紧接着我们姜家就把南院、东院、后院、西院分别卖给了武家、李家、孔家、周家和王家。姜家人就住在了正院里。”

  老人说,如今车水马龙的市府路就是第一道门楼的所在地,“市政府的办公楼是二道门楼的所在地,第三道门楼就在政府大楼后身。”记者看到,门口两侧及上面全都被荒草覆盖,青瓦也不见了踪影,露出了木头。两侧的配房也早已坍塌,里面堆放着各种生活垃圾。

  走进正院,眼前是两栋红砖修建的小平房,“那时候我和大哥住在老房子里,上世纪80年代孩子们要结婚,我和大哥就分别在正院的院子里盖了两套平房。我家的房子还算是维护得比较好的,上世纪90年代,我还给老房子里面贴了瓷砖,打了水泥地铺了地板砖,漏雨了就自己修修补补。”在一栋已经去顶的房子前,老人指给记者。

  “买去东院的李家以及买去西院的周家,在‘文革’时候就把房子拆了盖起了砖房,孔家买去的后院也没住多久,就因为塌漏在房前盖起了平房。”

  房子失去原貌且非名人故居,因而未列入保护名单

  “我们最早接触姜家大院是在2009年3月份,”凌源市博物馆馆长、文物管理所所长孙国栋说,“那时全国正在搞第三次文物普查,我们文管所一共5个人来考察。根据2005年国务院下发的《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物质文化遗产是具有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的文物,包括古遗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石刻、壁画、近代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等不可移动文物,历史上各时代的重要实物、艺术品、文献、手稿、图书资料等可移动文物,以及在建筑式样、分布均匀或与环境景色结合方面具有突出普遍价值的历史文化名城(街区、村镇)。经过我们的详细调查,这里仅存6栋老房子、20间房屋,但有两栋已经年久失修,房顶出现了塌陷,其余的也经过住户用水泥、瓷砖等现代建筑材料维修装饰,原貌早已不存在。”孙国栋说,“我们也考虑姜家院子是不是属于名人故居,因此专门抽调工作人员查阅了凌源市最早县志——《塔子沟纪略》,以及1984年出版的凌源县志,都没有查到相关历史记载,因此没有将其列入保护名录。”

  据孙国栋介绍,房屋动迁前有人居住的有9间房屋,其他房间因年久失修,已多年无人居住;老宅部分房屋有姜家后人,但在几年前都已搬到其它地方居住,能够居住的房屋租给他人居住。记者在拆迁现场看到,工地几乎布满了红砖、水泥白灰,两辆三轮车正轮流往外拉着红砖。一栋去顶的老房子外,瓷砖、水泥等装修材料非常醒目,存留的老房子也早已破败不堪,被新盖的平房不断蚕食。

  据孙国栋介绍,凌源境内保存完整、被列入保护名录的古民居有5处,多分布在农村。而就在距离凌源市80多公里外的三家子乡天盛号村八组,有5户与姜家大院同时期的古民宅因整体保存完好被列入了保护名录。

  拆迁改造出于民生考虑,有价值建筑构件将由博物馆收藏

  近年来,凌源市里各类机动车、摩托车、电瓶车的数量迅速增长,城区主干路、商业集中区以及学校周边交通经常发生拥堵,严重影响了城市的交通安全和通行顺畅。

  记者在姜家大院采访时,恰逢凌源市实验小学中午放学。这所小学紧挨着凌源市政府办公大楼,学校后面就是姜家大院。而这所拥有4000多名学生的学校,只有一个正门,门前5米就是凌源市最为繁华的市府路,每到放学的时候,道路两旁停满了各种车辆,经常导致交通拥堵,学生出行也容易发生危险。

  今年2月,凌源市10名人大代表联名提交了关于《加快解决凌源市实验小学上下学交通严重拥堵》的议案并获得通过,凌源市政府将大院改造列为2016年13件民生大事之一。而此片地域拆迁后,将改造成小学的后大门和广场,便于家长接送学生和市民休闲娱乐。

  据凌源市房屋征收管理局的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个区域于2016年4月末开始拆迁, 拆迁面积7000平方米,涉及40户,其中老宅子6户,并早已达成了拆迁补偿协议。

  “对于老房子我们是有感情的,凌源市博物馆将保存收藏有价值的建筑构件,包括砖刻的栈板角花,门楼前的抱鼓门枕石以及柱础石等,并向公众展出。”孙国栋说。

  城市空间当为生活所用,拆或留都应有标准、算好账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李国庆觉得,城市空间必须为生活所用,当地政府保护了老宅院的部分建筑构件,也是一种记住乡愁的有效形式。“城市空间必须为人们的衣食住行、安居乐业、生老病死提供舒适的生活环境,使人的生活更加便捷美好,这是城市建设的至高原则。”

  李国庆表示,记住乡愁就是要留住城市特有的地域环境、文化特色、建筑风格等文化“基因”。“然而文化传承有多元层次、多种表现形式,它可以是物质财富的传承,包括建筑方式与建筑色彩,也可以是乡韵回味,包括精神层面的书画影像、地方戏剧、地方史志,同样是可以体现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这样去理解,就可以使传统文物保护与生活环境改善有机结合、并行不悖。”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文物建筑教研室主任徐怡涛副教授表示,希望今后政府遇到类似情况时,对拆与留的判断,能够建立在充分、全面的学术研究基础之上,做到有理有据。“历史建筑乃至更大概念的文化遗产保护,应基于法律、行业规范和价值规律而展开。”

  有专家认为,不管是拆还是不拆,都应心中有标准,提前算好账,既不应草率拆除,也不应统统保护。如果符合保留保护的条件,就要考虑老宅与民生问题兼容的解决办法、保护方案和修缮经费。如果确实已失去保护的价值与意义,则该拆就拆。

  《 人民日报 》( 2016年10月24日 12 版)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