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文艺馆  >  文化聚焦  > 正文

公安文学应有文学精神

2020年12月25日 08:2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楸立   
中国警察网 · 楸立  |  2020-12-25 08:28

  我在派出所工作20多年,积累了太多的故事和素材。从所里朝夕相处的同事到全局几百位同甘共苦的战友,每当和他们聊天攀谈或打个招呼擦肩而过,我都能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捕捉到可写的素材,他们有的早已成为我笔下的人物原型或角色。

  他们着便装的时候,是大千世界里的芸芸众生,平凡且随意,大多貌不惊人,但在职业生涯中,他们每个人都有丰富的阅历和经验,还有很多精彩轶事甚至传奇。诸多的荣誉往往被他们寻常的身影所掩盖。描绘他们是那么的轻而易举却又难以下笔。轻而易举是因为他们每个人随便讲一讲工作的某一片段,就足够你写满整个章节。难以下笔是因为常常把握不好该写他们的日常生活还是写他们的与众不同,是写他们全部还是写他们的片断。

  写好他们,必须仔细考量,他们的伟大从哪里表达,他们的平凡又该如何体现。

  我们的一位好哥们就是这样的人物。我俩曾在派出所共事过两年。对于一般小的治安案件,他都靠谈话解决,他调解的纠纷双方都服气,辖区百姓信他,有事都找他。他平常总是以兄长的口吻跟我们说话。他看到别人哪里不对就直接“怼”过去,也不管你是谁,但所里大事小情没他还真不行。你看不出他身上有什么特别之处,可他在一次处置警情中遇到外地司机遭遇车祸,毫不含糊地自掏2000元垫付了住院费;辖区有个“武疯子”砍伤群众时,他第一个冲上去将“武疯子”扑倒在身下;他这么个粗犷男人,在凶案现场面对遇害者也跟着围观群众一起痛哭流涕,他就是这么可敬可爱。他身上有许多可以写的事儿,后来成就了我的短篇小说《编外警官》。

  我的搭档也是如此。他有时爱发点牢骚、说点风凉话,但什么也阻挡不了他对职业的忠诚和热爱,他负责的特行档案管理在全局名列前茅,旅馆行业管理严格分明。在处置突发警情中,他总是第一个往上冲。在2012年夏天偶遇一次交通事故,他只身钻进压扁的车内将受伤的驾驶员抱出,不到30秒汽车就发生了爆燃,想想多么惊险和侥幸。

  在警营,像以上两位战友这样的人多如繁星,如果你不走近了解他们,不把他们用文字记录下来,就没有谁知道这些了不起的事迹。

  我还采访过一位刑警支队支队长。他真是个“拼命三郎”,大案现场从不缺席。为了破案,妻子生病顾不上,孩子上学顾不上,甚至连自己也顾不上,铁骨铮铮的硬汉被病痛折磨掉了15公斤肉,人都脱了形,最后昏倒在会议室才被救护车送进医院。可他有个养鸽子的爱好,破案归来只要看一眼鸽笼中的鸽子,就非常开心甚至有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这就非常有意思,刑警支队长对鸽子情有独钟,这多真实呀!

  公安文学无论怎样表达人民警察这个群体,首先要将他们定位成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凡是人就有血有肉、有缺点不足、有喜怒哀乐。写一部公安文学作品,你要把人物骨骼构架好,往骨骼上填满肌肉,为脉络里注入血浆,让人物“活”起来,最后要做的不仅仅是给予他生命,还要赋予他精神。

  人民警察的精神,是一种与其他职业不同的、特殊职业造就的精神,是面对危险不退缩、直面牺牲不畏惧、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崇高精神。因此,写出公安文学的生动性,仅凸显人民警察的光彩,则容易缺少“地气”;对小节任意放大,则容易造成人物的扭曲;只有将两者区别开来而又合二为一,对职业精神做好正确解读,才能塑造出有血有肉的人民警察形象。

  如果说前面两位战友表现出的是平凡见伟大的朴素精神,那么后面这位刑警支队长体现的就是赤胆忠心的敬业精神。以此类推到文学作品,《便衣警察》中周志明表现的是不屈不挠的傲骨精神;《无悔追踪》中肖大力表现的是锲而不舍的执著精神;《三叉戟》中三位“老炮”体现出的则是个人英雄理想至上的坚守精神……这些精神都彰显出特有的时代精神。公安文学作品体现出时代精神,才能成为优秀作品,才会让读者真正感受到人民警察的高尚与艰辛,才会深刻感受到公安文学的魅力。

  公安事业就是正义战胜邪恶、光明驱除黑暗、勇敢战胜怯弱的事业。公安文学讴歌公安民警书写公安故事,更要宣传好公安职业精神。弘扬新时代人民警察职业精神是每一名公安文学创作者的使命,公安文学作品所表达的文学精神,一定要符合新时代公安队伍所弘扬的职业精神。影片《心理罪》中有一句非常经典的台词:人民警察就是照亮城市的光。

  不言而喻,公安文学的精神——就是照亮时代的光。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